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在山裡跑,要是碰到上下坡的水泥路,還是保守一點好。



為什麼這麼說?



桶后林道不是有大概四公里多的水泥路?而且還是上上下下的。週日跑回來膝蓋已有些許不適,未料第二天全面爆發,右腳膝蓋下方疼痛不已。怪的是,還可以走,只是會痛。



翻翻書,開始懷疑是不是膝蓋韌帶受傷。



忍了三天,這樣下去不行,該花的錢還是要花,再跑一趟江夏吧。



黃師父大概看我看得太多次,差一點又往腳踝壓,趕忙告訴他,這次是膝蓋。



這會,黃師父一派輕鬆,「還好,骨頭有點跑掉,韌帶一點小傷,不打緊,喬回去休幾天就可以了。」



有點嘔。人家都說跑步傷膝蓋,這次這種類似的傷,以前打排球時簡直是家常便飯,反而在我開始練跑後,都沒有再發生過。沒想到桶后林道的水泥路害我破功。



我本來打的最壞算盤是要休兩週,關刀山是甭跑了,只能散散步,以為連下週的桃園煉油廠都得放棄,甚至北宜團練可能都不能跑了 -- 結果還好,黃師父說休息一週就可以了。



不幸中的大幸。



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年輕時的我,叫我休息多久,我就會休息多久,沒本錢逞強的。



不過,煉油廠恐怕還是不能施展全力,我可不想跑完一場比賽又得進廠大修。能跑已經要偷笑了。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