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阿達老大的留言板玩耍了一下,收到阿達老大的回應,「來函照登」:

邱姐發生的意外,給了我很多的省思,對一個凡人而言,有夢真的最美嗎?有命才是最美吧!

完成十八天橫跨法國一千多公里的超馬挑戰,對跑者而言或是一個超級美夢,但完成過後呢,是不是還要繼續去追求更誇張、更不可思議的「超級幻夢」呢?跑道是永無止境,但夢想、美夢、幻夢難道就值得無限上綱,對現在的我而言,與其去追求看不到底的數字,倒不如好好珍惜按部就班築起的小小王國,一枝草一點露,時時懷抱知足與感思,生命才會更加美好。長跑的哲學,是用心用腳去領會,再多虛華的成就都將是過往雲煙,無論將來跑快跑慢跑長跑短,我都不能遺忘自己一腳踩進這個領域的初衷,唯有如此,我也才能在生命結束那一天,無憾地退下跑道,在此也祝福所有愛跑者,都能如願跑向照亮自己生命的陽光。


不愧是達老大,這段反省寫得真的很讚,心有戚戚焉。

我還記得教會在傳福音時,都會抓住這一點,問我們:你到底在追求什麼?跑得更快?跑得更久?到達那個地步以後,萬一上不去了,跑不長了,耐不久了,你會怎麼辦?

這不能說是「傳福音的技巧」,因為真的有很多人有這樣的類似狀況,不見得是跑步,也許是事業,也許是家庭,也許是兒女,也許是...

兩年前剛踏進馬界,一度我也曾經擔心過這些問題,但最近的兩件事,給了我再次思考的機會。

一就是邱姐的意外。其實我自己心中也一再替邱姐感到惋惜:如果不要這麼堅持,是不是這件事就不會發生了?然後我問我自己:換成是我自己,我會堅持嗎?比方說,我為了跑進一個自己企求的時間,不管身體狀況如何,就是硬撐?或是只剩幾公里就可以完成一場比賽,我會不會硬撐?

忘了是獅子頭、老怪樹還是三財大哥提醒我的:「路永遠在那裡,不會跑掉,這次跑不完,還有下一次,有時不要那麼鐵齒。」時間點,好像就是 2006 年的新竹風城馬與日月潭馬,這一段時間。

我曾經忘掉這個提醒,那是在今年的大甲,因為補給太差,最後兩個補給站什麼都沒有,我血糖過低,41 公里處一度倒在紐澤西護欄上,久久起不了身,回神後固執拒絕登上救護車的要求,慢慢踱進一公里外的終點。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如果這最後一公里又發生什麼意外,會不會演變成遺憾終身的決定?

另一是自己最近遇到的瓶頸。

今年真的遇到了瓶頸,六月到八月這段期間,怎麼跑,Tempo 就是跑不出來,跟去年完全不一樣。去年的進步很明顯,身體狀況也好很多。

今年不但調整不過來就算了,兩週前因為桶后林道的水泥路,造成我右腿膝蓋韌帶受傷,已經「接近大休」了兩週,本來這兩天的北宜與柑園橋要開始慢慢把里程與速度恢復,沒想到碰上個怪颱,讓我計畫大亂。眼看下半季第一場馬拉松已經越來越近,我的狀況卻因為養傷加颱風而無法進行調整。

我越來越不安,總覺得「怎麼會這樣」?

我才突然想到這件事情:如果你沒辦法追成績時,你要用什麼心態自處?用什麼心態參加比賽?就不跑了嗎?甚至「退出跑道」嗎?

達老大說出一個重點:當初踏上跑道的初衷到底是什麼?

真的是為了追逐成績嗎?

想都不用想,搖頭。

就像邱姐,16 年前開始跑步時,應該也不是計畫「成為台灣女子超馬界的天后」吧!

於是我告訴自己:追成績不急於一時,狀況差就給它狀況差吧,跑慢一點又沒關係,人家阿達老大百馬前的最後十幾場,好多場的成績都跑得零零落落的,人家還是跑得很享受啊!

重點還是:你能不能 Enjoy 在每場比賽裡。你不能忘了當初跑馬的真正理由。

如果真的希望跑得更好,既然也知道這是急不得的事情,那還不如就不要想那麼多,維持個基本水平就可以了。至於追成績,有機會就追,沒有機會,那也沒關係。業餘跑者當初開始跑馬時,要的也不是這個。

或許知道自己 care 的是什麼吧,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我打定主意「逢超不跑」,連 50 公里的比賽都沒碰過,遑論 88 公里、100 公里、12 小時、24 小時等等這些考驗跑者耐力極限的超馬賽。(至於那個「距離最短的百馬」,應該算是「附帶價值」吧~)

總之,享受每一次 42.195 公里的試煉。至於其他,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