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din Repin 三訪台灣,我是非常期待的。

 

他第一次來時,拉 Shostakovitch 的小提琴協奏曲,那是一次極其愉快的聆樂經驗,讓我認定他應該是青壯輩小提琴家中極有機會擠身大師地位的一位。

 

這次他要來拉 Brahms 的小提琴協奏曲,讓我更是萬分期待。這首曲子的巍峨壯麗,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荒島音樂之一。

 

上半場結束,他演奏完後,我想,對他的觀察期恐怕要拉長了。

 

說實在話,以這場音樂會來看,他的演奏並沒有說服我。儘管他整場演出拉得像放煙火,火花四冒,戲劇性十足,但是卻很「空」,這意思就是,感覺是「為表現而表現」的「用力過猛」,內在音樂的思考付之闕如,速度與音色的邏輯轉換太過突兀。他拉得滿身大汗淋漓,可是細節處理,老實說,很輕忽,不仔細。

 

這絕對不是 Brahms。

 

Brahms 的這首奏鳴曲,是一首不能為展技而展技的曲子,是考驗演奏者是否能取得大師地位的重要試金石。請記得 Brahms 永遠是內斂含蓄又執拗的硬石頭,總是在迂迴曲折的樂曲中溫吞的表現出他隱藏的熱情。太過表象化的演出只會暴露演奏者的不夠仔細。對我來說,真正能表現出這首曲子價值的,還是 David Oistrakh 1960 年與 Otto Klemperer 合作的錄音。

 

我當然知道不能以一次音樂會論英雄,我真的寧願相信 Repin 今天狀況不好,因為除了樂曲架構與詮釋走歪掉外,連基本音準都讓人提心吊膽,特別是第七把位以上的高音,一個比一個危險,偏偏 Brahms 在曲子裡埋了一大堆大跳音程地雷,我是很替他擔心的。更恐怖的是第一樂章進入最後 Cadenza 前的 Bridge 段落,一個強和弦上,他老兄竟然出現 E 弦大爆音,我完完全全被嚇了好大一跳!

 

反而是 NSO 在 Gunther Herbig 老爺爺的帶領下,演出超出我的預期,只要忘掉銅管必備的破音,下半場的 Brahms 第二號交響曲很是精彩,特別是弦樂,今天好像吃了大力丸,音質音色整個飽滿堅實又穩固,非常「大管」,聽起來非常過癮啊。Herbig 的架構做得非常漂亮穩固,第三樂章果然是德國指揮本色,間奏曲也不放過的「重」。我想 Herbig 這兩年排德奧曲目為主力還是對的,畢竟這是他畢生絕活。

 

下個月聽 NSO 就要聽到呂紹嘉了!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