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頓寫第 94 號交響曲,有一則軼事:相傳他對那些每到交響曲最舒服的樂章就會打盹的貴婦「很有意見」,就在這首交響曲的第二樂章開她們一個玩笑:那個一如步行般規律而節制的主題呈示一次後,馬上用更弱的音色再演奏一次,然後,突然全體樂手以最強音「碰」了一下,才開始進行針對這個主題的四個變奏。這一聲「碰」,據說真的把當時的貴婦人好好驚嚇了一番。這首交響曲就因為這一聲「碰」,而被冠上「驚愕交響曲」的名號(Of course,海頓原意並不在此,這只是穿鑿附會的故事罷了)。



不知道大甲馬拉松的主辦單位是不是覺得跑友們都過得太舒服了,就在這場比賽好好給大家來一場「驚愕交響曲」震撼一下。問題是:海頓整首交響曲也只「碰」了那麼一聲,這場馬拉松卻讓大家著實「碰」了好幾聲!



比賽前兩週突然宣佈延期,這是「第一碰」;比賽當天,會場亂糟糟,主持人沒有守時觀念,一定要等到大家不爽鼓譟才趕快鳴槍,此乃「第二碰」;整條路上沿著台一線省道的快車道前進,沒有景色不說,還得拚命吸廢氣,這是「第三碰」;最可怕的是沿途補給之爛,前所未有,「第四碰」是也;跑完後,沒有餐點,一瓶礦泉水打發,「第五碰」出現;比賽還沒關門,頒完獎後舞台直接拆台,很快「第六碰」。



延期不該算在悍創頭上,我嚴重懷疑那是鎮瀾宮顏董的旨意。他在台中,一說話,誰敢不從?悍創膽子再大,應該也沒有這種斗膽拿這塊大石頭砸自己的腳。一路下來,我的懷疑似乎越來越合理:鎮瀾宮一心想把這場比賽劃成「媽祖繞境」的「點綴」之一,於是藉著模糊不清的「要求各項交管安全細節作得更好」為理由,直接延期。



不守時,可能也不能全怪悍創。我在想,要廟方這幾個大人物準時起床,可能比登天還困難,起跑時間從六點延到七點不夠,還要拿出參加一般婚喪喜慶的精神,來個「遲到一下」顯示其地位。



如果延期與改路線都是廟方的意思,那麼第三碰,悍創可能還有話說,但路線這一塊就變成「超級羅生門」,實際真相,恐怕只有主辦單位自己最瞭解。



但其他的幾個「碰」,悍創恐怕難辭其咎。



其他部分,跑友可以不太搭理,但比賽補給差,就很恐怖了。



我試圖跳開自己的觀點來看這件事,但,實在很難,因為我就是這一個「碰」的受害者。我到後半程最後七公里,倒數第二個水站,看不到巧克力時,心就涼了半截:還有七公里,怎麼辦?前面只有巧克力的補給就已經只是「剛剛好」可以撐到下一個補給站,現在巧克力不見了,只剩下把礦物質濾得乾乾淨淨的白開水,難不成我要喝水喝到吐嗎?



37 公里過橋,已經有點力不從心;搖搖擺擺的上了大甲溪橋,39 公里,肚子餓到受不了,開始跑跑走走,越來越難過的同時,發現我開始有點頭昏了。



那是血糖降低的徵兆。



我還記得以前開教科書編輯會議時,因為一開都很久,往往會有編寫老師「哀鳴」道「血糖降低了,頭好暈,好想吃東西」。有時連主編教授都「參一腳」一起「哀鳴」。



40 公里一過,我開始脾氣變得暴躁,開始咒罵,第一次跑馬拉松跑到不想跑,很想「殺人」。繼續跑跑走走,頭越來越暈,到 41 公里最後一個大路口,我再也沒辦法了,整個身子趴倒在紐澤西護欄上,身體沒力不說,腦袋更是昏沈無比,久久起不了身。



交管看我這樣,叫來了救護車,有人叫我到旁邊坐一下,我不要。救護車裡的人叫我上車,我也不要,我絕對不要。都已經撐到 41 公里,爬我也要爬回終點去。我的第 20 馬,就這樣差點毀在悍創的手上。



如果你認為我是前面太拼,錯,我這場有多保守,前面都是五分到五分十秒左右的配速,那是我的標準配速,甚至還有點小慢,後面也大多維持如此。金石的前半程,我承認我有點硬拼,一公里四分五十秒,但這場並沒有。



第一次爆胎不會怪自己,全怪到主辦單位身上。



跑到終點,有些人直接對終點工作人員碎碎念,有人甚至破口大罵。我被搞得這麼慘,倒沒有這些情緒反應。我很氣沒錯,但我不認為對工作人員發洩有用。



因為那都是主辦單位的無能。



原先前半程很悠閒的心情,全被最後四公里搞垮。你很難叫我再對這場馬拉松有任何美言。



又是一場噱頭很大、收費很貴(同樣要價一張小朋友換兩張國父),可是裡子卻很不堪的比賽。比 ING 還悽慘。



我在回程車上曾經這樣形容這場比賽:「我們要來看分數了,滿分 20 分,12 分過關,大甲馬可以得到幾分,請評審按燈....沒燈?沒有分數?....是的,五位評審都沒有給分....」



ING 可能還有個四、五分。



我實在不想要這樣的驚愕交響曲。



想到年初,三馬合一喊得風風光光,上了報紙、有了很漂亮的網站,有十足的噱頭,標榜「宗教與運動的結合」真的很有吸引力。



沒想到結局如此。



這整場比賽的評語,容我向張奶奶借用一句「最文藝」的台詞來為其下註腳:「大甲馬是一襲外觀華麗的衣裳,裡面爬滿數不清的蝨子。



要給建言嗎?我想不必了,只要實際走一趟各社團主辦的馬拉松比賽,走一趟國外的馬拉松比賽,真的從頭看到尾,你就知道你該改進的地方在哪裡。「廣開建議之門」,我真懷疑會改進多少。



跑者也真好說話。稍有改進就感動涕零,真要改進,就該一次到位,哪有一次一點點一點點的?悍創現在確實是「墊背」了,但你說我對田協、路協的觀感有任何改變嗎?



對不起,目前仍然沒有。



獅子頭說得好,現在比賽多了,大家盡可以挑真正辦得有水準的比賽去跑。



只是,在「百馬」的誘因下,有多少人會抗拒,當這種主辦單位再次辦比賽時,真的就不去跑?



冷眼看著 ING 的例子在前,我不想多預測什麼。你知我知,大家心知肚明。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弟
  • 大甲馬的回憶,只能用一句話形容:罄竹難書!
  • 李村棋
  • Robin:<br />
    吃胖一點就不用管補給好不好了!不是嗎?您太瘦了,補給要仰賴別人。<br />
    我比賽前一定給牠吃的肥肥的,就不用看主辦單位的臉色了。吃胖胖胖胖胖胖胖胖一點,OK?!
  • musclerunner
  • 好吧....那我終於知道我是因為太胖了所以沒事...<br />
    robin<br />
    您的文筆 堪稱奇才<br />
    文章借小弟引用一下<br />
    謝謝
  • 徐銘全
  • 羅兄謝謝您,幫大家吐一肚子嘔氣,不過我沒您幸運,全程只吃到一根香蕉及一片巧克力,聽說排名250名以後的選手,只要<br />
    水站能順利用水杯喝到水,就很阿彌陀佛了
  • 東方彥
  • 寫ㄉ太好ㄌ~~我們跑者才是主角好ㄇ~~別把所有事情都 搞ㄉ這麼商業化~~一點都沒尊重我們~~>"<
  • 小彰
  • 原先還很高興可以跑過自己上下班的路線 沒想到竟是如此惹來全國跑友臭罵<br />
    我是進終點一路比拇指向下 一路罵到爽 <br />
    有多少時候可以好好開罵 而不會不好意思呢 哈哈<br />
    <br />
    其實 好好選擇性跑 身體比較受得了 心情也較好 <br />
    別因為拼百馬 忍氣吞聲 畢竟是休閒 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