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工作的繁雜,外人很難想像。如果只是單純看稿子,那還好,但當你是一位「責任編輯」的時候,許多細節會搞得你想要殺人。因此,「責任編輯」頂好是全職者,才能不顧此失彼,把書的品質維持到最好。



    所以,我真好奇:鳥頭那傢伙,怎麼膽敢把一本書就這樣交到我手裡?如果今天我是全職作,那你給我,我當然就接,而且不會有什麼問題。問題就在於我現在可也有自己的工作。



    接得有點勉強,也讓自己現在有點吃力。這幾個禮拜,公司突然來很多大案子,外部譯者川流不息,內部人員也人仰馬翻。常常晚上下班後只想好好放鬆,才發現還要處理書的稿子。不弄還不行,這本書,兩廳院急著要呢,偏偏幾位作者拖稿拖得太嚴重,還有人到現在都還沒把稿子交出來。



    咬著牙一字一句的看著。



    看來,這一陣子,想要稍微放空一下,可能都很困難了。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