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 我真的是說「如果」-- 星座學是毋庸置疑的正確,那麼希臘神話中的剛烈女 Medea 絕對是敢愛敢恨、手段絕對的天蠍座。

 

在所有神話女性中,個性最為剛烈,手段最為絕對的悲劇人物,非 Medea 莫屬了。在愛神的作弄下,她愛上前來奪取金羊毛的傑森,甚至為了他不惜欺騙自己的國王父親、將自己的親哥哥分屍,然後隨傑森回到柯林斯。哪知這傑森後來竟然愛上柯林斯國王的女兒,全然背棄了 Medea 與他們的兩個小孩!

 

盛怒的 Medea 竟然想出最決絕的手段。她先是與打算立即驅逐她的柯林斯國王虛與委蛇,讓柯林斯國王答應給她一天的寬限時間,接著她又假裝與傑森講和,央求傑森帶著兩個小孩向公主獻上一頂金冠與皇袍。這絕美的金冠與皇袍中卻塗上 Medea 特別準備的祖傳劇毒,一旦沾染就必死無疑。接著,雅典王允諾庇護她,這等於是為她的計策拼上最後一塊拼圖,因為她後路也鋪好了!

 

只是,Medea 整個計策的最後一手,為了要讓傑森承受永遠的痛苦,她竟然決定殺死兩個親生骨肉!

 

Medea 的計畫完全實現了。可憐的柯林斯公主當場慘死(而且死狀甚慘),前來營救的柯林斯國王也因為碰到了袍子,與女兒同赴黃泉。Medea 最後也真的殺了兩個孩子,在傑森的詈罵與痛苦中,她坐上戰車逃離柯林斯。

 

Euripides 這齣劇本可能是當時雅典城邦中最為離經叛道的劇本,除了弒殺親身骨肉的情節令人不寒而慄外,以女性觀點為主,男性全部淪為配角的戲劇結構也是希臘悲劇中僅見。這部戲在當時的劇本大賽中完全不被接受,似乎並不令人意外。

 

Euripides 的劇本在當時確實可能前衛得過了頭,但歷史還給了 Euripides 公道。現在,無人再敢輕視這部劇本,甚至有些高舉女性主義大纛的讀者將其視為希臘悲劇中最偉大的劇本。確實,這部戲以女性的角度與觀點,對婚姻、愛情的傳統觀念所提出嚴厲的質疑,甚至在今天的劇場界也是少見。

 

我個人很喜歡這個劇本,其中一個原因是國內目前最容易找到的中譯本,是由我大一西洋文學概論的指導教授曾珍珍老師所翻譯的。我一直很懷念曾教授,當年她讓我對希臘神話產生無比的興趣,絕大部分的神話原典都印象深刻,甚至到大二時還跑去選修曾教授開的一門「神話與文學」選修課。

 

當代傳奇劇場在 1993 年以這齣 Medea 為本,改編為國劇版的「樓蘭女」,參加當時的「台北國際劇場節」,那時我才高三,並沒有欣賞到這部戲。沒想到竟然要相隔 15 年後,當代傳奇劇場才再次將這部戲搬上國家劇院的舞台。

 

我是 2004 年底的「暴風雨」時才開始看當代傳奇的戲,看得也不多,除了「暴風雨」,就是去年十月時看了當代傳奇最馳名的「慾望城國」(改編莎翁的「馬克白」)。說實在話,我對「暴風雨」失望許多,「慾望城國」則僅覺得「還不錯」,還沒有到讓我真的心悅誠服的地步。

 

但這部「樓蘭女」,可真的結結實實把我嚇了好大一跳!可以這麼說:好得超出我的預期!

 

將西方經典改編為京劇形式本來就不容易,我之所以對「暴風雨」失望,對「慾望城國」有點意見,就是覺得改得有點不倫不類,不像莎士比亞的劇本本身那樣直指人心。劇本長度不得已為之的大幅濃縮恐怕是最大元兇,畢竟當你要砍掉將近一半的劇情時,很多戲肉可能就會這樣跟著被割掉。但「樓蘭女」沒有這種問題:原著並不是相當長的劇本,而且結構很簡單,故事只有一條線,不像莎士比亞的戲有多條線並存。

 

此外,這改編另一個讓人激賞的地方是,真的承襲了 Euripides 的前衛精神。這部戲雖然也有京劇式的念白、唱腔,但中間竟然穿插許多話劇式的對話,不吊嗓子、不揚音域,形式變得無比自由 -- 這就是了!我就是希望看到這樣的前衛京劇,一切都對了!

 

這部戲完全以女主角為中心,吳興國飾演的負心漢頡生,戲份跟個配角差不多。因此,這個舞台的成功與否,全看樓蘭女的表現。

 

魏海敏,真的不愧是目前國內京劇界的第一女伶!除了開頭約十分鐘外,整整一百分鐘站在舞台上,體力過人,更可怕的是字字句句拳拳到肉。她的哀嘆、她的憤怒、她的掙扎,全然就是這個剛烈樓蘭女的化身!難能可貴的是,演出的穿透力毫不浮泛,她非常紮實的撐起整個舞台!

 

我最激賞的,是她在最後一幕弒子前拉著孩子的掙扎。原著劇本中輕描淡寫帶過的部份,林秀偉的改編、魏海敏的演出,完完全全補上了這個部份。她的骨肉啊!她最牽掛不下的不就是這兩個小孩?但她為了報復頡生帶給她的無比痛苦,又執意要殺死孩子。歌隊與巫師在後面的威脅(弒子之罪,如何寬宥之),與米蒂亞向天的狂吼(當我遭受背叛、遭受痛苦時,你們這些神佛,號稱公斷人世因果者,又幫了我甚麼),戲劇張力在此達到最高潮!這一段,我看得完全坐不住,完全震懾於舞台投射出來,令人戰慄的氛圍 -- 米蒂亞等於已經質疑了信仰的存在,人世間對她幾乎已經一無可依、一無可信,處於風暴中心的她,如今能做的,似乎真的就是讓頡生不得不被捲進這樣的狂渦之中!

 

於是當最後一幕,米蒂亞嘲笑頡生時,那樣的念白與聲調,讓人沒來由的打起冷顫 -- 親手弒子的米蒂亞已然失了魂魄,成了名符其實的復仇女神!

 

今天晚上舞台的成功,米蒂亞絕對要記上大功!魏海敏小姐真的太厲害了!

 

開始期待,明年二月底,魏海敏與國際知名的劇場大師 Robert Willson 合作的 120 分鐘單人舞台劇,改編自 Virginia Woolf 名著「Orlando」的「歐蘭朵」!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