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太久沒跑半馬,幾乎忘記跑半馬的感覺是什麼。

 

宜蘭馬捨全馬報半馬,原因很簡單:上有白河下跑曾文,宜蘭加進來會變成三連馬。個人對連馬一向戒慎恐懼,兩連馬是最大限度,不敢嘗試三連馬,於是乎,乾脆這場報半馬「當團練」。

 

上一次跑半馬是什麼時候?去年十一月初的貓空路跑賽,那一場比賽也是我半馬成績最好的一場(1:31:25),但這場成績我一直持保留態度,因為里程有少(起碼少五百),因此,我心中的半馬 PB 還是去年九月底在基隆暖暖跑出來的 1:34。

 

跑前兩天在電腦上猛按小算盤計算時間,因為實在太久沒玩半馬,配速表都不知道丟到哪去了。以下半年狀況不明的不確定情況,我得先立下幾個標竿:跑不進 100 分鐘,直接跳蘭陽溪「謝罪」;100 到 95 分鐘,躲到廁所偷哭;95 到 93 分,及格;93 到 90,不錯;跑進 90 分,準備開香檳慶祝了。

 

只是沒想到按按小算盤換算後,心裡還真的涼了半截:不會要跳蘭陽溪或躲到廁所偷哭吧(原來場地選在運動公園還真有意義:跑壞了,蘭陽溪就在兩公里外)!如果要跑進及格低標 95 分,那配速會是每四百公尺 108 秒啊!

 

那只好看自己能ㄍ一ㄥ到什麼程度了。

 

開跑時,我「破天荒」緊盯占夫大哥,因為我的如意算盤是這麼打的:以占夫大哥全馬三小時整來看,半馬就是一小時半,90 分鐘,搞不好跟一跟,習慣那個速度,會有意外的結果。

 

算盤打再精,沒那個肚子,還是別吃那種瀉藥。跟到大約四公里,就被占夫大哥甩了!

 

更討厭的是溪州路一路逆風,要維持至少的基本速度,就得多用力氣。當我看到「第二目標」老怪樹也漸行漸遠時,還真的快哭出來了!

 

沿路沒有里程牌,也不知道速度到底到哪裡,全程其實是非常緊張的,特別是被老怪樹甩掉後,我還真懷疑速度是不是掉到每四百公尺 115 秒去了。

 

賽前就預料到風恐怕不小,沒想到今天還吹得更變本加厲,溪州路一路逆風前進,葫蘆堵大橋上更是狂風大作,這時,身形單薄就成了麻煩 -- 不過,放心,我絕對不會為了對抗側風就故意吃胖的。 XD

 

折返回來後的心理負擔是另一種。大略計算先折返的半程跑者,看起來前面跑得還 OK,折返時用掉 46 分左右。問題這時出現了:就像 MIZUNO 接力那天一樣,要如何極力維持「不被砍」狀態,又能順便伺機而動的追人呢?

 

真難啊,只好跑一步算一步了。

 

真難,總覺得回程速度沒辦法再ㄍ一ㄥ得更快了,只能用一種速度,更「氣人」的是,原以為回到溪州路後可以藉助逆風,少費點力氣前進,結果是根本沒有風吹的感覺。老天還真會開玩笑 @@

 

很鴕鳥的不敢去算被幾個人從後面砍一刀,應該至少六個,受傷算滿慘重的,因為我只趕過大概四個。最後三公里還真的有點快ㄍ一ㄥ不住了,只好跟自己打心理戰:最後三公里爆?那不就重溫你入會前的半馬惡夢,都爆在 17、18 公里處?要是爆在這裡,後果可能輕則得躲到廁所偷哭,嚴重的話真的就要跳蘭陽溪了!

 

天啊!說什麼都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硬撐回到體育場,恐嚇自己還是有點用處,不但不用跳蘭陽溪、也不用躲到廁所哭了。1:31:23,是讓我自己跌破眼鏡的成績,還比上次里程不足的貓空快 2 秒,而且回程竟然是比去程快,回程約 45 分,少用 1 分鐘 -- 啊去程我跟著一堆高手跑是在幹嘛啊?我在打混嗎?

 

看來我今天的速度感真的出現嚴重誤差,一直以為後半程比較慢的。

 

看看手上的總名次,48,嗯,那大概就如同賽前想的,不會拿到分組名次了,感覺上半馬的名次應該是年紀輕的會快一點。沒想到,ㄟ,還真有,扣掉總名次三個人,竟然可以擠到第四~ 太意外啦!

 

晚上又開始按計算機實際換算,哇,有這麼快啦,每四百公尺大約 105 秒!天知道我最近週三 Tempo 班用 100 衝 12 圈都幾乎受不了了!

 

不但不用跳到蘭陽溪,還能虛榮一下的拿個獎座回家,知足了~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顧
  • 不知道羅賓跑半程不然就去跟你了.
    折返喊"羅賓居然跑半程"的人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