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跑過這麼熱的馬拉松賽。



完全被氣象局的預報欺騙,原先勞動節就該出現的鋒面硬是留戀著福建丘陵,打死不肯多往東南方走幾步路,於是,處在鋒面前緣的台灣,天清氣朗,溫度直線上昇。



不是沒出現過太陽超大、溫度又超高的馬拉松,可是那幾場通通被我躲掉:2006 年的第二場假日馬拉松、2006、2007 與今年的高灘地、連續三年的萬統、去年的中寮、去年的第三場假日馬拉松。去年的泰雅雖然也熱到翻過來,但因為還有不少可以遮蔭的地方,感受就不會這麼「刻骨銘心」。



下了遊覽車,看著東方發白的天空,眉頭微微一皺:免不了要烤肉了。



這是一場少見的熱情賽事。



跑友自己出來辦比賽、跑友自己認養補給站、跑友自己擔任工作人員,優點就是這麼明顯。不會有裁判對你大小聲,不會有工作人員問你「是從市民大道來的還是南港來的,南港來的才可以噴噴劑」。結合梧棲鎮民的點子令人叫絕,40 公里補給站的梧棲鎮民,看起來就是一位比一位可愛。否則,這一段近乎看不到終點的漫漫直線,跑起來會更辛苦。



在李局長領軍、台中地區跑步社團熱情支援下,不讓太陽專美於前,散發出來的熱力,讓人動容、感謝。



-----------------------------------------------------------------------------------------



嘴巴上說不期待這場的成績會有多好,其實還是有些許「妄想」,總希望慘不忍睹的上半年能有個「還可以看」的收尾。



當然,近況自己最清楚,經過聯電馬的打擊,我很快明白得把目標訂得更務實點。我承認,從聯電馬到台中港馬,這幾個禮拜,我確實「跑得很多」。但,練習是一回事,真正拿到比賽場上,又是另一回事。目標還是別不實際的亂訂。槍響後,我全力守住一公里 5 分鐘的配速,不准自己越雷池一步,儘管真的一開始好多人在我前面晃來晃去。



台中港好大,大得看不到邊際,港區內的主要幹道也實在大得誇張,活脫脫就是梧棲鎮的翻版。天下雜誌的「319 鄉向前行」提到梧棲鎮,開頭就這麼寫著:



站在梧棲街頭,很難叫人相信,這裡只是個五萬人的小鎮。



路太大了!街道太直了!六線道、八線道縱橫交錯,街道都是棋盤式,整齊的一幢幢高樓國宅間,不時夾雜著大片空地。
 



跑在平直寬闊的道路上,仔細審視自己的腳步與呼吸,謹慎的一公里一公里推進。我的目標其實也很簡單:不准重演 25 公里就提早爆胎的誇張 Satire,340 前要進終點。除此以外,別無所求。



我的陽謀一直進行得很順利,在半程之前,真的抓得很準。只是,對不起李局長用心規劃的路線,我實在有點忘記我跑了哪些地方,看到些什麼東西,也許是因為港區裡的建築物都大同小異。自己服役時就在左營軍區,由於帶學生上課的關係(我在學校單位任輔導長,有時得帶著士官班的學生出外上課),整個左營軍港都走過,對於港區的配置與景物,多少都有點印象(當然還是有不同之處,軍港裡都是軍事設施,商港則是一個個的貨櫃、貨輪)。



或許是因為如此,前半程的景物對我來說,是比較不吸引我的。也好,可以好好專心抓自己的配速,順便一併「嗑」掉一開始跑太快的熟朋友。



20 公里左右,進入梧棲漁港,這個全台灣最大的漁港,終於有點不一樣的東西了,只是,這段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地上滿布的沙子,而是 21~23.5 公里,北防波堤部分的路段。受到海浪經年累月的拍打衝擊,水泥地上裂痕處處,大有野柳海蝕平台的樣貌。到了這裡,速度免不了要變慢,眼睛還得不住的盯著地板看,隨時注意下一步落腳之處。在這裡扭到腳,就划不來了。



好不容易折返跑出這段「海蝕平台」後,這段路的「後座力」馬上顯現:我的兩腿都硬掉了。本來這一段的配速就已經大亂,現在兩腿有狀況,明顯不能再回到一公里 5 分鐘的配速,只能力求不要掉得太多。



對我來說,這場比賽有兩段路是很痛苦的。第一段是 26 ~ 27.5 公里的補給站這一段。人已經被太陽烤了好一段時間,偏偏這一段沒有什麼風,還要經過一段被刨開的路面,看著好不容易追上的鴻龍背影又漸漸遠去,真的是有點小小洩氣。



還好 27.5 公里有冰水可以沖涼,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東西:黑糖。



黑糖有什麼了不起?哈,這次這個黑糖不一樣,這是「薄荷口味黑糖」,對我的身體狀況來說,只能用「及時雨」三個字來形容它的重要性。因為,到此時,很多熱氣是從胃裡面「蒸發」出來的,這塊薄荷黑糖下肚,乖乖,肚子裡一陣涼,力氣回來不少。請問這哪裡買的?真好!



更讚的是,28 公里,進入防風林,終於有樹蔭了,體表溫度瞬間也下降不少,速度終於開始慢慢「回魂」。到高美自行車道,速度回復將近八成。



到這裡,我已經「有點滿意」了,因為至少先達成「不准 25 公里就爆胎」的第一目標。



拿了最後一個信物往回跑,又左彎右拐的,再次進入另一條防風林道,真好,有遮蔭與涼風,總比沒有好。34.5 公里到 37 公里這一段防風林道路太重要,讓大家在生理與心理都最受煎熬的地方,送上這一段,會讓人對最後一段路更有信心。



只是,我發現,更痛苦的是最後一段路,38~41 公里,又長又直又寬的一條路,彷彿看不到終點,又得直接接受太陽的洗禮,這要命的三公里,我的速度真的掉得很嚴重,本來還有 5 分 5 或 6 秒,這段路應該掉到 6 分多去了,而且被曬得有點產生「幻覺」,要不是龔姐趕上來,讓我「大夢初醒」,不知道會不會就這樣左搖右晃的晃進終點。



還好,還好,雖然最後速度狂掉,我的第二目標也達成,低空飛過 340,算對得起自己,可以笑著回台北了。郭珍姐說「很好,終於還笑得出來」,那是因為目標都達陣了,所以可以笑得出來。



我倒是沒想到我可以笑得更大聲的回台北,因為竟然撿到分組第七,可以帶獎盃獎品回台北。這倒是為慘烈的上半季劃下不錯的句點,算是驚喜吧!這真的不在我的算計之中。



不知道該謝誰,那就謝天吧!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obin弟弟,<br />
    <br />
    恭喜你哦,在史上最酷熱的馬拉松,您居然跑出03:40的成績?可見其他場次您跟<br />
    本在~輕鬆跑??<br />
    <br />
    該不會是那天阿計鼓勵你~幹掉阿謙,所以激發您的潛力?<br />
    只不過阿謙是阿計最心儀的弟弟,你~不能欺負他哦 ! JULIE
  • 茱莉姐啊,您可別開玩笑,要我幹掉陳阿謙,那恐怕還粉困難咧。而且現在都還是他在欺負我,嗚嗚嗚....<br />
    <br />
    我其他場次輕鬆跑~ 嗚嗚,賣溝共啊,上半年爆得多悽慘ㄚ,不敢回想 >.<

    Robin 於 2008/05/12 22:52 回覆

  • lotuspen
  • Robin:<br />
    能夠笑著回台北是一件很值得大書特書的事,祝你場場都能笑著達陣.<br />
                          Lotus
  • 羅賓臭小子,我是驚喜上半季,慘烈收尾呢! 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