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完農曆春節,兩廳院主辦的第二屆「台灣國際藝術節」也正式上檔了。連續兩個禮拜看兩檔藝術節節目,正好都還是兩廳院宣傳為「旗艦製作」的節目。

 

這兩檔節目,倒還真不愧對「旗艦製作」的名號,都非常精彩好看,我心悅誠服,都給五星帶花的個人最高評價!

 

2 月 20 日 19:30

Robert Wilson + 優人神鼓 + 唐美雲「鄭和 1433」

Robert Wilson 導演

說書人/ 唐美雲;鄭和/黃誌群

優人神鼓

現場演奏/ Dickie Landry

 

去年 Robert Wilson 與魏海敏和國光劇團聯手打造東方京戲版的「歐蘭朵」,那還是 Robert Wilson 過去舞台作品的改編。但這一次,我不知道 Robert Wilson 哪來的勇氣,直接挑戰他從未接觸過的新劇本 -- 我打賭他之前可能連鄭和是誰都沒聽過。

 

優人神鼓 + 意象劇場?歌仔戲 + 爵士樂?

 

真是個看起來令人捏把冷汗,深怕出現不倫不類的組合,儘管去年京戲版「歐蘭朵」的成就已經令人讚嘆不已。

 

Robert Wilson 的藝術手法,根據學者李立亨的歸納,基本上有幾個特點:第一是「演出者會在同一時間裡一起演出」;第二是在他的眼中「每一個劇場元素都非常重要」;再來,他的舞台通常缺乏高潮,尤其是他創作的劇本(碰到導演傳統歌劇的場合,受限於文本,「不得不」有高潮,算是他舞台作品的「例外」)。

 

我只能說,Robert Wilson 與優人神鼓真的很聰明,一開始就講明這不是歷史劇,他們是藉由鄭和最後一次下西洋的史實為根據出發,探討鄭和內心世界的波動起伏。這種角度出發,更能讓 Robert Wilson 大展他意象劇場的導戲手段,上面提到的三種特點,在「鄭和 1433」裡,你全部都找得到!

 

但優人的舞台上是沒有台詞的,這時就必須有一位說書人,於是就出現歌仔戲名角唐美雲 + 優人神鼓,這樣前所未有的組合。可是唐美雲也碰上去年魏海敏與國光劇團必須面對的難題:對聲音極度敏感的 Robert Wilson 不可能滿足於傳統都馬調、七字仔的,唐美雲必須拋開傳統的一切包袱,重新適應 Robert Wilson 所有天馬行空的想像!

 

成果驚人。Robert Wilson 找來他心儀的爵士樂名家 Ornette Coleman 打造整場音樂,又找來即興音樂高手 Dickie Landry 現場爵士樂演奏,與唐美雲以歌仔戲唱腔演唱的古典詩詞進行搭配。這種看似離經叛道的組合卻意外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誰都想不到歌仔戲竟然可以與爵士樂如此這般契合!其中一段,唐美雲吟唱「將進酒」,最後以重複的單字和薩克斯風唱和,更是精采絕倫,令人絕倒!

 

優人神鼓也面臨挑戰,絕對。這是舞台劇,跟優人過去的演出已經有所差異,加上 Robert Wilson,磨合起來更是很有得瞧。但不得不佩服這位國際劇場大師的手法。他賦予優人很多過去不常出現的舞台表現,但卻完全沒忘記優人神鼓原本訓練出的身體特質,就像去年的歐蘭朵,他打散了魏海敏的國劇身段,但不是丟棄不用,而是重新組合。許多快速移動後必須收至很沉,以及沉緩卻極具張力的肢體,這都是優人神鼓的標記。Robert Wilson 精彩運用了這樣的特質!

 

而黃誌群的鄭和更是令人驚異,那是劇場老將獨有的表演氣質與能量,初看可能覺得沒什麼,細細咀嚼才發現,那一舉手一投足,精準到位,那是需要多少舞台經驗才能擁有的。Robert Wilson 也沒忘記他那國內少有人能匹敵的擊鼓演奏,在鄭和拜別麗波公主的段落中,讓黃誌群現場擊打一首離別哀歌,儘管黃誌群全場就只打這麼一段,也夠了!憾人深刻卻又無法明說的苦楚,在擊鼓聲中更顯悽愴。

 

Robert Wilson 當然會好好把握他最能掌握的東西,就是光影變化與舞台設計。極簡舞台、極簡道具,看似單純卻又繁複、意涵深遠的各種舞台、光影手段,把鄭和每到一處的心境都精準傳達出來。儘管與其他舞台相比,Robert 的色彩或許並不斑斕,但你會發現,不管加多或是減少,那種感覺都會跑掉。這就不得不說這位光影大師還真有一套!

 

只是,一場沒有高潮的戲,大概考倒很多觀眾吧!這樣的舞台,觀眾反應不是大好就是大壞,而且應該又會激起許多討論,甚至爭論。在 Robert Wilson 的劇場裡,觀眾這樣的反應絕對正常。

 

反正,舞台結束後,觀眾自會各自表述的。

 

2 月 26 日 19:30

原住民音樂劇「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總策劃/角頭音樂

現場演唱/胡德夫、陳建年、紀曉君、昊恩、家家、南王姊妹花、璽恩、林家琪、Am 家族樂團、布農原聲文化藝術團

劇場導演/黎煥雄;影像導演/吳米森;音樂改編/李欣芸

簡文彬指揮國家交響樂團

 

同樣是兩廳院旗艦製作,演出時間只差一個星期,卻展現出兩種全然不同的舞台意象與感動。

 

Robert Wilson 不惜工本,精細打造一場精心設計的舞台藝術,這是天平的一邊。

 

由張四十三領導的角頭音樂,搭配簡文彬與國家交響樂團,以及「無米樂」導演吳米森,加上「金曲村」台東卑南鄉南王部落眾家歌唱好手打造的「很久沒有敬我了你」,沒有 Robert Wilson 那般精緻的舞台,卻展現出絕對的生命力,這是天平的另外一邊。

 

如果說音樂劇的終極目的是「給我一個愉快的夜晚,其餘免談」,我想這一場音樂劇完全達成這樣的目標。儘管也有劇情,但劇情到底在講些什麼,在一首首現場演出歌劇的鋪天蓋地下,已經完全不重要了。音樂才是這場音樂劇的主幹。

 

而吳米森的影像與李欣芸的音樂改編,加上歌手的歌聲,我要抗議,那種感動度真的太「超過」了!因為我從來沒有一次在看表演時,落淚這麼多次,到後來索性眼淚不擦了,就讓它痛快的流。

 

還好我今天買了獨立的包廂位,隔個走道才有人坐,怎麼哭都不會有人發現。

 

光看上面的歌手名單,就非常嚇人,前面那六組個人或組合,全部都是金曲獎得主:胡德夫的聲音,蒼茫中帶有深刻動人的因子;陳建年,當年大爆冷門擊垮張學友與王力宏拿走金曲最佳男歌手的「軼事」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紀曉君與家家這一對姊妹花的聲音就不用說了,更別提還有才華洋溢的昊恩與去年拿走多項金曲獎的「中年美女」南王姊妹花。

 

其實原住民的好歌喉是眾所公認的,那種會唱,不僅僅是天賦,更是因為音樂就是他們的生活,信手拈來就是一首歌,比方今天原訂安可曲唱完後,觀眾聽得欲罷不能,禁不住觀眾熱情,昊恩與陳建年即興現場拿起吉他就帶領所有歌手再來一首「故鄉的普悠瑪」。看似即興,事實上他們生活就是這樣,興致一來,拿起吉他彈了就唱。

 

問題是,很諷刺的,直到這幾年選秀節目興起,好幾位出身原住民部落的年輕參賽者獲得好成績,才讓許多人「發現」原來原住民這麼會唱。長久以來,觀眾沉迷於商業操作下吹捧出的歌手,對原住民音樂絲毫不見任何關心。

 

事實上,這次的搭配組合,編劇自己也在演出當中,藉由璽恩的口提出質疑:當部落的聲音離開原鄉土地時,還能保有原來的生命力嗎?

 

這是個好問題。部落所有的歌謠曲調都源自部落的生活與祭典,而這樣的生活與祭典都植基於他們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我記得曾經在大腳ㄚ森林馬拉松前一夜的「選手之夜」上看到泰雅渡假村端出的原住民表演,讓我看不下去,感覺那並不是真的原住民文化。

 

這次環島,除夕當天我住在台東縣東河鄉的東河村,一個小村落,卻在那樣的村落裡聽見阿美族的歌謠。未經修飾的清唱,卻撞擊一個都市鄉巴佬的心扉。這就是了。

 

讓我稍稍對這次演出較為放心,進而期待的是,角頭音樂曾在自己的網站上放了一段在音樂廳的彩排影片,歌手與樂團合作編曲完成的「太巴塱歌謠」,聽得我狂起雞皮疙瘩。歌手演唱當然不用贅言,重點是改編給管弦樂團演奏的音樂,氣勢整個烘托起來,搭配原住民的歌聲,竟然出現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李欣芸改編的功力讓人折服,每一首原住民歌謠的改編都十足精彩,都能烘托歌手的演唱。

 

而這些歌手,我無話可說,只有讚嘆再讚嘆,那樣的穿透力與感染力,特別是無與倫比的生命力,在音效絕佳的國家音樂廳,感動呈倍數成長,無可取代。即使以後出了 DVD 可以回味,也沒有任何一種音響系統可以忠實再現那樣的感動。

 

個人評價除了那五顆星外,那一朵花就是為這些歌手而頒的。沒有他們,這場演出整個就是垮掉。難能可貴的是,即使名滿天下如紀曉君與胡德夫,甚至拿過最佳演唱人的陳建年,都沒有強出頭,每個表演者無論大小牌,「戲份」均等,不突出任何一個人,完全展現出部落的情感與團結。

 

我相信國家音樂廳裡的觀眾大概很少如此這般在演出結束時完全拋開矜持的鼓掌。掌聲、歡呼聲、口哨聲如同暴雨般不斷落下。我相信觀眾真正被感動的原因是:我們離這樣單純而真實的聲音,太遠了。

 

以上是評論,下面是個人主觀的心情抒發。

 

前面提過,演出中,我禁不住落淚多次。

 

這次環島,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花東一段。

 

蘇花公路氣勢磅礡,那一種險巇壯闊的美,確實懾人,但讓人不敢親近。

 

離開花蓮南下,我選擇台 11 線花東海岸公路,沿著海岸南下。看似很冒險的選擇,因為與花東縱谷相比,花東海岸近乎遺世獨立,沿線村落寥寥無幾。

 

但也是在這樣的地方,才能讓人體會什麼叫「真」。

 

哪裡看得到這麼幽靜湛藍的海?哪裡看得到這麼秀麗樸實的山塊?哪裡還有這樣樂天知命、毫無心機又與世無爭的人?

 

在東河的第二天,醒來後步出民宿,燦爛陽光下波光瀲灩的太平洋。

 

「Ibu,人家都說花蓮的土地會黏人,我覺得你們台東的土地也很會黏人ㄟ!」

 

結果那天我賴到快十點半,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東河村。

 

旅程後半,騎在早已過度開發的西部,兩相對比,即使後面幾天沒有下雨,還是覺得完全不能跟東海岸相比。

 

返回工作崗位後,紛至沓來的工作量、與客戶之間的角力戰爭,一直都沒變。

 

於是,開場沒十分鐘,歌手悠悠唱起原住民的歌謠,搭配影像裡東部純淨的山水,許多的感慨就這樣一湧而上。

 

我真的好想念花東海岸。那山、那海、那人。

 

驚詫於眼淚這麼快在一瞬間掉落,但一點也不意外。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老媽子-Gill (雅芳)
  • 考慮~老了咱們(跟我家老武)一起到花東long stay算了~
    不過我想最先後悔一定是你
    沒有兩廳的日子看你怎麼活?
    先考慮進去吧!!
  • 兩廳院的表演也沒有到那麼不可取代啦

    花東 Long Stay 現在列為有機會必定實行的項目(握拳)

    Robin 於 2010/03/12 14: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