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話,在跑者廣場的留言版上,不好說,需要考慮到「公領域」的問題。這裡是我的「私領域」,或許才能一吐為快。



文字是個很有力量的東西,問題在於,是否想過,缺少面對面溝通的情形下,單方向的文字會導致的誤讀、誤會?如果說話者又缺少應有的文字使用素養,是否你的發言會造成更大的誤會?



我總覺得阿德是委屈了。在這個一點點不小心就會引發政治論戰的病態敏感時代,阿德的顧慮是正確的。可是就有人硬把這一點放大,好像是個十惡不赦的罪過似的。



以前我自己管 BBS 留言版,脾氣之大、規矩之嚴,在該 BBS 站上是非常有名的。面對刪除留言,當事者的攻擊,我都會很不客氣的說:自己去找 SYSOP(站長),我不受理。但結果是,大家提到這個 BBS 站的古典音樂版,都舉起大拇指說讚:有自己的風格、留言版乾淨沒有亂來的文字,獨樹一幟。



曾經鳥頭要我幫他管「來去音樂網」的「古典音樂版」,我說,我太忙了,沒辦法分身,而且如果我真的下手去管,我就會來狠的。沒有規矩,不能成方圓嘛!只是到時他可能會有處理不完的申訴信件。



cesear 的個性,真的就像會長說的,很小孩子。一定要把事情看得很嚴重,一定要用很不客氣的語氣說話,一定要打那樣非常情緒性的文字--甚至,還拿人家的名字反諷。得了便宜還賣乖。現在是阿德不想跟他吵,如果今天是我管版,我一定那句老話丟過去:找獅子頭裁決,我不受理。



這一陣子,我總有不對勁的感覺:「晉升」為「作家」後,他就有點患「大頭症」了,以為自己寫的都沒有問題,以為好像自己有了什麼不同的身份,不能被質疑。問題是,現在作家滿地跑,一個招牌砸下來,十個搞不好有七個是文字曾經印成鉛字的。連我自己也已經有許多文字印成鉛字了。(昨天才又接到一通邀稿的電話,又要趕稿子了)



現在的問題是:他能夠運用文字,但是卻對於文字可能對人造成的傷害「完全」沒有感覺。他被傷害時,很有感覺,但自己寫出來的東西會不會傷害人?他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



我所謂「運用文字的修養」,指的就是這個。



很想立刻在版上回敬一篇,但我硬是把這個念頭壓下去。我知道不行,我不能去點燃另一個風暴,如果阿德自己要流著眼淚硬吞下去的話。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