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2 月 15 日

大武 -- 車城

碼表顯示里程:117.6 公里,累積里程 590.1 公里

詳細路程:

大武 - 達仁 - 壽卡 - 東源 - 牡丹 - 旭海 - 港仔 - 九棚 - 滿州 - 佳樂水 - 鵝鑾鼻 - 墾丁 - 恆春 - 車城

住宿:車城墾丁渡假別館 雙人房春節價格 1500

 

 

想到要揮別東台灣,就讓人全身懶洋洋,意興闌珊,一度有個瘋狂念頭,乾脆掉頭沿著東部北上騎回家算了。

 

當然這種瘋狂想法沒有付諸實行。西部這一段路無聊歸無聊,環島旅行還是不能砍掉這一大半。

 

強打起精神,與 Nadine 一起離開大武,繼續南行。

 

環台最高點:壽卡

 

大武南行約莫十來公里,就要開始進入山區了。南迴公路在達仁轉向西入山,眼前我們要克服的是12 公里的連續上坡,目標是南迴公路的最高點壽卡。

 

標高超過 500 公尺的壽卡,也是這次環島旅程中,海拔最高的地方。

 

以為很難騎,後來發現其實還好,只要過了剛開始連續兩公里 8% 的險升坡來到林森部落,後面的坡道就和緩許多了。

 

比較頭大的是竟然開始飄雨。

 

從半山腰開始到壽卡,一路飄雨,雨勢不大,但就是很惱人。

 

埋頭繼續冒雨上山,終於看到那根台東縣界的柱子,我們來到壽卡。

 

 

以前壽卡這裡有個簽名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房子重新整理成鐵馬驛站,外面的木板就不見了,只剩下一面壓克力板。鐵馬驛站春節沒開放,聽說裡面有另一面簽名板。

 

沒開,怎麼簽名?我連簽字筆都準備好了咧!

 

管他,取出簽字筆,就在壓克力板上直接簽了~

 

 

遺世獨立的恆春半島東半部

 

離開壽卡,轉向「恆春半島橫貫公路」199 縣道,正式進入恆春半島的旅程。

 

199 往車城方向是一整個下坡,騎起來輕鬆愜意,兩邊林木參天,幾無人家,車馬稀少,清新的空氣讓人整個放鬆了起來,儘管雨絲依舊不斷。

 

經過東源池,穿越東源村,來到 199 與 199 甲縣道的分岔點,在這裡,要與 Nadine 說再見了。她要直下車城去與朋友會合,而我,則要反向轉往旭海,我的行程是要環繞恆春半島一大圈的。

 

這個勇敢的小女生,我會記住的。

 

與 Nadine 分開後,我沿著 199 甲下滑,從叉路口到旭海的九公里,是一段長下坡,不僅坡度頗為可觀(動不動就是 7%、8% 甚至 9% 的下坡),還夾雜許多髮夾彎。我最怕這種又長又陡又彎的下坡路段,特別是還載著行李,恐懼指數可謂直線上升。

 

總算下到旭海。

 

旭海是恆春半島東邊的一個小村落,儘管有溫泉,但因為交通實在不方便,一直不為多數人所知,這種情況,即使超五星級渡假村「牡丹灣」Villa 看上此處,似乎也沒有多少改觀。大多數注意到這個地方的,似乎都是單車環島客。

 

在這裡稍微解釋一下,環島客來到恆春半島,通常有兩種走法,小環島直接走南迴公路從北邊擦過,不下恆春與墾丁;大環島下墾丁後,多半都會繞行滿州 - 港仔 - 旭海 - 壽卡這一段。

 

繞這麼一大圈,又下海又上山的,也是因為環繞恆春半島的台 26 線並沒有連接起來,留下台東南平到旭海,以及港仔到佳樂水這兩段沒有修築。

 

我是贊成不修路的,特別是今天走過這麼一遭後。

 

出發前,我曾經為了要不要下恆春半島掙扎老半天,不想下來是不想與冬天的恆春三怪之首「落山風」正面對決。最後決定下恆春,原因就是旭海到港仔這一段公路。

 

旭海到港仔的台 26 線,早年因為軍事因素成為管制路段,充滿神秘感,卻也因此保住了這一段美景。此番走過,只能說,真的名不虛傳!

 

公路藏身在山海之間,難能可貴的是海岸就在公路旁,公路又沒有抬高,這讓海岸彷彿伸手可及。

 

我怔怔望著眼前的海岸與丘陵,沒來由竟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一個人慢慢的騎在不算寬的公路上,右手邊是丘陵,左手邊是海。離家五天,一路沿著東海岸南下,即使是花蓮七星潭,也沒有像現在這樣,離海這麼的近。

 

 

過了小漁村港仔,台 26 線再次斷頭,接上縣道 200,又要往山裡去。此去 20 來公里,目標是因為「海角七號」再次爆紅的小鎮滿州。

 

這裡已經是中央山脈的最後一段,高度不算高,不過整條公路騎起來不算輕鬆,除了上下起伏的山路外,路面品質也不好,柏油顆粒太大,公路車的細胎騎在這種柏油路面上,十足受罪。

 

越過分水嶺,才換得快意下坡的喘息空間。

 

這一整段路,果然是偏僻再偏僻,即使是春節假期,依舊冷清。一直到滿州市區,才出現可觀的人氣。

 

環島客的最怕:爆胎

 

就在我進入滿州市區沒多久,突然聽見前輪一陣「嘶」聲,趕忙煞車,停下來看看怎麼回事。

 

我最怕的事還是發生了。對,爆胎。不知道是內胎的哪個部份出了狀況。

 

好在不是爆在山裡,因為我沒有帶內胎...(毆飛)。

 

總之,要趕快解決這個問題。於是把前輪卸下,單車的其餘部份先寄在滿州派出所,招了輛計程車,往恆春市區飛馳而去。還好事前做了功課,知道恆春鎮上哪裡有腳踏車店。換了內胎,又原車飛回滿州,把前輪給裝回去。

 

長距離多日騎乘,爆胎果然還是很難避免。

 

狀況解除,踏上踏板,繼續我的行程。

 

從遺世獨立踏入人馬雜沓

 

彎過佳樂水接回台 26,踩上風吹砂,鵝鑾鼻這一帶的丘陵風力強勁,一下側風一下逆風,其實很頭疼,如果不是正好同時看到台灣海峽與太平洋,可以用美景稍解疲憊,說實在話,大概我就一路在「趕羚羊、草枝擺」吧。

 

經過一個 8% 的急陡下坡,馬上來到台灣的最南端,鵝鑾鼻。在這裡,正式揮別太平洋,一路相伴的將要變成台灣海峽。

 

原本應該是值得慶祝的時刻,可惜我沒有那個心情。整個鵝鑾鼻公園遊客大爆滿!

 

當你在過去四天半享受許多無人打擾的清淨美好後,一下子突然眼前出現這麼一大群人潮,我不信你還能怡然自得。

 

嘆了一口氣,我知道我的好日子結束了。

 

離開鵝鑾鼻,南下行程結束,由此開始,進入北上行程。換言之,這一趟流浪的旅程,也完成一半了。

 

落山風果然名不虛傳。從鵝鑾鼻北上開始,就能感受到落山風驚人的威力。而且這風算是陣風,突然就給你來上一陣,往往殺得措手不及。

 

進入墾丁大街,更是痛苦萬分。即使不是晚間,墾丁大街依舊人潮洶湧,行車困難,四線大道硬生生縮減成兩線道。費了好一番功夫,我與愛駒才得以脫困。

 

反而是恆春市區沒有這種恐怖的遊客潮。

 

不過,這裡也不是我今晚的落腳處。繼續往北,離開恆春,經過那個王老樹口中「供蚊子練習起降」的恆春五里亭機場,持續與落山風對抗,才來到今晚的落腳處,車城市區。

 

我與車城也算有一點緣份。服役時曾經在二重溪的聯訓基地待過兩個月,要去二重溪,一定要經過車城。那兩個月,我偶而會來車城辦事或採買。也是在那個時候,親身體驗落山風的恐怖。

 

我訂的民宿就在省道旁邊,而且順路,一下子就找到。

 

環島行程過半,猛然發現,就這樣過去了。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