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完了,喘著氣,猛喊:這個八字形,一點都不好跑!



這要「怪」煉油廠的寬廣廠區,因為這個廠區一路就延伸到林口台地上去。
 



我們從台地下方的煉油廠禮堂出發,先繞個
2 公里的小長方形,通過起點,就開始一路往上爬。原先我一直以為這 4 公里應該是「一路上」,答案是:錯錯錯!這段路,又上又下,比起一路上,反而更難跑。景色?山路,就是這樣了。對常常在山裡面跑來跑去的永慢人來說,這裡的山景就沒那麼「激動人心」了。



跑上台地,牌子上寫著「連續平路
4公里」,8.5 公里左右折返,接著就準備「一路下」了,從來時路旁邊的另一條路下台地,一直到終點前都是下坡。




好跑嗎?或許好跑,但是對我來說其實只能說還好,相較於跑起來比較篤定的上坡,下坡我只能抓一個均速下山,要我加點速度,還是有問題的。重點來了:這裡樹蔭可就少了,而八點多的太陽也就這樣灑下來了,熱啊!



前面,老怪樹的影子一直在前面晃來晃去的,都是王師傅,幹嘛在台地上給老怪樹通風報信:「
Robin 在你後面 xx 公尺。」本來好不容易追到剩五十公尺不到了,他一聽到這句話,又加速衝出去了,ㄘㄟ!有在怕就好。



不過,今天的速度還算不錯,可惜
14.6 公里的長度,硬是讓我幻想一小時內跑完的野心在最後兩百公尺宣告破滅,進站時間正好一小時快一分。倒是我從來沒有拿過這麼好的總名次:從 2003 年開始參加路跑賽起到現在,第一次拿到 30 名。不但空前,以後恐怕也很難拿到。



跑最後兩公里的時候,思緒不知道怎麼飄啊飄的,突然想到最近猛
K 的那本小說「群」(我也有點訝異,最後兩公里照理早該跑得不省人事了,竟然還可以動腦「聯想」)。



是因為在煉油廠裡面的關係吧!



小說中,所有事件的開頭,是因為挪威石油公司想在北海外海蓋造鑽油平台,進行環評時發現了一種冰蟲,沒有人知道是什麼蟲子,只知道這種蟲子會鑽到大陸棚裡,然後釋放出甲烷水合物
一種在石油油源越趨枯竭的當代,各國無不花費心力研究的替代性能源。



當然,後來的發展是,無論石油公司多早發現蟲子,不論他們想怎麼不理這個蟲子,或是對這蟲子採取何種行動,這種蟲子最後完成了牠們的計畫:整個北海大陸邊坡崩塌,引發驚人的海嘯,摧毀北海各國的沿海工業,也殺死數百萬人。



你看,我都想到這裡來了!



只是,在看完全書將近三分之二的現在(其中一組科學家們還在想著甲烷水合物的問題),我突然發現:自然界的反撲或許恐怖,人類之間的勾心鬥角才可怕。自我幻想美國等於世界全部的美軍總司令與中情局副局長,表面上見解不同,骨子裡卻都同時壓根不希望科學家們的努力成為全世界的財產。否則,他們為什麼要監聽科學家們所在的每個房間,包括他們每個人的寢室,最後甚至不惜把這些科學家一一殺死?



作者一方面搧了我們一巴掌(畢竟談的是「人類」這個「物種」的集合個性),更響的那一聲巴掌是搧在美國的臉上。他赤裸裸的將美國自以為是、跟恐怖份子相去無幾的心態與作為整個挖掘出來,深刻的讓人心驚膽跳。



誒,怎麼回事?一場比賽而已,怎麼想到這麼嚴肅的事情上?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