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2 月 19 日

竹北 -- 台北

碼表顯示里程:79.6 公里,累積里程 1070 公里

詳細路程:

竹北 - 新埔 - 關西 - 龍潭高平 - 石門水庫 - 大溪 - 三峽 - 土城 - 板橋 - 光復橋 - 台北

 

 

據說,春節的北台灣,幾乎天天下雨,除了大年初一以外。

 

據說,除了大雨,溫度也從來沒高於 13 度過。

 

據說....

 

好了,也別啥「據說」了。總之,就是要有今天一路淋雨頂逆風騎完最後這將近八十公里路程的心理準備。

 

千里環台最後一天,路程最短,看起來並沒有輕鬆到哪裡去。

 

一大清早,工程師與小秘書很苦命的準備上班,而我,也準備很苦命的淋雨回台北。

 

揮別工程師與小秘書,踏上踏板,沿著 117 縣道轉 118 縣道,穿越新埔、關西接上台三線,接著爬上龍潭台地。在台三乙線路口,右轉直接先下山,不太想在龍潭台地又碰上強風。

 

但這個決定也不見得正確。在全身淋濕濕的狀況下,一路下坡,手部溫度更低,幾乎快要沒有知覺,偏偏還要在下坡路段小心翼翼的含好煞車,穩好重心,這滋味還真夠瞧的。

 

下到石門水庫門口,我知道今天最大的問題是什麼了,就是下坡。

 

我的天啊,下坡,本來應該是最舒服的路,沒想到成了今日的最怕。

 

想到等下大溪往三峽,還有一段長陡下坡,沒來由頭又痛起來了。

 

雨勢未歇,加上假日,大溪老街遊客稀少,我也沒有停留,也不是第一次騎到這裡來了。直接就繼續往北。

 

迎面而來的是這次環島的最後一段長上坡,坡頂就是台北縣與桃園縣的交界,下滑約兩公里後就進入三峽鎮。

 

望望手錶,估算時間,最晚下午兩點前,一定可以回到家。

 

隨著總里程數在關西附近順勢破千,這一趟流浪行也終於進入尾聲。

 

一路踩過三峽、土城、板橋,眼睛望著前方,腦中不斷浮現的卻是這九天來的一點一滴。

 

我想起蘇花公路東澳段不斷聽聞的加油聲、美麗的烏石鼻海灘。

 

我想起萼溫斷崖與清水斷崖山海一線的絕世美景、驚險刺激的蘇花連續隧道、柔和莊嚴的靜思精舍、浪濤拍岸的七星潭。

 

我想起芭崎遊憩區裡可愛的兩隻虎斑貓、新社村的油菜花海、勇敢的奧地利女大生 Nadine、東河村裡的阿美族歌聲、熱帶低氣壓的除夕歡樂、波光粼粼的太平洋。

 

我想起溫潤柔美的南迴海岸、怵目驚心的太麻里溪。

 

我想起旭海港仔海岸的波濤、龍磐台地上太平洋、台灣海峽同時映入眼簾的震撼。

 

我想起驚險的落山風、冬季西南部罕有的大雨。

 

我想起嘉義段前的飢寒交迫、彰化台中段的意志力大考驗。

 

我當然不會忘記三義坡的絕頂苦難,以及最後手腳幾乎全部凍僵的嚴苛試煉。

 

我更想起這一路幫助過我、招待過我的所有人,認識的,不認識的。沒有他們,這趟旅程不會這麼順利。

 

光復橋映入眼簾,上了這橋,過了新店溪,就回到台北。

 

寒風依舊,雨勢依舊,抽抽噎噎的騎完光復橋。

 

很複雜的心情。

 

滑落臉頰的,是雨水,也是淚水。

 

單車環島一圈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在進入台北市的那一刻,我終於瞭解為什麼即使這已經不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還是有許多人繼續前仆後繼的踏上單車環島的旅程。

 

這絕對不是單純的趕流行。

 

下午一點三十分,回到租賃公寓的樓下,這一趟旅程,1070 公里的流浪,劃下句點。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