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有一張素食餐廳的餐券,是媽不曉得從哪拿到的,轉手給我。



餐廳離公司不遠,三個 block 的距離。



這家素食餐廳是歐式自助餐風格,不過當然都是素菜,想看到牛羊雞鴨豬魚肉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在此飽食一頓,吃進去的熱量還是十足驚人。



餐券7/31大限,只好趕在大限前,週一平常都不會練跑的日子去嚐嚐了。



素菜餐廳已經很絞盡腦汁在規劃菜色,色香味俱全這點沒有問題,像叉燒包的口味絕不比葷食差。青菜可以現點現炒也是賣點之一。生魚片用蒟蒻代替--好吧,我承認我還是死心塌地愛著新鮮生魚片的鮮美滋味。



這種餐廳的價位並不便宜,仔細看,午餐450,晚餐550,與一般的歐式自助餐無異。如果沒有這張餐券,說什麼我都不會來這裡。



只是,我發現我已經越來越不適合吃這種「吃到吐」的餐廳了。只不過兩三個輪迴的餐盤,就已經開始有點飽了。再喝個兩碗湯、炒盤一人份地瓜葉,我還是決定投降,那些看來令人垂涎欲滴的蛋糕,我是無福消受了。



功力真的差太多。大概真的是人老了還是怎麼的。以前最厲害的時候,所有人都停筷了,我還在食物與餐桌間東奔西跑,讓同行女士們個個瞪大了杏眼,酸葡萄地說「無底洞,吃到哪都不知道」(彼時不管如何,體重永遠是60,現在?64)。吃披薩,我可以一口氣吃下兩大塊的份量,期間穿插的炸雞、飲料還不算。



想想還真可怕。這種吃法其實不健康的,以前卻都沒有感覺。



走出餐廳,我打算連走兩個 block 到捷運站,才發現真的太久沒這樣吃了,漲得有點難受,走路的步子不得不放慢。



心裡想的是:明天早上得多游100,晚上得多跑個兩公里,我還是當「舞者」好了。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