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2 月 17 日

永康 -- 台中

碼表顯示里程:160 公里,累積里程 894.2 公里

詳細路程:

永康 - 新市 - 善化 - 隆田 - 新營 - 後壁 - 水上 - 嘉義 - 民雄 - 大林 - 斗南 - 莿桐 - 西螺 - 溪州 - 北斗- 田尾 - 員林 - 大村 - 彰化 - 烏日 - 台中

住宿:台中市王冠大飯店,春節雙人房 700 元

 

 

一早,又讓達老大招待了一頓美好的早餐,真是不好意思!

 

整理好行李,一大早八點,與老大一家道別,可愛的小妹妹庭庭送上祝福卡片一張,更是令人窩心~

 

這張卡片,意外的成了今天撐到最後的動力。我壓根料想不到今天最後竟會騎到尋死覓活的慘況,只為了按照原訂計畫拼到台中。

 

寒風冷雨的蕭瑟嘉南

 

在我計畫這次的旅行時,我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預料最會下雨的東北部,當天天清氣朗,熱得像夏天;通常冬天幾乎不下雨的中南部,卻下得完全不客氣!

 

揮別老大一家,騎出永康,在新市附近接上台 1 線。按照原訂計畫,今天的上半場是要沿著台 1 線到嘉義。

 

不想,接近善化,竟然又開始下雨了!

 

要等雨停嗎?這次不能等了,因為今天路程超長(九天裡最長的一段),不容許有任何一丁點的延誤。

 

碰上這種天氣,也只能說運氣太好了!

 

更糟糕的是,不但有大雨,還有逆陣風攪局。想把速度拉高,也成了奢望。速度一直徘徊在 19 到23 公里之間,一直想騎快,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寒風加冷雨,讓身體感受到的溫度更低。

 

公路四面的嘉南平原,車輛稀少,下雨天,路上行人也少。

 

突然沒來由感到一陣辛酸。何苦來哉這樣折磨自己,在這樣的冷雨大風中踽踽獨行?

 

一路從善化、隆田、新營到後壁,雨沒停過,風也沒小過,體力消耗的程度,超乎想像。

 

到了後壁,身體已經快吃不消,不得不在路邊的小七停下來休息,上個廁所,買點東西填填肚子,特別是熱咖啡,只求能讓飢寒交迫的身子能稍微溫暖一點。

 

體力稍微回復,繼續向嘉義市前進。

 

有一就有二

 

到嘉義,就像回了家。即使很久沒有回來,還是那樣的熟悉。

 

越過陸橋,打算在民族路附近找中餐,沒想到剛下陸橋就覺得後輪「怪怪的」,停下來一看,哇咧,換後輪爆了。

 

好裡加在,人已經在嘉義市,我很清楚捷安特嘉義店在哪裡,就在不到一公里外的林森西路上!

 

而且,今天都初三了,保證他們有開門做生意。

 

出來騎車,爆不爆胎,還真的滿「運氣」的。老天算還憐憫我,兩次爆胎的地方都在城鎮中,至少處理起來不會手足無措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地步。

 

嘉義店的店員好心建議我在店裡沖個熱水澡再走,但我也只能婉拒好意,按照今天這種鬼天氣,誰都不知道接下去一路北上,會不會又下起大雨。

 

後輪狀況排除,接受了嘉義店店員的祝福,在離開嘉義市前先吃午餐。

 

時間是下午一點半,進度已經有點落後,接下去還有九十幾公里的路,不加把勁不行了。

 

迢迢嘉雲彰

 

時間已經晚了,加上天氣因素作祟,我知道接下去兩天半的路程都必須全部重新調整。

 

原先這一天下半的計畫是在斗南轉往斗六,在林內接縣道 141 號,沿著二水、田中到員林再接回台1 線,但這是繞遠路路線,今天鐵定要捨棄。我必須繼續沿著台 1 線一路北行,穿越雲林與彰化的中央地帶,盡量節省時間。

 

雨勢終於稍歇,少了大雨,我決定專心趕路,本來想在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稍作停留,馬上否決,下次再來。

 

路過民雄,也只能遠望著山坡上的大學城,一大把一大把的遺憾藏在心裡。過母校門口而不入,也非我所願。

 

騎在台 1 線上的唯一好處就是,鄉鎮與鄉鎮間的距離都不算長,路牌上的地名不斷更迭,心理壓力比較不會那麼大。

 

一路從嘉義連飆 40 公里到西螺,在溪州大橋前才停下來,路旁小七稍事休息,再來杯熱飲暖暖身子。

 

西螺,以血緣關係來說,是我的老家,但我對西螺的認識,與其他地方一樣的稀少。我也一直沒有把這裡當成我的老家。

 

這兩年,父親的骨灰移回這裡,清明掃墓才會來到這裡,感覺起來,我之於西螺,還是覺得,我不過是個過客。

 

三點二十分離開西螺,繼續往北,騎過長得不知盡頭在哪的溪州大橋,進入彰化縣。

 

這是今天路過的第三個縣份了。

 

一樣秉持著趕路的原則低頭狂騎,溪州、北斗、田尾、永靖一一殺過,員林也沒有停留,很快通過花壇。

 

但我發覺,不在彰化停下來不行了,因為我的體力似乎出現了透支現象,注意力開始無法集中,腦袋開始昏沉沉。

 

這種感覺我非常熟悉,必須馬上解決,否則最後彰化到台中火車站這一段十五公里左右的路,會很危險。

 

於是趕忙在一間小七旁停下來,熱一個真飽便當,再來一杯熱奶茶,把糖份與碳水化合物補回來。

 

沒想到今天會騎到這個地步。

 

面臨抉擇了。是要改變計畫,今晚在彰化過夜,還是按照原訂計畫勉力殺到台中市?

 

一邊吃,一邊思考權衡。

 

瞄一眼手錶,稍微計算一下,下定決心,今天還是到台中吧。

 

這是一個就算以結果論來看,都難以判斷是否正確的決定。

 

在彰化市區,雨勢再度轉大,更討厭的是在大度橋上再度碰上驚人的逆風。這是標準的地形風,風是沿著大度山吹下來的。

 

狼狽進台中

 

從烏日到台中車站這一段路,雨一直沒停過。

 

最後這一段路,也是這九天裡唯一一段的夜騎。更慘的是數度被汽車濺起的水花潑撒一身。是嫌我今天淋雨淋得不夠嗎?

 

腦袋已經一陣空,沒力氣再去想什麼。兩條腿機械式的踩踏,只因為早上小妹妹的卡片鼓勵。

 

環島九日,已經進入最後倒數階段,說什麼也要騎到完。

 

想想自己也滿倔的。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