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今年慶祝三十週年慶,要把「荷珠新配」重新搬上舞台,我可有點緊張。

 

「荷珠新配」是金士傑最膾炙人口的作品,可能也是學校劇場比賽最常被拿來搬演的一齣戲。有人曾經開玩笑,如果著作權法早個三十年開始實施,金士傑光因為這部劇本被搬演所能拿到的權利金,就夠他吃喝不盡了。原因很簡單:劇本笑點處處效果絕佳,對道具布景的要求又十足簡單(一桌二椅),把時空置於現代也節省許多找衣服的麻煩。學生們愛拿來演,是很自然的事情。

 

這齣從京戲「荷珠配」衍生變化而來的作品,借用京戲道具的極簡手段,以近似現代丑角劇場的方式,敘述六個各懷鬼胎者的算計,劇情極度爆笑,只要表演者完全放開來,所能達成的劇場效果是非常驚人的。「荷珠新配」一出,彷彿為台灣的現代舞台劇找出一條生路。戲劇研究者幾乎都把「荷珠新配」視作台灣舞台劇的重要分水嶺,自此以後,台灣就走出屬於自己的舞台劇格局。

 

首演的成員,包括編劇兼導演的金士傑、演出女主角「荷珠」的劉靜敏、「趙旺」的李國修、「老鴇」的李天柱,都是今日劇場界響噹噹的人物。據說這一次重演,這些人又要粉墨登場,話題性十足,難怪票口一開,銷售速度奇快,台北兩場演出,早早掛出「Sold out」的告示。

 

我不但看過「荷珠新配」的演出、高一時參與過「荷珠新配」的排練,甚至大二時還在「荷珠新配」的演出裡軋上一角(飾齊子孝)。我想,這應該可以解釋,為什麼「荷珠新配」最早的老大哥版本要重新上演,會讓我這樣的期待又緊張了。

 

因為這裡隱藏了我年輕時代狂放不羈的記憶啊!

 

我甚至很好奇,買了這場演出的觀眾,有多少是曾經參與過這齣戲演出的人?會不會演出時,我的左鄰右舍,還有我自己,動不動台詞就脫口而出了?

 

我還記得高一看排,演老鴇的男同學一直不夠風騷(這個角色是男扮女裝),我忍不住手癢,就下場「玩」了一段,導演學長馬上開玩笑要我直接上戲。

 

大二排練時,挑了齊子孝,給自己出了個大難題。儘管五十步笑百步,這個角色已經是裡面「比較正經」的角色,偏偏我就很難抓到這個角色的神髓。更「慘」的是,到了最後一幕,因為「人生太多變化」,正當其他角色以為一切底定時,齊子孝竟又說一句「唉,人生多變化」,導演,我親愛的卡門大師兄,安排其他角色喝酒喝到一半,一聽到齊子孝此話出口,酒要全部「噴」出口 -- 真的噴出口喔!我到這裡都會忍不住「笑場」,演出當天還差點「忍不住」,挖咧!差點被整慘。

 

「荷珠新配」不只是我年少輕狂的回憶,一定也是許多六年級生年少輕狂的回憶。

 

走筆至此,又想起高中話劇社那群朋友。Friday、小真、淑暖、素伶...你們現在過得好嗎?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