2010 年 2 月 13 日

花蓮 -- 東河

碼表顯示里程:135.6 公里,累積里程 382.2 公里

詳細路程:

花蓮 - 南濱工業區 - 花蓮大橋 - 鹽寮 - 水漣 - 牛山 - 蕃薯寮 - 芭崎 - 新社 - 豐濱 - 長濱 - 成功 - 都歷 - 東河

住宿:東河鄉東河村熱帶低氣壓  假日雙人房 1600 元

 

一大清早起身,預期中最壞的天氣狀況還是出現了。雨從台北追到了,儘管是綿綿細雨。

 

默默在房中收拾東西,準備冒雨出發。

 

今天的行程,不是最長,也絕非最累,但我的心理壓力比較大,因為我挑了台 11 線花東海岸,這一整路,離開花蓮市以後,一直到台東市之前,可沒有任何一間單車行,要是出了無法解決的狀況,事情就大條了。

 

離開旅社,沿著中山路到底,轉 193 縣道,穿越南濱工業區,就來到花東縱谷超馬最早的起點,花蓮大橋。從這裡接上台 11 線,正式踏上花東海岸的旅程。

 

雨勢一直沒斷過,儘管是綿綿細雨,還是很惱人。我心裡只希望,越往南走,天氣能越好。

 

要不要乾脆把地名倒過來寫:跳浪隧道 - 芭崎

 

進入台 11 線沒多久就是遠雄海洋公園,不過,我一向對這種人工化的遊樂區興趣缺缺,根本懶得停下來看兩眼。

 

整條台 11 線,別說車輛稀少,連路旁人家都少,聚落與聚落之間,就是看山、看海。

 

公路順著海階地形緩慢爬升,經過鹽寮,就進入四座跳浪隧道。這四個隧道接得很緊密,但如果你以為這一段都是平路,那可就要大失所望了。這四座隧道都是緩升坡。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而且隧道看起來很寬,但慢車道上遍佈碎石細沙,我只好騎在白線左側,心裡直嘀咕著「喵的,搞半天還不是跟騎蘇花一樣麻煩!」

 

好不容易離開跳浪隧道,接上一段快樂的下滑,很快就來到水漣部落,一個幽靜深僻的小村莊。儘管是除夕,水漣安靜依舊。

 

有時我真的滿懷疑,在這樣的村莊中生活,社會中制定的那些節日,對他們是否會有什麼影響。在這麼簡單的環境中簡單的生活著。

 

還沒來得及想透透,馬上就被現實抓回來。剛剛下滑得很爽是吧,出來玩就是要還的,接下來,就要進入花東海岸公路唯一的一段山路,從水漣上攀到牛山、蕃薯寮,在壽豐鄉與豐濱鄉交界附近的芭崎來到最高點。

 

簡直就是第一天蘇澳到東澳的狀況再現,明明坡看起來就是還好,爬起來就是很想死,後面的行李絕對脫不了關係!路很寬,沒用,就是一路爬坡,本以為牛山已經是高點了,沒想到前面「還有」;經過豐濱鄉界牌、蕃薯寮,以為總算到最高點了,「還沒」,還要爬一個髮夾彎,才來到真正的高點,芭崎。

 

看到這個地名,就忍不住想到蛙大對這個地名的「感想」:「真想把這地名倒過來唸!」因為蛙大他們是逆時鐘環島,來到這裡時是從芭崎山腳下一路爬上來...

 

我到這裡時等於是解脫爬坡地獄了,可以慢慢下滑。這下滑其實滿危險的,坡陡,路窄,彎道大。

 

下滑途中來到芭崎遊憩區,停下來看看吧。

 

這裡視野很棒,可以遠望磯崎海岸與親不知子斷崖的美景。

下面的道路是等下我滑下去會經過的海岸公路。

 

這個弧形海岸頗有東澳灣的 fu,一樣美,一樣好看。其實,整個花東海岸幾乎都是這樣的美景,湛藍的海水,搭配純樸素淨的山塊。百看不厭。

 

遊憩區裡有兩隻可愛的小貓,只是小貓 = 頑皮,想要牠們正眼看一下鏡頭,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芭崎流連快 15 分鐘才離開,當然還是想到後面的路程。前面這一段爬坡花掉太多時間了,後面海岸公路據說也不怎麼好騎(不是一路平坦),還是得把握時間。

 

花海大海相互輝映:新社村

 

滑過兩個大髮夾才來到山腳平路,經過磯崎,就知道旅遊書沒騙我,儘管沒有牛山那樣的長爬坡,沿途卻是沿著海階地形開闢出的急升急降坡,其實沒有輕鬆到哪裡去。

 

過磯崎,就來到親不知子斷崖與新磯隧道。

左邊的海崖就是親不知子斷崖,公路很乾脆的開個隧道穿過去,一點不囉唆。

 

新磯隧道也是東海岸經過的最後一個隧道了。

 

南行未久,來到新社村,這個與台中縣新社鄉同名的小村,在海階平台土地上種起大量的油菜花,怒放的花海就在公路兩邊迎風搖曳著。

花海配大海,還有已經插秧的稻田點綴,可惜天氣陰霾,否則一定更美吧!

 

騎過新社,豐濱鄉中心也快到了。這是花東海岸公路沿線第一個比較大一點的聚落,饒是如此,這裡離花蓮市也整整 50 公里了。

 

勇敢的異國女青年:Nadine

 

出豐濱沒多久,終於看到眼前有個騎單車,方向相同的騎士。

 

出發前,老媽曾經要求我盡可能找到同行者,但一路上只看到對向來車,沒看到同方向的騎士。這其實也很正常啦,會碰到同方向騎士,不是我太慢,就是他太慢。

 

沒多久就追上這位騎士,原來是位年輕的金髮美女。

 

打個招呼,交談一下,才知道是位來台灣旅行的奧地利大學生 Nadine。來台灣旅遊,不知道她哪來的門路,弄來一輛超老舊的二手登山車,打算就這樣從花蓮殺到佳樂水去,要去跟她的朋友會合。

 

聽得我替她捏了把冷汗。經過詢問,我才知道,她也不知道這一段路到底要騎多久(連她的朋友也都完全沒有概念),花東海岸與南迴公路路況是圓是扁也沒有任何概念,更「恐怖」的是她也沒仔細思考要住哪裡、吃哪裡,連買的地圖都沒有英文!如果她挑了縱谷公路,我不會這麼緊張,因為縱谷公路相形之下村落比較密集,旅遊條件也比較發達。

 

不過,別看她是個小女生,騎起單車來可謂虎虎生風,仔細一問,才知道她自己在奧地利維也納的學校宿舍裡有一台公路車,也算是個單車練家子。要不是騎的是登山車,今天早上晚她快一個小時才出發,又邊騎邊玩的我,根本別想追上她。

 

於是我決定至少今天要帶著她走。我不知道今晚我預定的民宿是不是還有空房,但至少先把她帶到那裡再說。

 

我們就這樣一路騎一邊聊,快速殺過大港口、長虹橋、石梯坪、北回歸線、八仙洞等等知名景點。也在我的算計時間下,來到長濱鄉中心。

 

我原先就打算這一天要在長濱鄉吃中餐的。時間算得剛剛好。

 

小村落難得看到金髮碧眼的年輕外國女孩,我們才進入餐廳,許多村民好奇的眼神就這樣看過來。

 

也算是做做國民外交,這天的中餐我就一併包了。其實也要感謝她,有個人一起騎,比較沒那麼累(多個路段甚至速度飆上三十幾,爬坡也有十七到二十的速度),否則沿路這種類似淡水三芝間起起伏伏的道路,騎起來其實頗耗體力的。

 

用完中餐繼續前行,仍舊是兩人悶頭往前,她被我說得有點擔心住宿問題,也希望能早一點解決這個麻煩,否則她就得以一天 160 公里的里程,到台東市才比較保證有得住。

 

所以三仙台也沒停留,成功鎮也是瞬間殺過,我本來打算在都歷的東海岸遊客中心稍做停留,這個念頭也只得打消。

 

一路騎到東河新橋才停下來。我告訴她,旅社只剩不到 500 公尺,可以停一下,旁邊就是東河舊橋。

 

整條花東海岸公路上有兩座新舊並陳的橋樑,長虹橋與東河橋。老實說,在我看起來,新橋都沒有舊橋好看。

這是東河舊橋。

 

小型聯合國:熱帶低氣壓

 

我預定的民宿,是位在東河鄉東河村的熱帶低氣壓。

 

這是間衝浪民宿,有意思的是,熱帶低氣壓的老闆是日本人 Shimizu Jun 清水淳先生,熱愛衝浪,老闆娘則是布農族的女子 Ibu。清水先生愛衝浪也愛玩音樂,看上了東河這裡的海洋與環境,於是帶著 Ibu 移居此地,在這個小村落開設了別具一格的衝浪店,兼營民宿。

 

這是民宿的外觀。

 

除了衝浪與民宿,這裡也有吧台兼賣咖啡輕食,還有布農族手工藝品展售。

衝浪板據說都是清水先生親手做的喔!

 

我本來擔心 Ibu 這裡沒有多餘的房間給 Nadine,好在 Ibu 腦筋動得快,很快就幫她解決了這個問題,讓她今晚也可以住在這裡。

 

Ibu 是位熱情真誠的老闆娘,彼此很快就熱絡了起來。

 

說實在,我也很快就愛上了這個地方。

 

安頓好行李,車子稍微清潔一下後,我在東河村的路上信步閒走。整個東河村除了外面新開的海岸公路外,整個村落就是被舊省道穿越。

儘管是東河鄉公所所在地,這裡卻安詳寧靜。走起路來,腳步立即放輕,步頻瞬間放慢。

 

慢慢走在東河村,突然聽見旁邊一戶人家,傳出一陣優美的清唱,那是原住民的歌謠,不加修飾,卻純粹得讓我忍不住停下腳步。

 

山腳下、海洋邊的阿美族啊!你是為了除夕的歡樂而唱的嗎?

 

是的,今晚是除夕,我沒有在台北的家裡。今晚除夕,我就要在這個太平洋邊的小村落,聽著海浪聲,安安靜靜的過。

 

ㄟ,事實卻跟我的想像有點出入,哈!

 

這一天,除了我與 Nadine,陸陸續續有其他投宿的客人來到,鮮的是,都是外國人!有清水先生的同鄉日本人,也有來自英國、美國、澳洲等地的年輕人,他們都是衝浪愛好者。除了我與 Ibu 外,今晚在熱帶低氣壓裡的,都是外國人~

 

這種感覺還真奇妙,熱低瞬間呈現小型聯合國的 Fu。

 

我還沒開口問,Ibu 就告訴我,因為有這些形形色色的外國人,她早就被訓練得能講日文,也能講英文了。

 

就是個這麼奇妙的地方。在農曆新年的前夕,台東東河的小村落裡。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地方,不會忘記這個晚上。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