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弦樂團排出電影配樂,讓我突然想起最近看到的一個話題:「色|戒」預告片裡的配樂。



這段預告片是改編
Verdi 的歌劇 Don Carlos 中非常有名的一段詠歎調 Ella giammai m’amo「她其實不愛我」,出自歌劇第四幕的開場,菲力普二世的哀嘆。



這段詠歎,在歌劇世界裡,是公認最偉大的男低音詠歎調之一,所有男低音必定要挑戰的一個角色。
Verdi 在這 10 分鐘的詠歎調裡,也展現出超絕的作曲本事:極度壓抑的管弦樂、大提琴首席那段千萬感慨卻難以宣洩的一大段獨奏,以及與歌詞意境搭配得天衣無縫的旋律,多加一點,減少一點,不論誰來作,都會太過。



「色|戒」的配樂者引用了這段音樂,但為了配合電影的鏡頭與情節,就把管弦樂加厚,改變和聲,而且他並非全曲照搬,他只擷取了這首詠歎調最初大提琴獨奏的那一大段旋律,後面的曲調完全不一樣。乍聽之下,當然非常順耳。



於是有人在聽完這段後,聽到原來的詠歎調,就武斷的說:「改編的比較好聽,原曲很無趣」。



這完全犯了音樂邏輯上的一大錯誤(偏偏這種錯誤現今非常普遍)。



我說過,以
Verdi 原來的歌劇情節來說,他的作曲方式、配器手法,去搭歌劇裡的情節,是非常適合的,你沒有辦法再加減個半分,因為那會完全破壞歌詞與情節的意境。特別是這段大提琴獨奏,為了襯托出菲力普二世位居萬人之上,內心依舊充滿的孤獨與掙扎,在大提琴首席盡情表現時,其他的樂器全部噤聲不語。那種反差表現,讓人不得不去同情這位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



但電影配樂為了服務那個鏡頭、服務那個情節,他必定要做出一些改編,原來的旋律與配器厚度、和聲,只要無法配合電影,就必須要做出修改。畢竟這不是原創電影音樂。我必須說,改編者的音樂素養極好,當他把音樂加厚,以此為出發點去發展新的曲調時,也能美好的襯托出鏡頭下要傳達的訊息。



也就是說,兩邊的基準點完全不一樣。孰好孰壞,是不能拿來比較的。硬要去比較,只會顯出論者的欠缺音樂素養,反而自曝其短了。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