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身體不能承受過多的「鈉」,所以飲食上,專家醫師們總是苦口婆心勸導大家別吃得那麼「重鹹」。問題是,大家重鹹就是吃得這麼多,一下子要吃得淡一點,很多人受不了。



重鹹會上癮。



但如果是咱們永慢的團練路線,多吃點重鹹,反而是好事一樁。雖然感覺要「跑得重鹹」,大家總是躊躇猶疑再三,一旦端出蹄膀臘肉般的路線,硬著頭皮吃下去,一下邊罵廚師變態,一下還歪頭想自己怎麼吞下去的。



奇的是,感覺不排這種重鹹路線,大家反而還覺得不過癮。



以前,只有陳阿謙的團練路線會被大家罵變態。疑,怎麼最近我的路線好像也開始漸漸被唸「變態」了?



一趟東湖團練,只不過多了條 329 巷超級大陡坡,就被唸得半死。看官哪,我可是還有「密道」,可以把距離再拉長至少 5 公里,一樣最後要上大陡坡,那才叫變態。



今天帶幾個人繞陽明山一大圈,挑了一條從東昇路走捷徑直上竹子湖的小路,因為前 1.5 公里都是整死人的,比 329 巷還要陡的 Super Slope,再度引來「撻伐」;最後從泉源路龍鳳谷附近突然轉十八份產業道路,又是 400 公尺左右的陡上坡,旁邊我最尊敬、崇拜、誓死效忠的老怪樹又在碎碎念「變態變態」。



獅子頭回來也在罵變態,理由倒不是我挑了一兩段大陡坡,而是「你是要秀你路很熟嗎?怎麼左拐右彎的?」(我盡量挑沒車小路,因為陽明山叫得出名字的大路車子都太多了)



我心裡想,哇咧,下下週陳阿謙的汐止大尖山,好不容易從鹿窟跑 8 公里汐碇路到山腳下,還得跑水源路突上海拔 500 公尺,那才叫真正變態吧?



還有人在猜我八月十號排出來的五指山環山路團練,一定也很變態。嗯,怎麼說呢?我覺得和東湖團練相比,東湖比較變態耶~  反正,跑了就知道,所有人目前只有我自己心裡有數該怎麼跑,我現在在猶豫的只有一件事情:到底是要順時鐘跑呢,還是逆時鐘?



個人覺得,逆時鐘跑比較變態!



我突然想起獅子頭說的:現在放暑假,不趕快吃點重鹹的,等比賽一多,肌耐力沒維持住,很快就會反映在成績上。



各位,跑步的重鹹吃多了是好事啊啊啊~~~



至於貓小姐與大熊說的,永慢是「變態社團」,Well,我個人覺得卻之不恭,還滿符合我們的調性的,反正只要有陳阿謙在,這種變態特色大概會永遠存在。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