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有獅子頭與阿達的百馬慶祝,這場比賽最後怕是大家都東倒西歪,慘到叫不敢。



乍看之下,八卦山馬拉松的難度不是很高,只要通過 15 到 20 公里的那一段上坡應該就沒事,但實際跑這麼一趟下來,方知這條路線有如「八卦陣」般的厲害,一個不小心,就會衝到「死門」,慘遭沿路埋伏的地雷炸得眼冒金星。此次比賽,地雷引爆聲此起彼落,整條 139 與 139乙縣道不斷傳來「受難者」的哀嚎。貌不驚人的八卦山,竟然擺下這等難度號稱「馬拉松十絕陣」的陣式,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還好,沿途補給站密集又充裕,30 公里處的加鹽沙士簡直是神來之筆,加上友善的民眾、親切的工作人員,將「八卦陣」的殺傷力再降低許多。要是維持上一週「退步多多」金石馬的水準,恐怕真只會落個「助紂為虐」的口實。



也是喜事沖淡了「八卦陣」的陰狠吧,從頭到尾,一團和氣,兩位國內重量級的馬拉松跑者同時完成百馬,前無史例,以後要碰到可能也不容易。



阿達身邊圍繞著一群陣容浩大的「黃衫軍」陪跑,而希望低調的獅子頭只找了三個人「護駕」。無論是軍容壯盛或是低調以對,跑友們可管不了那麼多,東邊恭喜完,西邊再串個門子,從頭到尾,完全沒有煙硝味。



我也差一點要衝進「死門」,好在一開始就決定要「跑著玩」,反正只要比獅子頭早回來就可以了。本來我還真的以為八卦山台地就像林口那樣「平坦」,一出去就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有緩下、有緩上,139 縣道沿著山頂地勢開闢,要是我馬上用 5 分鐘的速度去衝,保證後面會死得很難看。



由於事前約好了,一開賽就與李村祺大哥比肩齊步,一路慢慢聊天說笑,大有去年嘉義馬的態勢。那時兩人一路玩了 22 公里,玩到旁人側目,甚至忍不住「開罵」:「啊你們是來比賽還是來玩的?」



從下樟空折返,過鳳山寺後轉進鄉間小路,這是一段悠然的農村景觀,忽地突然下降,直接接到員南路。途中,望著對面不到 50 公尺外的山壁,一條之字形道路就橫在那裡,「我們等一下恐怕要跑那裡。」「怎麼會?」「沒有啊,我看到工作人員的衣服了。」



簡直像馬奎斯的「預知死亡紀事」!



下坡是很輕鬆,不知不覺就把前面爬坡浪費的時間要了回來,只是看到對向先行折返的人,幾乎清一色都笑不出來的表情,不免心中也投下陰影。在折返點前跟龔姐打聲招呼,還有力氣的她對著我笑說「下坡很舒服喔!」



真的很舒服,特別是折返後開始爬坡,這種感覺更明顯。



李村祺大哥被太重的鞋子「拖累」,上坡段沒多久,就沒有辦法用原來的速度了,我於是先行,自此就開始「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這五公里的爬坡真的很要命,總結起來,難度不會比泰雅 22.5 公里到 26 公里那一段奪命坡來得輕鬆。泰雅在 24 公里附近還有一小段平路可以稍喘口氣,這裡根本沒有,一路上攻到 20 公里都是要人命的坡。還沒有進入藤山步道前,到 18 公里的補給站為止,2.5 公里的上坡,已經有許多人爬不下去,走了起來。



藤山步道入口有個工作人員,我對著他作勢慘叫:「我可不可以不要上去啊啊啊~~~」當個先知也很痛苦,知道要跑這一段,唯一可能的好處就是「心理準備先做好」。



不上去也不行,悶著頭開始認命的爬。謝謝這裡的登山客,看著我們氣喘吁吁的爬,總不忘親切的加油。也就是因為一直有人經過,停下來走實在怪不好意思的,更是硬著頭皮撐下去,一直到安徽包子店為止。天可憐見,五公里的陡上坡,我還爬得上來,看來十月份的泰雅,還有機會一雪連續兩年的恥辱。



本來以為過了這一段就差不多了,後面高差不大,應該沒問題,事實是:我又錯了。



但又一次還好:我沒有在 22 到 25 公里,以及 27 到 30 公里處「頭犁犁」硬衝,速度維持一公里 5 分 20 秒左右,這對最後一段的路程有決定性影響。



因為最後包含兩個長上坡。橫山附近,34 到 37 公里的上坡,以及 40 公里處約 500 公尺不到的上坡。都不陡,問題是都出現在後段,都很要命。



這兩段坡,說老實話,真是讓人又愛又恨。愛的是,相對於沿線幾乎沒有什麼樹蔭可以遮陽的大馬路,這兩段路都有茂密的樹林圍繞,清風吹來,涼風習習;問題是,這一段都在爬坡,想不恨它又很困難。



這就更顯出 35.5 公里處那個補給站有多重要了。幾乎正好是整個長上坡的中間點,彎下腰稍微喘口氣,補一補再上路,完全剛剛好,可以硬ㄍㄧㄥ完這最後 1.5 公里的路。



40 公里的上坡就位置尷尬了,補給站在山坡上,你得先爬上去才苦盡甘來。最後兩公里才來這種坡,累喘到快要昏啦!



不知道是不是配速方式正確,我終於走出連續三場「後面幾公里跑不下去」的陰影。西子灣與東京,最後三公里跑跑走走;金石,最後七公里跑跑走走,狀況如出一轍,幾乎快要變成一場惡夢,好像我患了「最後三公里症候群」。



這次,咦,沒有了耶,過了 40 公里的爬坡,我還可以維持住一定的速度,已經快不到哪裡去,但也不會停下來走,一切就是那麼的順利,輕鬆跑進終點,還笑得出來,表示一切都很好。



似乎我碰到了諸葛亮的岳父,帶我走出「八卦陣」,也順便治好「最後三公里症候群」。



3 小時 48 分的成績當然不算好,但對於幾乎已經放棄上半季、剩下的幾場當「作業績」的我,這個成績也該滿足了。至少,開心瞭解自己的爬坡功力還沒有退化很多(而且後半段砍人都是在上坡砍的);至少,克服了連續三場最後一段跑不下去的心理陰影。



聽說這次「八卦陣」太過兇殘,遭暗算者眾,儘管主辦單位極力協助,死傷人數仍無以算計,主辦單位有意明年改變路線,讓它向「小綿羊」更靠近一點。且讓大家拭目以待,明年的「大野狼」是不是真的會變成「小紅帽」。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胡董
  • 請問您曾在三民工作過嗎?
  • 是的,曾經在三民待三年有餘,不過已經離開快滿兩年了。

    Robin 於 2008/04/01 23: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