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把邀稿的稿子寄出去。花了兩個晚上的成果。



幫這個樂團寫曲目解說也快要兩年了,不過,大多都寫一些入門級的曲目。前晚寫完,離睡覺還有一點時間,就翻出之前寫過的看一看:喔,比才的三篇,都是歌劇組曲;輕歌劇也三篇,奧芬巴赫加小約翰,天啊,這比例跟樂壇實際情況相比差別真大;布拉姆斯出現的都是他不複雜的作品:匈牙利舞曲、大學慶典序曲。



貝多芬,如果不是那一次全場貝多芬的曲目解說,搞不好會掛零(驚)!



寫寫復寫寫,有時會有點野心,想寫一些更進階的曲目,但是因為這個樂團本身還負有「教育推廣」任務,我收到的邀請都是寫這一類型的音樂會,Target audience 多半都是學生,這些音樂會不求曲目的深度,但求讓人一聽而對古典音樂開始有癮頭,願意更深入欣賞古典音樂,所以都是一些較為輕鬆的、管弦樂色彩比較多樣化的曲子。像這次寫的杜卡「魔法師的門徒」就是管弦樂色彩極豐富、敘事性又極強烈的曲子。



常常轉念一想,寫這種音樂會的曲目解說有什麼不好?可以東拉西扯,可以用比較輕鬆的筆調去寫,如果有人因為這樣的解說而對古典音樂產生興趣,不更稱了你的意了。



話是不錯,只是,相同的把戲玩久了也會有點不好意思。



還是會有一點小小的期待:下次來點不同的東西,應該寫起來會更帶勁吧!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工程師
  • Robin兄<br />
    <br />
    哇 想不到除了跑步厲害外 您還寫古典音樂的評論<br />
    <br />
    實在是太多才多藝了... <br />
    <br />
    小弟也是古典樂的愛好者 不過 看您寫過的部落格 您是pro級的 我只是愛聽而已 <br />
    <br />
    改天 等金城盃時再見了 (因為梨山與中寮 您似乎沒去)<br />
    <br />
    不過 應該只能起終點見 您一起跑 我就離得遠遠的了 呵呵<br />
    <br />
    宏榮<br />
  • Robinchen
  • 宏榮你太客氣了。<br />
    <br />
    講 pro 級不敢當(我一直覺得我是去騙稿費的 haha--不要跟別人說<br />
    喔!),只是比較愛東拉西扯而已。<br />
    <br />
    梨山中寮我的確都沒報,梨山太遠了啦,開車上去的時間都已經從台北飛到東<br />
    京又飛回來了。中寮的條件太嚴苛了,跑下去我一定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