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愛上了台北縣東南方的山水?



以前只是依稀知道這幾個地名:雙溪、平溪、石碇,卻從來沒有好好正眼瞧過。對坪林的印象,也僅僅是北宜公路的中繼站,坪林鄉其餘廣闊的部分,完全沒有概念。



是從去年的獅公髻尾山團練開始,慢慢接觸了這幾個已過從未造訪的鄉鎮。雖然每次都要咒罵策劃這些團練路線的阿謙(又長又難跑,山區產業道路的坡度又比省道縣道來得大),但若不如此,這些鄉鎮最私密、最漂亮的景致,好像都會看不到。



最明顯的例子是坪林。去年七月底的獅公髻尾山,路途迢迢,好不容易跑了16公里,翻越平溪鄉與坪林鄉的鄉界,眼前突然豁然開朗:環抱式的山谷,幾分氤氳,那是只跑到旭東橋就折返的人看不到的美景。今年二月初,拜北宜高通車之賜,直接在坪林開跑,坪雙路、上昇路、環山路、楣子寮路繞上一大圈,好不容易爬上上昇路陡得不像話的坡,回首一望坪林市區,未散的雲霧飄渺在坪林市區上方,初昇的旭日點點金光就灑在上面,那種悸動,難以形容;過南山寺後,又是平溪鄉與坪林的交界附近,再訪此地,感動只有加多。



於是開始私底下計畫:是不是有一天,有個機會,好好走一走這些地方,去探索出更多的驚奇?



早晨八點,一身輕裝(背心、短褲)、小小腰包,就騎著我的老爺車出發。在此我得作點懺情告白:別罵我騎機車到山裡去,以我現在騎腳踏車的實力,今天這條路線走一遭,搞不好一天都騎不完。



台北→106乙→石碇→106乙→坪林



離開台北、深坑,通過石碇交流道,沿著縣道進入石碇市區。一個小小的村落,看不出鄉治的氣勢。老街新鋪的石磚,稍稍引發一點思古幽情,但石碇今天於我,只是路過。我沒有在此停車,而是繼續沿著縣道,向山的更深處騎去。



早期從石碇到坪林的這條豐田道路應該是鄉道,路旁的遺跡透露出這段歷史。現在的豐田道路,在石碇境內已經拓寬成雙線,部分路段甚至是三線道—也許是為了華梵大學而設計的吧!只是有了北宜高,還把這條路弄得這麼寬,是不是有點浪費啊?



山路慢慢爬升,北宜高從頭頂變成腳下,直至完全看不到—天曉得彭山隧道就在我的腳下!樹梅嶺前,公路升至高點,俯瞰來時路,完全沒想到這只是今天翻過的第一個山頭!在一道山壁前轉彎,一個大茶壺登時出現在眼前—坪林鄉的迎賓標誌。過了這裡,公路馬上縮小成單線雙向,路幅寬不逾3公尺,與前一分鐘截然不同的山景立刻映入眼簾。滿山茶園,以及,最破壞視覺美感的北宜高速公路。



現在我總覺得,要到坪林,走「北宜」開頭的道路,快是快,路寬是寬,總覺得少了那麼一點「坪林味」。那幾條縣道、鄉道,反而更能讓人一入坪林,就馬上感受到坪林的純樸美。



來到坪林市區,時近十點。雪山隧道通車後對坪林的衝擊,在市區中感受特別強烈。北宜公路上看不到幾輛車子經過,便利商店前聚集的是重型機車隊,加油站交易清淡。寬敞的公路兩旁依舊是許多茶產商店,嗅得出以前繁榮景象。看著這些商家門前冷落車馬稀的景象,想到當時為了坪林行控中心交流道開不開放車輛通行的爭議,坪林人與政府槓上,不是沒有道理。就算現在是「有條件開放」,「一日四千輛」的通行限制也從來沒有「達陣」過,坪林的「中繼站」地位,當場一落千丈,遊人不再停駐,坪林市區往日的繁忙,也正式走入歷史。



坪林的未來是什麼呢?



坪林→北42→柑腳→2丙、北38→雙溪



坪林鄉東邊,別有洞天,識貨的人,才會想到要一窺究竟。



天下雜誌出過一套很棒的「319鄉向前行」,介紹台灣319個鄉鎮,是不得了的手筆,可惜,在坪林鄉這一章,他們也漏掉了北勢溪溪谷這一段美景。



沿著北42鄉道(坪雙路)往山裡前行,2公里處是上昇路口—今天就不「上昇」了,那個坡度,我這個老爺車,想想,算了。繼續往前,是北勢溪的河谷,公路蜿蜒盤桓在北勢溪北側的山間。6公里左右,是有名的「假日遊學小學」漁光國小,今天似乎比較安靜點。



一個右彎,過7公里,那個曾經讓我動容的「環抱式山谷」再次出現。只是,前兩次我都是在山谷上方,今天我卻是在山谷下面。我忍不住把車停下,抬頭仔細仰望:左手邊是南山寺、正上方電線桿拉出一條線,那是環山路。這時的視野一級棒,感動滿分。接著把頭一轉,往山下看,大舌湖地形就在眼前。



依依不捨離開這裡,繼續前行,13公里處的黑龍潭引發我的興趣,一條短短的道路就接到溪邊,我把車停在路旁,走到溪邊—說真的,好想下去清涼一下,在這麼燠熱的六月天,泡在清涼的溪水中一定是一大享受。只是,一想到,這裡可是翡翠水庫的水源地,「我們喝的水」,就只有作罷。



在黑龍潭溪邊逗留快一個小時,抬頭一望,才發現雲霧似乎開始聚集了,趕忙跑回車子旁,發動車子,繼續東行。經過闊瀨(14公里處)以後,車子更少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過了闊瀨就沒車了,因為闊瀨以後,公路開始越爬越高,準備要翻越坪林、雙溪交界的豹子山,離北勢溪越來越遠,就沒有露營的地方,難怪大家不會到這裡來。



曾經在二月份的坪林團練、以及剛結束的宜蘭大溪團練中,大家都曾經笑言要在坪林、大溪辦馬拉松賽。實地走一趟,總覺得並非不可行,只是比賽器具的載運,一定會讓大家傷透腦筋,因為這兩條產業道路都不寬。以坪雙路而言,過了10公里以後,路寬都只剩下2~3公尺,兩輛休旅車會車都很困難了,平常習慣拿來載比賽用具的卡車開到這裡,一定更慘。



這條路線如果真的拿來辦馬拉松,路線難度一等一(沿途都是上上下下的山路,最高點六百公尺左右的豹子山鞍部—還不是折返點!最低點兩百公尺左右),但是絕美的河谷、山景,絕對讓人一看難忘。過了闊瀨,公路一路爬升,漸漸與對面的山頭同高,看不到北勢溪,對面朦朧的山色又是另一番勝景。



20公里處,坪林鄉的大茶壺又出現了。這裡就是豹子山鞍部,坪雙路最高點。過了這裡,進入雙溪鄉,公路開始「九彎十八拐」下行,路面更窄,車行更險,但是,沒車!公路一路下降,對面的柑腳山山壁就直接矗立在眼前,你突然發現這裡簡直跟霧社下方的「人止關」沒有兩樣!一樣是兩邊山壁進逼,一樣是標準陡上陡下,只有公路的里程牌不時提醒你一點文明社會的氣息。



這一路,要到柑腳社區附近,才開始有人煙,我也才有一點「回到文明社會」的感覺。就在柑腳社區入口,29.5公里處,來到坪雙產業道路的終點,接上北38鄉道與2丙共線的雙柑公路,前往雙溪。



四線道的2丙基福公路,與雙溪的格調實在不搭。這是一個清秀的小鄉鎮,擁有北台灣難得的乾淨河川,市區也不大,處處散發著悠閒的氣息。深處瑞芳、貢寮、平溪、頭城、坪林等有名氣的鄉鎮之間,雙溪與世無爭得讓人疼惜。



在雙溪高中附近,找到了雙泰產業道路的入口,但想到「午後雷陣雨」這件事,摸摸鼻子,算了,下次再來吧。



雙溪→2丙、北38→十分→106→平溪、永定→北33→光明里→舊庄街(台北)



離開雙溪,是下午一點的事。我幾乎是逃命的,因為雲越積越多,越來越黑,也越來越厚,善者不來,來者不善。



公路總局有一件事情算是作對了,就是他們放棄了將基福公路從貢寮打穿到宜蘭大溪的計畫,這一段路真的是蠢得可以。不過,平溪到雙溪這一段,感覺對雙溪還滿重要的,畢竟這個小鄉鎮要到外面的世界,無論走102或到福隆轉濱海公路,都遠得不得了,基福公路至少幫他們更容易與平溪、基隆等地打打招呼。



我的逃命路途,要一直到過了永定國小才稍稍抒解,因為發現那些黑雲似乎一時半刻還威脅不到這裡,於是我又興起翻越第三座山的念頭,一轉而下北33鄉道,接上汐碇公路,約4.8公里來到最高點光明里。這裡在地理上有極為重要的意義:正好位在石碇、汐止與台北市南港區的交界,在這裡我竟然還看到熟悉的「台北市聯營公車站牌」,仔細一看,原來是小型公車5號,這裡就是終點。當然可以再往上到光明寺,不過,我沒上去。



在三叉路口一個左轉,我決定結束今天的翻山越嶺行,不再沿汐碇路走,而是接上南港區的舊庄街二段,揮別醉人的山水美景,回到喧囂吵雜又污濁的台北市區。



人,回來了,心,卻留在坪林雙溪的深山裡了。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