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真是疏懶得可怕....



一直說要把這次演出的曲目介紹一下,一下又拖了好久,這週六就要「粉墨登場」了耶~



先把第一首「船歌」的實況演出版列出來,讓大家欣賞一下。這是英國 Coven Garden 1984 年的實況錄影,John Schlesinger 執導,今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指揮 Georges Pretre 指揮,演唱男主角的是 Placido Domingo(在這段錄影的最後會出現,但這首曲子沒有他的份)。這裡的兩位女歌手,躺在床上穿著大紅袍的是第二幕的女主角 Giulietta,希臘籍次女高音 Agnes Baltsa,身著男子樣衣服的則是主角 Hoffman 的友人 Nicolaus(女扮男裝角色),英國次女高音 Claire Powell 。



http://tw.youtube.com/watch?v=EwG9MaL_2u0



上週六下午與我的鋼琴伴奏合了一陣,這一練還真印證了我的擔心。舒伯特的「魔王」果然是藝術歌曲中伴奏最困難的一首,要求 152 的速度下,要連續彈 4 分鐘左右的急速三連音,真的不是人彈的!我的伴奏以為是 120 的速度,很有信心的告訴我沒問題,沒想到他前奏一下我就知道不行了。



為什麼要 152 的速度?那是因為這首「魔王」的伴奏,必須營造出馬蹄狂奔的緊張感,伴奏一不對,無論歌手多用力營造出那種戲劇性,效果都會嚴重打折。問題是,在鋼琴上彈這麼快的顫音,非常困難,更何況三連音的和弦還不斷變化。這是德文藝術歌曲中伴奏的「戲劇擬真效果」最傑出、又不落俗套的經典。



當然,歌手的考驗更大。在一首 4 分鐘的曲子中,要連續扮演敘事者、父親、小孩、魔王四種角色,音色表情統統不同,是一次令歌手又愛又怕的考驗。敘事者一開始以中音域道出故事背景,父親的音域寫在相對較低的位置,小孩與魔王都在高音域,但表情全然不同。魔王的旋律線是扭曲而陰險的,孩子恐懼的層次則藉由連續三次,每次都高半音的哭喊中淋漓盡致的表達出來。



舒伯特以他驚人的天才,花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就飛快的將歌德這首敘事詩譜寫完畢。這是舒伯特旁人難及的天賦。



原文歌詞如下:



Wer reitet so spät durch Nacht und Wind? 誰在深夜頂著風,騎馬奔馳?

Es ist der Vater mit seinem Kind; 那是一位父親,帶著他的孩子:

Er hat den Knaben wohl in dem Arm, 他把孩子摟在懷裡,

Er faßt ihn sicher, er hält ihn warm. 抱緊他,讓他暖和。


"Mein Sohn, was birgst du so bang dein Gesicht?" 「孩子,你為什麼這麼害怕,要把臉藏起來?」

"Siehst, Vater, du den Erlkönig nicht? 「爸爸,您沒看見那個魔王嗎?

Den Erlenkönig mit Kron und Schweif?" 他戴著皇冠,身著長袍。」

"Mein Sohn, es ist ein Nebelstreif." 「孩子,那只是一道白霧。」


"Du liebes Kind, komm, geh mit mir! 「親愛的孩子,來,跟我走!

Gar schöne Spiele spiel' ich mit dir; 我要和你玩有趣的遊戲;

Manch' bunte Blumen sind an dem Strand, 河岸邊開滿花朵,

Meine Mutter hat manch gülden Gewand." 我的母親有很多金色的衣裳。」


"Mein Vater, mein Vater, und hörest du nicht, 「爸爸!爸爸!您沒聽見嗎?

Was Erlenkönig mir leise verspricht?" 沒聽見魔王在跟我說話嗎?」

"Sei ruhig, bleib ruhig, mein Kind; 「孩子,別作聲;

In dürren Blättern säuselt der Wind." 那不過是風吹枯葉的聲音。」


"Willst, feiner Knabe, du mit mir gehn? 「美麗的孩子,你要跟我走嗎?

Meine Töchter sollen dich warten schön; 我的女兒們會細心照顧你;

Meine Töchter führen den nächtlichen Reihn, 她們夜夜起舞,

Und wiegen und tanzen und singen dich ein." 為你唱歌、為你跳舞,陪你入眠。」


"Mein Vater, mein Vater, und siehst du nicht dort 「爸爸!爸爸!您沒看見

Erlkönigs Töchter am düstern Ort?" 暗處那些魔王的女兒嗎?」

"Mein Sohn, mein Sohn, ich seh es genau: 「孩子,我的孩子,我看得很清楚,

Es scheinen die alten Weiden so grau." 那是棵閃著灰光的老柳樹。」


"Ich liebe dich, mich reizt deine schöne Gestalt; 「我真愛你,你美麗的身形吸引了我;

Und bist du nicht willig, so brauch ich Gewalt." 你要是不乖乖跟我走,我可要使用暴力囉!」

"Mein Vater, mein Vater, jetzt faßt er mich an!  「爸爸!爸爸!他現在抓住我了!

Erlkönig hat mir ein Leids getan!" 他抓得我好痛!好難受!」


Dem Vater grauset's, er reitet geschwind, 父親一陣顫慄,快馬加鞭,

Er hält in Armen das ächzende Kind, 緊抱著懷裡呻吟的孩子。

Erreicht den Hof mit Müh' und Not; 可是當他千辛萬苦回到家時,

In seinen Armen das Kind war tot. 懷中的孩子卻已死亡!



再多的文字都無法描述這首曲子驚人的戲劇張力,咱們直接聽歌,由「德國藝術歌曲之王」男中音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演唱,搭配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鋼琴伴奏家 Gerald Moore 的電視節目錄影。一開始鏡頭對準 Moore 飛快的手指,您就知道鋼琴伴奏困難所在了。



http://tw.youtube.com/watch?v=P5B6nysheec


曾有人把舒伯特的藝術歌曲改寫成管弦樂伴奏版,個人以為畫蛇添足,因為管弦樂伴奏一下,德文藝術歌曲中特有的精緻感就會大大走樣。唯一讓我不會有這種感覺的,只有一首,就是「魔王」。弦樂器拉起顫音,確實比鋼琴輕鬆太多。改編成管弦樂版後,戲劇張力更強更大,至於是否流於表面,就看每個人的解讀觀點了。



這是由即將於今年 12 月訪台的次女高音 Anne Sofie von Otter 演唱,Claudio Abbado 指揮歐洲室內樂團的現場演出。



http://tw.youtube.com/watch?v=VdhRYMY6IEc&feature=related



我的鋼琴伴奏,很明顯不可能在一週內飛快練成「黑白鍵草上飛」的功夫,於是,我當場決定換歌,還好備胎統統還在,所以要換不難,更何況都是伴奏很簡單的名曲:An Die Musik「音樂頌」、Heidenroeslein「野玫瑰」,加一首 R. Strauss 絕美的 Morgen「明日」當 Encore Piece。當然,原先名單裡的 Standchen 沒有問題,因此我繼續保留。



只是我還是覺得有點小可惜,戲劇張力與效果這麼好的一首歌,沒能拿出來唱,終歸是種遺憾吧!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