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意外,我壓根沒有想到,當時只是為了「搶票」,在兩廳院之友八折預購期時,就趕緊買下這個星期的重量級舞蹈節目:加拿大瑪麗書娜舞團「奧非歐與尤里迪絲」。



真的是好死不死。我買的時間正就是「三月二十二日,晚間 19:30」;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我的擔心不是沒有理由。



重新看四年前為「來去音樂網」寫的一篇專欄文章,時過境遷,物換星移,我卻覺得眼前我所看到的,和四年前沒什麼不同。如果您有興趣,您不妨去看看:音樂,能作什麼?



什麼都沒有不同。已經表態者,繼續彼此仇視對罵。沒有表態者,我想泰半早已心有定數,只是不願意、「不敢」說出來。一旦表態,只怕引來一陣攻訐。(忍不住多嘴:阿達老大,你絕對有在自己的網站表達意見的權利,你沒有必要撤下已經寫下的東西,留言版的攻擊也完全不需要回應。那是你的個人領域,如果你連在自己家裡發表意見的自由都沒有,這會是最大的悲哀,也表示對方沒有這種起碼的尊重雅量。)



所以,召會三申五令,要弟兄姊妹不要在聚會中談政治;跑步社團裡,大家也盡量不談這種話題。一旦提起,爭端就出,弟兄姊妹就不再是弟兄姊妹,跑友也不再是跑友了。



台灣的政客要操弄人心,很簡單。我很誠實的問:那些死忠者,你們真的瞭解政見牛肉在哪裡嗎?這些所謂的支票會兌現嗎?你們又有沒有想過,你為何要攻擊另一邊的支持者?理由為何?是你因為討厭那個支持者,所以攻擊他,還是只是因為一個其實與你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人,你就攻擊他?



我真的很好奇,因為我所觀察到的,我所體認到的,與四年前一點都沒有什麼不同。



媒體的立場鮮明得讓人害怕,除了「助紂為虐」,我沒有其他的字眼送給這些媒體。



每家報紙都差不多,如果你真的理性,請你先把所有誰挺誰的新聞全部剪掉不看,你會發現剩下的報紙沒幾張。



每家電視台都差不多,中視、中天尤其誇張,一節一個小時的新聞,其中一位候選人的廣告猶如疲勞轟炸般的出現,除了反感,我沒有第二種感覺。整節新聞扣掉誰挺誰的新聞,你會發現剩下的也沒幾條新聞了。



很悲哀的是,我們幾乎逃不過這樣的疲勞轟炸,無論你喜不喜歡,反不反感。



我突然有點慶幸我的房間裡,沒有電視。反正在外面吃飯時,盡量避開裝電視的餐廳,因為十之八九都是讓人食不下嚥的「不算新聞的新聞」。網路報紙新聞,政治版全部不看。唯一讓我感覺很討厭的是,連影劇版都淪陷了,還是看得到誰挺誰的新聞(好,我鄭重指明,聯合與中時,這兩家報紙該死,剝奪我們這些人安心閱讀影劇版的權利)。



有時實在很想躲得遠遠的,到深山裡躲個一兩天。



所以當我回神過來,發現我手上的門票就是週六晚上時,頭痛。



我根本不想知道誰贏誰輸,因為誰都沒有風度。贏家沒有贏家的風範,輸家沒有輸家的氣度(總統大選ㄟ!真的非常、非常可悲)。



偏偏這場 90 分鐘的表演結束後出來,周邊場地已經被其中一個陣營要走,我免不了要被轟炸。



這,真的很悲哀。



台灣真的民主?民主化到「實質的民主」,真的有那種精神?除了不斷指控對手會有「奧步」,還能作什麼?除了不斷指控對手「不愛台灣」,還會幹什麼?



這真是悲哀到不能再深的悲哀,而且,一點美感都沒有。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