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阿 Q 的標題喔!我自己也這麼認為~



真的是非常榮幸。各位看官,看看這次金石馬永慢的爆米花軍團成員:老怪樹、武小議、陳海晞,我何德何能,竟然可以與這幾位快腳一起並列爆米花軍團之中,真是三生有幸呀!



還說咧~ 老怪樹連敗兩場,灰心得差點要拿「退職金」宣告退出江湖;海晞也決定退守半馬,重練速度,抓 PB 年底再說;最無奈的非近況甚佳的武小議莫屬了。我本來一直以為我是爆得最慘的,看到他,套句相聲段子:



「還比慘的啊?」

「ㄟ,多風光啊?你看那一些老人家在那裡『想當年我怎麼怎麼的』『啊你那沒什麼,我才怎麼怎麼的』,一看到我爸來全不說話了。」

「都安靜啦?」

「『嚴老,您上座』,心中還帶著三分嫉意。」



我是不會「帶著三分嫉意」啦,不過心裡平衡了一點倒是真的。 XD



老實說吧!歪頭想了好幾天,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退步的程度遠超我的想像,去年在這裡還有 334 的成績,今天一口氣倒退 15 分半,回到「好久不見」(其實真不想看見)的 350。



我不想牽拖補給太爛,不是還有人補給爛還是跑得很好嗎?(批鬥整體賽會品質退步,大家都罵得很多,我就不追加炭火了,不過還是忍不住要問:退步退成這樣,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天氣也夠幫忙的。去年下雨加低溫,今年賞了我們一個還不錯的天氣,偶有陽光,但大部分都還是多雲不冷(話說回來,要是太陽一大起來,加上今年退步到讓人驚愕的補給,整條北海岸公路可能會變成人間煉獄啊啊啊~),稍帶點涼意,除了石門折返後到金山鄉前逆風跑起來有點辛苦外。



是狀況真的很差嗎?或許。前面速度沒掉時,就覺得今天踏下去的腳「很重」,整個身體也「很重」,一點都沒有彈性,腳步是「趴趴趴」的很大聲砸在柏油路上。



為什麼會想到這一點,是前兩天突然想到去年的曾文馬拉松。那場達成三破 PB 的關鍵性戰役,狀況之好,跑起來是很有彈性的,很輕巧的,連大壩段都沒有把我拖累多少。其實像去年的古坑、抽筋前 38 公里的土城桐花盃,都是如此:跑起來很有彈性,很輕鬆,腳步不重,十足輕盈。嘉義那場也很接近,可是嘉義那場擺明了就是在玩,所以狀況好壞,並沒有造成多少影響。



對,這次金石打從一開賽就少了這個感覺。東京狀況應該也不是頂好,只是興奮、又一直有人在加油,於是也比較感覺不出步履沈重的感覺。



因此,如果是狀況好的話,這種配速應該還好:前 21 公里花掉 1 小時 41 分 35 秒,稍加換算,確實很接近一公里 4 分 50 秒的配速。



其實到 25 公里時就已經覺得有點怪怪的,到 30 公里已經開始有力不從心的感覺,到 35 公里時,再也撐不下去啦,又開始重演跑跑走走的慘劇,想快也快不了。眼見許多已經很久都沒輸過的人都從身邊擦過,心理打擊更大,一點加油的勁都沒有了。腳步重,身體更重,慘到一個地步,只差沒有直接掉到太平洋裡喊救命了。



等一下,那東京又是怎麼一回事?前半程還不是被周遭人帶得很誇張,怎麼只爆最後三公里咧?



所以我說想不透嘛!



可能是東京因為周遭人太多,他們又跑太快,心理影響生理,我就用了快配速撐了 30 公里多。可這種「福利」是不可能在台灣「享受」到的,於是這次就「赤裸裸」的把「退步的真相」擺給我看啦。



誰來為我把真相說明白 誰來為我把真相說明白



你曾告訴我 我是你唯一的愛

就算我能相信你 怎麼對自己交代

我想離開 意念不會更改

不管你再怎麼說 已經造成了傷害



我實在不明白 這樣決定太草率

一個褪色的過去 結束了我們的未來



喔喔我的愛 我還是會再回來

如果你願用等待 來證明你的愛



親愛的「速度」,我真的很愛你,真的,我一定要想辦法把你追回來的~ (炸~真的是自爽自 High)



至於成績嘛,現在說剩下三場要調整回來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當天跑完後「天波班」召開緊急會議,一致決議四月中以後要開始恢復大操特操了,否則這樣下去還得了,吞下去的又吐出來了!



所以,不用寄望上半年了,九月底新屋馬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usclerunner
  • 您別挨罵了~
  • 加油 多多鍛鍊體能 比賽時依照自己的步調去跑 相信下次會有好成績的
  • 努力之於成功,一如水到自然渠成。儲存更雄<br />
    厚的實力,深信您會通另一次嚴苛<br />
    的,毅力,和耐力,的考驗。
  • 李村棋
  • 下一場一起繼續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