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前在門口盯著那兩雙比賽鞋左挑右揀,Saucony、Mizuno,差點用上「數支數支最多五支」的幼稚步數。起先拿起 Mizuno,想一想,太魯閣畢竟還是有坡度的,要尊敬山林,這雙 Mizuno 是比較輕,可是太薄了。算了,還是用這雙 Saucony 吧!



連續第四場比賽(三重、土城、泰雅、太魯閣)讓這雙鞋出場了。因為這雙鞋有比賽鞋比較欠缺的厚底,又沒有練習鞋的「份量」,跑地硬的三重、土城,和上上下下的泰雅,都很適合。



可惜,這三場比賽也通通都沒跑好。三重在最後十公里配速錯誤導致爆胎;土城是最可惜的,最後五公里慘遭抽筋蹂躪;泰雅感冒纏身就不用講了。



沒想到太魯閣也沒跑好。Saucony 慘遭無情的四連敗打擊(唉!偶自己不也一樣?!)



這會兒可真的沒話可說。感冒時不敢多練,肌耐力退化的速度快得超出我的預期,即使是前半程已經配速配得保守得不得了,天祥折返後,肌耐力就明顯無法再撐下去。我也沒有辦法對所有迎面來的熟人打招呼,因為我到那時才發現我的肺好像被感冒傷到,幾個深呼吸都會痛。



唯一可堪安慰的,去年太魯閣最後七公里開始被腳傷纏身,一路疵牙咧嘴回到太管處,這會兒兩隻腳都非常盡責,一點狀況都沒有,至少是在正常情況下跑完的。



爬坡肌耐力又得重新練起了。否則,接下去的四場(新竹、曾文、嘉義、西子灣,四場都有不短的坡要爬),歷史還是會不斷重演。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