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為求新鮮感,還是勤勞一點,早點把完成的比賽寫完,省得拖太長,寫好了都沒啥力氣去看。

 

到底是「萬金油」還是「十萬金」?台北縣政府最後挑了聽起來比較沒那麼 KUSO 的「石萬金」,但在我們眼裡,還是習慣叫它「金石馬」。

 

金石,對我來說也是狀況很多的一個場地。2007 年在此第一次跑全馬,速度都還不錯,最後五公里卻被賞了個大型爆爆樂,儘管破了 PB,還是不滿意,特別是最後還在休息區加碼演出驚駭眾人的「全身發麻缺氧」大秀。

 

2008 年,更慘,32 公里開始掉速度,35 公里開始跑跑走走,一路拖死狗回到翡翠灣,成績爛得自己都受不了!

 

應該是一月中吧,獅子頭在一次天波班練習時提醒我:「當年你進來時,我跟象錄打賭你三年可以幹掉那棵樹,今年已經是第三年了,你要加把勁啊!」

 

我只得無奈的笑笑。幹掉老怪樹?今年?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

 

我只知道我現在的心態已經不是「幹掉誰」了。去年下半年的意外受傷後,一路半年下來,我發現我的心態開始慢慢轉變。我知道我不能,也不會再預設某一場比賽一定要跑得如何如何,這只會造成自己心理壓力過於沈重。嚴格說,2008 年的金石就是這樣敗掉的:明明狀況不好,還要一開始就全力跑,難怪後面會死得很難看。

 

那天我就是這麼回答獅子頭的:「我不會再去預設一場比賽要跑多少。反正就順順的跑,一開始慢慢來,身體完全熱開後再看狀況決定。」

 

不要罵我保守不長進。我覺得現在這個觀念對我比較重要。老怪樹曾經告誡過我,對一場比賽的得失心不能掛得太重。我卻一直到一年半後才多少了悟這句話。

 

所以,3 月 1 日當天,有跑友在王公橋前問我:你今天打算跑多少?我揮著手高喊「不要問我,我現在還不知道」(彼時剛過 17.5 公里左右吧!)時,我不是故布疑陣,我真的在那時都還不知道我可以跑多少。

 

站在 2009 年石萬金的起跑點,我知道我這次的心態已經跟前兩次都全然不同了。

 

起跑後,我真的用相對保守的速度緩慢前進。這一招,從桃園馬開始用到現在,屢試不爽,除了曾文馬是「故意搞自爆」外,桃園與白河兩場的成績都讓我很滿意。

 

北海岸的冬天,除了強風,還有陣雨,習慣了,2007 年也是這樣的天氣,而且雨勢還比今天大呢!

 

過五公里,25 分鐘出頭,完全在算計之內。

 

也許是身體開始發熱,速度開始有些許上升,但我第一次被自己的「定力」嚇到:只要稍微有一點點加速過頭,馬上心中就會有聲音浮上來:「減速吧~減速吧~來路方長」。

 

過半馬折返點沒多久,前行一公里,看到了一個久違跑道的身影:我們親愛的達老大!

 

自此,前半程開始與達老大併行。為了排遣一路上的寂寞,就一路與達老大東聊西扯。這應該是第一次與達老大並跑這麼長的一段距離吧。有意思的是,都說要再慢一點,結果速度都沒變,都在 24 分 20 秒到 24 分 40 秒間遊走。兩人答嘴股得樂不可支,就這麼一路不知不覺的通過草里漁港,跑上王公橋,進入石門市中心。

 

過石門折返點,進入後半程,每年在此都會出現一道無解考古題:逆風,頂上的帽子還一度被吹跑,害我多浪費時間精力回頭追帽子!

 

再上王公橋前,有感覺達老大似乎有點落後了,不過我速度也沒有加快,也許一下子達老大就會追上來了吧!

 

哪知達老大沒有再追上來,後半段變成我自己跟自己的腳步與身體對話。知道 25 公里前與逆風搏鬥有點「傷本」,30 公里這段有稍微減一點速度。這是王源鋐的親身經驗傳授:中間偶而慢一下沒關係,調一下身體,不是件壞事。

 

過 30 公里後,我開始設下幾個重要的「觀察點」。

 

第一個觀察點是中角海濱。這裡離終點只剩下 10 公里不到,在此我進行第一次的身體狀況檢查,嗯,一切都還不錯,雖然開始有一點點累的感覺。

 

第二個觀察點是金山外環道上 35 公里左右的補給站,過陽金公路路口後,因為這裡是 2008 年大爆胎的起點,2007 年在此也開始有很累的感覺。感覺還是不錯,我開始有一點信心了。特別是,今年在這最後一段路的補給比去年進步太多,回到 2007 年以前的水準,好,這樣我就有把握了。

 

第三個觀察點,加投路口沒多遠,過 37.5 公里的上坡。這一段我早就準備要嚴陣以待。2008 年在此開始爆胎。咦,有意思了,今天到這裡都還很有油料,有機會喔~

 

本來第四個觀察點就是萬里隧道那兩個鼻孔前的 40 公里補給站,但我一直以為爬過 38 公里前的大爬坡後應該就沒有上坡了。答案是,錯錯錯錯錯!還是有,兩個小丘。真的是硬著頭皮死命通過這幾個小麻煩,才來到最後的觀察點。

 

我的心理壓力到最後這兩公里才出現,因為我發現,身體還有力,應該還有機會挑戰白河的 327 記錄。我可不想真的又跑個 327,還得回家抓證書比秒數,但不知道是不是隧道的壓迫感,我一進去,還是稍微放慢了一點,到那一條直線開始轉彎時,我才真正開始大加速,這時就開始有不妙的感覺了:我可不想真的回去比秒數啊!

 

衝出隧道,死命往前衝,就看到計時鐘已經進入 327,不行,還是得加速...3:27:25 進站!

 

不過,進了終點,那個心理壓力放下了,有沒有過白河的問題,也放下了。我知道我意外跑出一場配速非常漂亮的比賽,而且跑完後身體並沒有 2007 年那種極度疲累的感覺。無論是否打破白河的記錄,那都不重要了。

 

唯一不好意思的就是達老大了。看到達老大事後一直把我拖到油鍋裡又煎又炸的,真是不好意思啊!老大!我真的沒想到你後來會追不上來。以老大的企圖心與實力,小的我只是不小心贏了你一次而已,下次應該就只能吃老大的灰了吧~

 

不管如何,還是要說:阿達老大,歡迎你回到馬拉松的跑道!

 

 

 

大會公告時間:3:27:25

手錶自計時間:3:27:25

分段時間:

5K           25:18    0:25:18

10K         24:16    0:49:34

15K         24:38    1:14:13

20K         24:40    1:38:53

25K         24:31    2:03:24

30K         25:26    2:28:51

35K         24:01    2:52:52

40K         24:31    3:17:24

42.195K  10:01    3:27:25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