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絕對相信榴蓮姐說的:終點現場工作人員被我嚇壞。我在終點,前一分鐘還拉著抽筋的腳底板,起身照完相,竟然樂得又叫又喊又跳,不能自已,只差沒有整個人抱到榴蓮姐身上。



因為真的悶太久了,也真的太意外了。



我的「年度三破 PB」目標,原先打定主意要在兩個月前的金城桐花盃就解決。哪知前面五分之四賽程游刃有餘的步調、算好至少 325 進終點的到手鴨子,竟然在 37 公里,還剩最後五公里時慘遭抽筋攪局。那天進終點後的眼淚我還記得一清二楚。



也不知怎麼的,桐花盃「該破未破」,竟然造成接續三場比賽通通不對勁:泰雅被感冒蹂躪、太魯閣全身狀況怪到不行、風城第二趟又被抽筋狠狠搧了個大巴掌。「年度三破」?算了吧。為了維持自己的「尊嚴」,消極抵制下週的 ING 不報,本年度剩下的兩場通通還是在山裡爬來爬去的路線(曾文、嘉義),我真的已經放棄了,我不認為我今年會達成這個目標。



當我跑上最後一座橋,經過 41 公里的牌子時,望了望手錶,3 小時 20 分,一直到這個時候,我才又驚又喜的確定:穩當了!竟然在困難的曾文達成年度第三破的目標!



也許是因為心情突然整個放鬆下來,最後這個長上坡上得上氣不接下氣。好不容易花了七分多鐘上到頂端(全程配速配最差的一段,足足慢了兩分鐘),往不到一百公尺外的終點前進時,才發現眼眶都濕了。



今年報曾文,本來只是基於一個好玩的心理:總該體驗一下什麼叫做「補給超級陽春」的馬拉松吧!難度是不用說的,儘管這兩年泰雅、風城都一再「刷新」馬拉松難度的紀錄(不知道明年西子灣跑完後,風城的「困難度第一」寶座會不會遭受嚴重挑戰),曾文馬還是沒有人說輕鬆。



於是臨行前小心翼翼的打點該有的「自力救濟方案」:腰包裡丟下我今年一直都沒用的鹽片三粒、繫上兩包 Energy-in、雞精一瓶,前一天還拿了郭珍姐的兩瓶蠻牛。如果不是田徑協會的補給一向惡名昭彰,我還真懶得這麼「ㄍㄟ  ㄍㄤ」。



倒是雞精的使用方式,稍作了一點調整。之前都是開賽前就吞了,結果成效不彰。既然起點附近也是 21 公里左右,就把雞精托給雅芳,請她在我經過時把雞精拿給我。也就是說,賽程在一半左右時,才吞雞精,也許情況會完全不一樣。至於那兩瓶蠻牛,一瓶起跑前灌,另一瓶託付準備到大壩擺「永和牌補給站」的郭珍姐,等到上大壩時就解決掉。



一切幾乎都在算計之中,只有大壩這個計畫硬生生被主辦單位給扼殺掉,因為在曾文之眼附近,嘉南專2 道整個管制,車輛不能進去,我們的「大壩作戰計畫」也告胎死腹中。



也許最近身體狀況真的已經調了回來,前半程大多都能維持住 4 分 40 秒上下的配速。雖然包括陳江和、素貞姐一直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但我還是決定守緊這個配速,「不能再快了」。但是當我在 20~ 21 公里第一個大爬坡還能跑出 4 分 50 秒左右時,我就有點嚇到了。



重點還是在後半程。到開始爬大壩的 26 公里前,還是能抓住 4 分 50 秒左右。除了上大壩段 26~27 公里用了 5 分 30 秒、上大壩立刻進行調整到 28 公里前用了 5 分 15 秒左右,都超出 5 分鐘以外,28~29 公里,我就一口氣又要回 20 秒回來了。



即便到這裡為止,我還是不敢想像後半段會有什麼情況。前幾場狀況真的太多了,稀奇古怪什麼都有,搞得我是哭笑不得也啼笑皆非。很快又想起占夫大哥前一天晚上的叮嚀:一定要保留一點折返回來的力氣,不能全被風吹嶺給磨光了。過第二折返點,心情又更篤定了一點:我已經偷了五分鐘左右,最後 10 公里,一堆下坡,只要小心守住基本速度,應該就可以駛得萬年船。



奇的是,也是從這裡開始,「得失心」這把「兩刃利劍」又悄悄浮了上來。心裡開始有點急了:35 公里補給站怎麼還沒看到?大壩怎麼還沒到?連經過好不容易說動裁判,用機車連人帶水果載上大壩來的郭珍姐時,我竟然還會脫口說出「水,快點」的話來!轉身下坡時,才發現自己會不會太超過了點?



過 38 公里,拿了一杯秀澤姐給的可樂後,又有狀況出現,又是左小腿。像個陰魂不散的惡魔,又來了!



馬上停下來,左腿拉拉,右腿拉拉,只停五秒,繼續起跑。為了減少小腿的負擔,我改變策略,改把動力換到大腿與臀部,勉強保住 5 分鐘的配速。讓我比較耿耿於懷的是:裁判機車滿山跑,竟然沒有隨身攜帶噴劑!我向一個學生詢問有沒有噴劑,他搖頭說沒有。算了,「好吧,沒關係,只剩三公里了」,其實心裡還滿幹的。



過四十沒多久,大腿隱約也傳來不適,惡魔不放棄,我也不能輕易認輸啊!我對我的左腿這麼「心戰喊話」道:你現在最好給我安分一點,等下到了終點,你愛怎麼抽就怎麼抽,我都沒意見!又一次破紀錄的機會橫在眼前(而且很可能是今年最後一個機會,雖然是突然冒出來很意外的機會),我這一次絕對不能再讓它壞了我的好事!



這會兒還真聽話,沒再有動靜。我真的在終點時,腳底板才抽筋,照完相後左小腿接手。沒關係,你們慢慢抽個痛快,反正我的目標達成了!



我本來是打算進終點拿到名次卡後「仰天長嘯」一聲的,但是眼眶濕得我得先「隱藏」一下。但這口憋了許久的怨氣豈有不發之理?於是才會有終點上演的,讓工作人員嚇一大跳的脫軌演出。



我相信如果你是我,你也會恨不得把這口鳥氣吐之而後快。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巴布昌
  • Robin<br />
    我就說吧<br />
    你可以的<br />
    明年繼續領獎金吧<br />
  • Dr. lee
  • Congratulations ! Robin !<br />
    <br />
    Dr. Le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