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年 2 月 14 日

東河 -- 大武

碼表顯示里程:90.3 公里,累積里程 472.5 公里

詳細路程:

東河 - 都蘭 - 台東市 - 知本 - 太麻里 - 金崙 - 大武

住宿:華園大旅社  單人房 700 元

 

 

一早起來,還好,沒有昨日與一群外國人貪杯宴飲留下的宿醉(不到 300ml 的葡萄酒能喝到宿醉,那我酒力也真的太差了)。

 

揉揉眼,走出房間,與 Ibu 打聲招呼,向外一看,才發現金色陽光早已灑遍。

 

衝出民宿,朝著一百公尺不到的海邊望去。陽光下,風平浪靜的水藍色太平洋,波光瀲灩。我呆呆坐在海岸公路的混凝土護欄上,凝神望向大海,望向遠方隱隱約約的綠島。

 

應該用不著那麼早離開吧,我想著。

 

今日的行程,又是個不到一百公里的旅程,再慢,四五個小時也騎完了。

 

用不著這麼早離開這個靜謐安詳的小村莊。就這樣。

 

仰望天空 高山海洋

雀躍的心早已翱翔

展開旅程 放出希望

永遠不再只靠想像

不管山有多高 不管海有多深

要讓腳步走遍這大地

探索未曾有過的感覺 喔~

傾聽 風兒吹過草原的旋律

吶喊 聲音圍繞在山谷迴響

潛入 藍色深海 和魚兒遊戲

享受生命 重回純真的大地情懷

(陳建年「大地情懷」)

 

悄悄的把眼前的感動,收到記憶裡最深處那個角落。現在拍沒有意義。向陽、過度曝光,我知道我這台相機的限度在哪裡。

 

心中揚起一陣失落。行程關係,我今天就必須離開這裡,天知道我多希望在這裡多留兩天。

 

回到熱低,享用 Ibu 親手精製的三明治早餐,看著 Ibu 拿出梯子,站定,在吧台上方的黑板上繼續書寫她口中「不知何年何月才寫得完」的餐飲價目表。清水先生一早已經招呼著日本同鄉去東河河口衝浪去了。

 

急著趕路的 Nadine 已經離開,上路前,叮嚀她路線與可能的住宿點。要她今天一次翻過壽卡,恐怕不可能。搞不好又會在大武或尚武碰到。

 

用完早餐,又到東河村裡散步。一樣的閒散,一樣的悠然自得,大年初一的日子,想來對他們而言,不過只是 365 天其中的一日罷了。

 

我想留,但時間不留。十點半,整理好行李,拉出愛駒,是道別的時候,拉著 Ibu,請熱低的工讀生幫忙,合影留念。

 

 

與 Ibu 約定,有機會,一定再回來這裡。

 

出乎意料的逆風

 

離開東河,繼續沿著台 11 線南行。海階地形依舊,只是今日陽光特別熱情,似乎是第一天出發時的天氣再現。

 

唯一頭大的是逆風。

 

一路歪著頭,不明究理,照理說該是東北季風恣意吹拂的季節,今日竟然讓南風佔了先機 -- 而且這風勢可不小!

 

這確實出乎我意料之外。

 

頂著逆風,輪過東河鄉最大的聚落都蘭,輪過有著漂亮弧形的杉原海岸,刷過東南角的空軍重地志航基地,緩慢跨越中華大橋,來到東南台灣第一大城,台東市。

 

這是此生第二次來到台東市。第一次來,那是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以前,高中時代,參加救國團自行車長征隊,才來到這裡。

 

倏忽二十年,就這樣過去了。

 

正午時分,台東市餐廳稀稀落落,我才猛然驚覺現在還是春節假期。只得隨便找個餐廳,胡亂解決中餐。

 

春節車陣

 

離開台東市,來到知本,再度接上台九線,也正式進入南迴公路的範圍。

 

同樣是斷層海岸,南迴公路段的海岸顯然溫潤許多。

 

太麻里前,靠海岸的公路旁出現椰子,藍天、碧海、椰子樹,南國風味一下子就透了出來。

 

 

沿著公路南下,經過太麻里市區往南,來到太麻里溪,才發現我一腳踏進了去年莫拉克肆虐最狠的災變現場。整條河流沖出兩道寬廣的河道不說,河底高度已經幾乎與路面等高,看得讓人怵目驚心:再來個颱風,這裡怎麼辦?

 

 

去年慘遭洪水沖走的台灣牛牛肉麵,就在河道旁繼續做起生意。我不禁替他們愕然擔心。

 

離開太麻里溪,繼續往南,對向車道竟然開始塞起車了。

 

總算有點春節假期的 fu。我提早兩天出發,自然頭兩天是碰不到返鄉車潮,除夕當天沿著台 11 線南下,一樣感覺不出除夕車潮。現在來到南迴公路,從高雄、屏東來台東的人,現在都只能走這一條公路,果然開始大塞車。

 

我在對向車道,沒有被塞車干擾,還是可以專心踩踏,因為逆風還是大得誇張。

 

一路與強風對抗,已經無心停下來照相,預計想看的香蘭車站、金崙車站等等南迴鐵路沿線最具特色的小站,都被我一一放過。

 

穿過金崙、大溪、大鳥,很快的,將近下午三點半,來到大武市區,果然看到環島客口中大武唯二的旅社。

 

大武是南迴公路台東段沿線僅次於太麻里的聚落,大武市區還有銀行 ATM 可供利用,至於旅社,除了大武市區,還有另一個旅社,兩三公里外的尚武。過了尚武,一直到楓港,都沒有旅社。

 

就在大武這裡住了下來,稍做安頓,步出旅社,正好看到 Nadine。

 

怪了,她比我早出發,怎麼現在才到?而且沿路我都沒看到她。

 

原來她在台東市區裡花掉不少時間。

 

她還想再往前,我只得趕忙再提醒她,往前沒有旅社了,而且很快就要接上山區道路,她很可能必須夜騎,太危險了。

 

於是將她留在大武。

 

大武的旅社當然完全無法與這幾天住過的民宿、旅社相提並論。不過,對一個環島客來說,已經很好了。

 

總覺得我像個匆匆過客,才來到台東沒幾天,明天又要離開台東了。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工程師
  • 加油
    工程師的板凳 坐粉久了啦 呵呵...
  • 你坐粉久,偶也覺得有點太混 orz...

    Robin 於 2010/05/12 2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