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電大概親自下來壓,悍創這場比賽終於比較像樣了。有人問我晃著兩個補給包怎麼都沒動,我得說,我還寧可沒動到,這表示賽會補給大進步。與 21 公里組重疊的前兩個補給站都沒有食物、重兵部署在最後 10 公里兩個補給站的作法完全正確,也沒有陽春到只有巧克力與餅乾,運動飲料與梅子粉一應俱全。在在顯示這場比賽終於恢復應該有的水準。以滿分五分來計算,這場的補給已經接近滿分水準,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只是,小毛病還是很多。這次還是沒有準時鳴槍,此其一也。將好幾位參加者年齡組別錯置,此其二也。三馬獎金發放方式更改卻沒有任何公告,此其三也(我可以想像發哥氣憤的樣子)。行政方面的水平還是不到位,還好證書發放方式再次更改,應該是利用金石那套系統,當場進行列印,勉強挽回一點分數,最多也只能給三分。



看起來還算 OK,怎麼這場比賽搞到快三個禮拜了才寫?



不是因為那天天氣好,也不是因為那天的路線還是高架橋所以單調,更不是因為最近還在加班。(這一兩週,總算沒那麼過份了)



我承認,我其實很不想再回想這一場比賽。我真的有一點在逃避。



從去年,不,前年,開始參與 Tempo 班練習後,除了腳傷(兩次風城、日月潭)、生病(去年泰雅、嘉義高鐵)、意料之外的補給欠佳(大甲)外,還沒哪場比賽是跑得這麼悽慘的。



醜媳婦還是得見公婆,我還是必須面對這一次對我來說非常重的挫折。



或許我有很好的理由:加班。從三月底開始,我就陷入加班麻煩,連續十幾天沒有正常的練習。大甲馬結束後,只有在四月五日、六日兩天各跑 18 公里。



想也知道不夠。



但真正讓我覺得受到重重一擊的是:在我 25 公里左右宣告撞牆,速度開始一洩千里前,速度只有一公里 5 分鐘。換句話說,我竟然已經退步到連一公里 5 分鐘的配速都撐不住了!



不要看我賽後還笑得很開心,其實真的很難過。路上沒掉眼淚還有點出乎我自己意料之外。



後半程 17 公里,那個造成我加班最大「元兇」的客戶被我咒罵了無數次,但,實在很矛盾。沒有人家賞你 Project,你就沒飯吃了。可是一下子來得這麼多又這麼趕(一天來三個,每個兩三千字,第二天交,我們的「正常」吞吐量大概頂多三千,要第二天交可以,你只有累到自己),也實在難以下嚥。



後來,想到會內「業餘組」(意思就是你要把在學時期跑大專乙組的陳 x 謙、甲組科班的王源鋐扣掉)第一快腳的練習態度,唉,說來說去,不要怪別人,還是咎由自取。



因為這表示自己的應變能力不夠。既然不是公教人員,上下班時間不見得永遠這麼剛剛好,那就該順應變化做出調整。成績退步如果不是因為外在因素(大甲),那真的只能反求諸己。特別是這一兩個月,慢慢發現,以後在工作上要擔的可能會越來越多,這樣的話,不能再呆呆坐在那裡不動了。



所以週三那天晚上,我才會說:「(因為比較晚練習)睡不著覺,跟成績退步,你覺得哪個比較要命?」



那真的是「血淚」換來的教訓。



好生悽慘的上半年。最好的一場比賽竟然是花最多錢的一場比賽,而且竟然只有這一場比賽在「勉強達到水平」的 335 以內。整個曲線是直線下降的,感覺賣壓無比沈重,就像多年前的華爾街股災那一天,交易員一邊把口香糖丟進嘴巴裡,一邊叫著「我們還沒掉到真正的深淵裡嗎?」



我想我應該已經探底了,沒有再退的餘地,如果還繼續這樣容忍下去,連四小時都失守,那才真的是不可原諒。



聯電馬結束迄今將近三週,我是如此希望著的。



下半年,該要盡力扳回了,下半年還有好幾場比賽是等著我去復仇的。-- 至於台中港馬的成績,我不抱任何期待,也許這樣,到時失望才不會太大吧。



後記:這場比賽後,自我調侃兩件事:

1. 我跟這個「超馬計畫」嚴重八字不合,金石、大甲、聯電的成績都很慘,連 340 都沒有。

2. 我跟新竹似乎也八字不合,兩場風城一場聯電,都很慘。(剛剛想到了,從以前到前年,打了 10 年的排球,只到清大打過一次大英盃,成績也很悽慘 -- 喂!還真有那麼巧嗎?)

希望真的只是巧合。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