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一點讓我們看了很難過的事情。



郝龍斌跑了一趟東京,親眼看見東京馬拉松的盛況,竟然還說得出「東京馬拉松的規模比不上台北馬拉松」這種自欺欺人的大笑話。



台北馬拉松號稱十一萬人參加,真正參與競賽組,也就是 9 公里、21 公里與 42 公里(真卑微啊!全馬放到最後提)三種里程的人數,還不到人家東京的三分之一,要不要臉啊?人家可沒設什麼「休閒三公里」、「兒童組一公里」等組別喔!



而且,只要稍微仔細觀察一下東京馬拉松的整體規劃、動線、市民參與度、交管成功度等等各項細節,我敢問「好」市長:台北 ING,哪一點比得過人家?



為什麼東京警方就知道,要交管,至少前一個路口就要把車流引導開來?台灣至少嘉義市做到了(儘管只作了三分之二),首善之區的台北市呢?為什麼就一定要讓跑者與駕駛在路口不停製造緊張場面?



為什麼東京市民都願意自發性出來幫市民加油?為什麼東京馬拉松能考量「何時讓市民出來加油最好」?為什麼整條賽道沿線可以宛如一場盛大的嘉年華會,台北的跑者卻要上了高架橋後才能寬心一跑,自己人幫自己人加油?



為什麼東京馬拉松跑完後,可以讓跑者一站一站,井然有序的讓工作人員為跑者披上簡易風衣、為跑者取下晶片、領取食物,在分區規劃完整的場地領取寄放物品,而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混亂?



為什麼日本頂尖選手看到國際邀請選手,不但不會怕,甚至還抱著「我就是要跟你一拼」的決心正面對決,而台灣的頂尖選手卻是看到國際邀請選手就改跑半馬、十公里?(此次比賽的第二名甚至不是日本國內的邀請選手,而是一般選手;前八名,日本自家人就佔了 6 位之多,成績全在兩小時 11 分內!)



一連串的為什麼,在跑完後,聽到「好」市長大言不慚的談話,完全發酵出來。



先發一點牢騷,回歸馬拉松正題。



=============================================



說實話,跑了 16 場比賽,只有這一場比賽,我可以好整以暇、優哉游哉的吃早餐,可以按照正常作息起床,因為起跑時間是早晨的 9:10,寄物只要在 8:30 前完成就可以了,8:45 選手則要到自己分配到的區塊準備出發。如此寬鬆的時間,頓時讓人感覺好生幸福。不知道日本的馬拉松是不是都在這個時間起跑的?日本跑者好幸福啊!



又是在飯店一樓的 Baffe 享受早餐,比前一天多吃了一點,因為今天是要從早上九點,一路跑到中午快一點,多吃一點總是比較保險的。大會大概也是作此考量,所以沿途補給,到 22 公里後才有固體食物出現,此後每五公里一次固體食物的補給。



吃完後,回房作最後整理,拎起大會贈送、超大無比的制式衣物保管袋離開房間,就準備前往離飯店不到兩百公尺的起跑區準備。



下一張(熱鍵:c)



這是從秩序冊上掃瞄下來的起點配置圖。請注意:外面那一個外框,就是封鎖線,只有工作人員與配戴號碼布的參賽者可以進入這個區域,每個可以進入的地方,無論是地面或是地下,都有人在把關。



我們的飯店也不例外,因為門口就是南通的封鎖線,因此不能從一樓的大門出入,要到地下一樓。這裡有個出口,會連接一條很長的地下通道,可以通到新宿車站南口與都廳的正下方。



還記得我昨天提過的,東京都廳區域巧妙的「雙層街道」結構嗎?今天可說充分發揮了雙層街道的功能。所有選手的換裝、如廁、寄物等雜事,全部都在下層街道區完成;選手集結時,再走到上層街道去。



我與獅子頭、錫恩、百信的陳文華隊長都同屬 B 區,衣物保管車的編號也相同,很快就找到衣物寄放的卡車。



下一張(熱鍵:c)



這就是我們的寄物車,編號第 26 號,而且這輛車上還把這個區間的號碼再作一次細分,分成五道,按照你的號碼區間去寄放,因為這對終點處衣物保管處的放置有決定性影響。這裡只要按照號碼放好,到終點就會非常輕鬆了。



最令人佩服,也不得不覺得日本人真是有點小龜毛的,是女生的寄物車是獨立出來的,不跟臭男生混在一塊喔!



下一張(熱鍵:c)



下層街道的寄物區,已經分散在公園通的三個 Block 了,還是人山人海,多得恐怖。



8:45,選手就要開始在上層街道按照分配的區塊集結了。



下一張(熱鍵:c)



這是起點的分區簡圖。



你也許會懷疑:我如果是 G,跑到 A 應該也沒關係吧?哈,錯了,因為大會又充分運用了地形地物的優勢,在每個入口都設下三道關卡,而且每個關卡能通過的人數一關少過一關,到最後一個入口,根本就小得只容一兩個人側身通過!只要你不是那個關口的,工作人員就會把你擋駕下來。通常第二關就可以把意圖亂跑的闖關者給篩選掉了。



這一點讓賁姐大呼當時預估成績寫得太保守了,因為她的區塊在 E,報名時的預計完成時間太慢,問題是,她在 E 反而又不對。只是,木已成舟,覆水難收囉~ 賁姐本來想跟著我們混進 B 區,第二關就慘遭擋駕啦!XD



在 B 區站沒多久,竟然看到三位國內高手竟然也在 B 區:彭老大、中科院一位前輩,還有本會的蕭金石。看到他們,我們不禁叫起來:你們怎麼可能在 B 區?原來,大會很可能是將三小時到三小時四十分左右的人都分在 B 區,這下可好了,這個區塊其實是可以再細分成三個等級的呢!



9:05,輪椅組出發。



9:10,大賽正式開始。



下一張(熱鍵:c)



現在看到這張照片,還是會非常感動。起點柱子兩側的砲管爆出片片心型紙花。從來不會在鳴槍時歡呼的我,也興奮的跟著周圍的日本跑者舉起左手食指,高聲歡呼,一開始就充滿歡樂的氣氛!



圖片左方,有看到一個合唱團嗎?那裡有一群聲音渾厚的男士,身著體面禮服,手捧樂譜,跟著指揮的指揮棒揚動,為跑者唱著一首首振奮的歌曲。



人群全部通過起跑點,至少超過 15 分鐘,但不是像台北 IING 那樣的一團混亂,因為大家都是按照自己實力排隊的,也不會有政治人物鳴槍完後突然跳下來加入人群,讓媒體一擁而上拍照作秀,再佔掉一半本來就已經很窄的出口。



出發點這裡,沿路就已經充滿加油市民,許多加油的牌子,還有人手持親朋好友的號碼牌與姓名,為他加油。



下一張(熱鍵:c)



這是此次馬拉松的路線圖與海拔起伏。很明顯,起點是海拔最高的地方。



由於秩序冊有很棒的分段解說圖,我就將之全部掃瞄下來,一段段解說我的所見所聞:



下一張(熱鍵:c)



第一個十公里,從新宿到日比谷公園。



過靖國通兩公里,就開始不斷下坡到約五公里左右。第一公里時,發現自己跑得太慢(5'37"),不得已,開始跟著周遭同一區塊的人加速了。



這一加速不得了,不但在第二公里處就發現自己已經完全熱開了,後面要煞車還沒辦法!



我比較不能理解的是,獅子頭、賁姐、宏榮等人,都說一路上熱不開。我在兩公里時,身體就熱了,難不成初三上風櫃口去給攝氏不到 2 度的東北季風撞一下,我還真的就適應啦?



跟著人群跑,這才慢慢發現自己不但把第一公里多跑的時間追回來,還太快!到第六、七公里,過第二個補給站時,我就比「一公里五分鐘」的配速,足足快了快 5 分鐘!



可是,想慢真的慢不下來。B 區這個區塊太可怕了,每個人都像放賑似的往前衝,還不乏一看就認出是 OL 的漂亮小姐喔!



換言之,我的速度完全是被周遭跑者帶起來的!



不過,我很快發現,我不是最嚴重的。看官啊,您相不相信,我到九公里,皇居御院前面,通過皇家管樂隊的演出帳棚時,才追到獅子頭喔!此時的時間才剛過 40 分!



「你不會太快了嗎?」我問獅子頭。獅子頭也一臉無奈:想慢也慢不下來,四周的人太快了!



按照我對獅子頭的瞭解,要是照這種速度玩下去,獅子頭到淺草那附近時,一定會很慘~(後來,果然印證我的猜測:在淺草附近,獅子頭慘爆,哈!)



10 公里終點前 2 公里,大會就開始進行分道,9 公里再提醒一次。與在國內比賽不同,10 公里的終點線人並不多,絕大多數的跑者都還要繼續跑下去!



沒錯,請記得這個參賽數字:32000 位選手,有 27000 位跑全馬,只有 5000 人跑 10 公里!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補給站。台北 ING 的補給站,無論參加人數有多少,頂多四張桌子。可是這裡呢,一排洋洋灑灑的灑開來,就是超過 500 公尺、不知道多少張的桌子,而且桌上的杯子還早已經堆疊成三層,每層用硬塑膠板隔開,杯子裡面早就已經裝滿水或運動飲料了!



我們算前段班,人還沒那麼多,比較後面的桌子一開始比較「沒有生意」,可是補給人員並沒有閒著,他們跟身後的市民一樣,拚命為跑者加油,而且是每個補給站都如此!感動之餘,我補給完畢後,通過後面幾張桌子,都向這些工作人員舉起大拇指。他們才是最了不起的!



下一張(熱鍵:c)



11 到 21 公里,是從日比谷公園到品川 (Shinagawa),然後折返回日比谷公園的路線。



在 13 公里左右追到錫恩,一樣,他也是速度完全被四周的人給帶起來。問他沒感覺嗎?「我沒帶錶!」



14 公里附近,可以看到我們沒去參觀的東京鐵塔。



15 公里,品川車站的折返點,市民人數更多,加油聲浪更大。至於我自己,雖然速度被帶起來,但到目前為止都還控制得可以,每公里在 4 分 40 秒左右。



折返回日比谷,才感覺出後面有多少跑者。B 區塊到這裡大概就慢慢散開來,實力好壞在此會先出現第一次的分別,但你往對向車道看,我的媽媽咪呀,那人數之多的!人龍之長的!回到日比谷公園,還有人才剛剛要通過十公里檢查點呢!



忍不住自我鼓舞一下:ㄟ,算起來,你實力還不錯呢,還排在前四分之一 XD



倒是在 14 公里處,眼睛被一位變裝跑者給吸引住了:兔女郎跑者,全身上下粉紅色系的連身韻律服,白色褲襪,帶著白色兔耳朵,只有腳上穿的是跑鞋!這樣的裝扮在 B 區!是位跑得還不錯的小姐。



整條東京馬拉松賽道上,變裝跑者不少,除了兔女郎,我還至少看到超級瑪莉、忍者跟西方咖啡館的女服務生(還是男生反串的,天啊~~),後來看新聞,還有人穿著全身布娃娃的絨布裝,有夠恐怖!這樣不會熱翻嗎?



通過 21 公里的檢查點,一小時 39 分,這是從來沒配過的「高速」。



下一張(熱鍵:c)



秩序冊上形容這一段,21 到 35 公里,是東京馬拉松的高潮。同時要經過東京最熱鬧的銀座中央通,以及東京最古老的寺廟淺草寺。



跑在銀座中央通,心裡想的是:哪一天我們可以在忠孝東路上像這樣的跑?下輩子吧?



最令人感動的是,這裡應該是商業區,應該是沒什麼市民住在這裡,但這裡一樣有許許多多的市民為你加油!他們就真的坐著地鐵,來到這裡,幫選手加油。



22 公里補給站,固態食物出現了,香蕉!日本自己是沒有香蕉的,40 萬根香蕉應該全部是進口的,手筆夠大,誠意夠足!



來到雷門,這裡昨天來過,再來一次,還真的是沒力氣多看它兩眼,這裡一個 U 形轉,要往回向銀座跑去。



到這裡,B 區的人分得更散了,我也慢慢感到有點疲累。有什麼鼓舞自己的方法呢?很簡單:跟著旁邊的觀眾玩。只要他們把手掌伸出來,我就迎上去擊掌,來一個擊一個,來兩個拍一雙,很好玩,也比較能分散疲憊的感覺,因為這裡已經是 30 多公里了,正是疲憊感最重的時候。



沒想到,更大的問題,在最後一段出現。



下一張(熱鍵:c)



開宗明義,作者提示:36 公里處的「佃大橋」,因為有相對而言比較長的坡,很多人到此都速度明顯轉慢。



對於 30 公里以後速度開始有下降的我,亦復如此。儘管早就知道這個「警告」,還是沒辦法,衝不上去。



還是要說說工作人員。上橋後應該比較沒有觀眾,於是路旁的工作人員就不斷為跑者打氣加油。



還是要說說可愛的市民。在橋上,我看到有住在兩旁高樓的人,特地到陽台上,掛起標語,向跑者揮手加油。到橋上兩邊的人行道,加油的市民又出現了,一樣滿滿的站在人行道上,一樣的鼓掌、喝采、加油。



37 公里補給站前,到路旁設的簡易廁所放水,同時也斟酌一下最後五公里的配速:不能再慢了,一公里五分鐘,再慢下去,連 328 都會不保。



更讓我嚇一跳的是,各位還記得 13 公里那個兔女郎嗎?天啊,她還在我前面,而且有越來越快之勢!嗚嗚,我竟然在這場比賽被兔女郎「羞辱」了~ 



望著漂亮兔女郎(真的很漂亮,是一位美麗標緻的 OL)遠去的背影,嘆口氣,真的只有認了。(那是我的菜呀~~)



原先我是希望能小破 PB 的。



我知道我速度掉得有點誇張,但真正的問題在通過豐洲 (Toyosu),進入 39 公里後發生。我的心臟,就和一月份在西子灣時一樣,又撐不下去了。



西子灣是情有可原,畢竟那是上上下下的山路,我又配得過快。這會兒,問題再起,就有點不應該了。



過 40 公里,終於沒辦法,還是淪落到邊跑邊走的地步。



以前碰到這種情況,我會很生氣,很不能原諒自己,但這次,我只是苦笑。



原因很簡單:過去這一個半月,我沒辦法好好練習。西子灣跑完後,練習次數少得可憐,只有在春節期間才恢復比較正常的練習。實力會退,其實我自己也一點都不意外。



我是怎麼進步的,我自己清楚。會怎麼退步,我也很明白。既然是不可抗力因素,也只有坦然接受了。



路旁工作人員看著我不好的臉色,關心的用日語問我「沒關係嗎?」



這句日文我聽得懂。我向他比出個 OK 的手勢,肯定的用日語回答「沒關係!」



就這樣跑跑走走,一路掙扎的來到最後的終點,東京國際展示場東側廣場。終點旁有觀眾看台,看台上滿滿觀眾,另一邊則是太鼓陣,不時傳來振奮的鼓聲。



通過終點拱門,大會時間 3:34:40,我自己的晶片時間應該是 3:33 左右。



進終點,一路苦笑搖頭,窘態都被攝影機給拍了下來,自己看了都有點不好意思。



進了終點,又開始享受一連串流暢而高規格的服務。



下一張(熱鍵:c)



終點離服務第一站大概有將近 100 公尺,讓你喘喘氣,有帶照相機的人可以跟終點合影留念,或跟身旁朋友聊天休息。往前進入第一站,服務人員替你披上一件看似簡單,用不織布做成的大風衣。別小看它,保暖可綽綽有餘喔!獅子頭還發現另一妙用:因為它夠長夠大,可以穿著它,直接換衣服而不怕走光。



第二站,有服務人員為你把晶片取下來。報到時,隨晶片附上一條綁晶片專用的帶子,第一屆風城馬也用過,這可以讓晶片綁得很牢固而不怕掉。在這一站,工作人員親自蹲下去替你把帶子剪斷,取下晶片,然後才為你戴上完跑獎牌。後來看 NHK 新聞,才知道:如果你還是像我們在台灣把晶片用鞋帶綁上,服務人員一樣替你解開,取下晶片後再幫你把鞋帶繫回去!



第三站,領香蕉、橘子、「東京水」一瓶、SALONPAS 一罐。



這幾站,一樣都是 One Way,到了下一站,就不能回頭囉!



第四站,就進入展示場東館,先在第一個大型廣場領回你的衣物保管袋。一樣,找到衣物保管的車號與號碼布區間,很快就可以找到你的袋子了。



下一張(熱鍵:c)



如此一來,去年東京馬被詬病的「衣物保管處一團混亂」的情形,可說大幅改善了。



在進入下一個休息區前,我找到一個角落先稍微整理手上的東西,也把相機取出來。旁邊正好是一位德國人,和他小聊一會。他跑得不錯,3:20 的成績。我們異口同聲,都很喜歡這次的東京馬拉松,他說,要回去招兵買馬,明年大家一起來跑!



請他幫我留下這張有點模糊的完跑影像 -- 不是他技術差,是我相機太爛。今年要想辦法換一台!



下一張(熱鍵:c)



離開衣物保管站,進入下一個大房間,是給大家休息換裝用的,還有工作人員拿著裝滿麵包與飯團的籃子分送跑者。



我一直走到最裡面,驚喜發現:竟然免費供應泡腳溫泉,而且還是用按摩水柱在幫你按摩喔!



於是先做好拉筋緩和,換好衣服,立刻毫不猶豫的把腳送進溫泉水  -- 挖,爽啊!



下一張(熱鍵:c)



前段班是不用排隊,我不知道後面的人要不要排隊。 XD



早點跑完還是有好處的,至少可以比較充分休息,還可以泡泡腳。我畢竟還是八個人裡面最早回來的。(謎之音:這樣就了不起嗎?~炸~)



泡完舒服的腳,坐在地上吃飯團跟麵包,正巧看到找不到出口的獅子頭,才帶著獅子頭走出東展示館。



在此要說明一件事:如果你離開了東展示館,就不能再回頭了!展示場是夠大,但如果讓 27000 人都塞在裡面,可也不是一件好事。因此,當跑者離開東展示館,到西側展示館與親友會合時,就不能回到東展示館了。



整個終點動線流程,十足順暢,想到台北 ING 終點處的亂,東京真的高明太多。真的,又不是市府廣場不夠大,稍微規劃一下,跑者都很願意配合的,做不做而已。



最讓我讚嘆的是,展示館的功能和世貿中心相同,今天可說完全讓給跑者使用。不禁又想到市政府旁的世貿中心:一樓夠大,可是會讓出來作這種利用嗎?



絕對不可能。



還有另一件讓我感動的事情。晚上在 NHK 新聞上看到的。



當最後一位跑者進入終點時,應該是東京都知事,親自在終點迎接他,恭喜他完成馬拉松。



台北呢?第一名獎頒完了,官員就散了。不會去想到還有哪些選手在賽道上努力著。



==============================================



東京馬的好,一路跑到最後、看到最後,一路讚嘆,也一路搖頭。台北馬拉松一直自詡為具有國際水準的馬拉松,但真的是喊給自己爽而已。看起來面子作得很大,裡子其實腐敗不堪。



很多事是你作不作的問題而已,有心、站在跑者的立場想,你就會去作,就能夠贏得跑者的掌聲。跑者都是很好收買的,連這一群人都收買不了,真的必須檢討。



問題是從來沒感受到路協、市政府有多少檢討。



一般社團辦馬拉松賽,受限於經費、規模,要求辦得像東京這樣,自然是苛求。



但路協握有廣大資源,加上 ING 經費大筆挹注,卻連東京的百分之一都辦不到,不會覺得慚愧嗎?



起點終點動線混亂不堪,不知變通;東京的衣物保管袋免費贈送,路協永遠一個一百元;東京可以做到按成績分段時間出發,永和超馬也辦得到,ING 永遠不懂,還永遠讓三種里程的人擠在一起,還永遠讓市民廣場隔成一半,只留一半讓大家擠出去。



終點永遠擁擠,因為要分道,問題是一公里的比賽早就結束,為何不把終點作得更大?反正都有晶片計時啊!



台北真的是個對跑者友善的城市嗎?



如果是,為何 ING 的交管永遠是無解的謎?當嘉義市都膽敢封起中山路,都能夠做到「在前一個路口就把車流引導開」時,台北為什麼作不到?



====================================================



撇開痛恨台北市政府與路跑協會的不成材,我非常享受這場東京馬拉松。



路線好,天氣好,補給好,市民熱情,工作人員優質。除了我自己最後三公里慘爆不夠水準以外,對我來說,東京馬拉松的一切,再完美不過了。



後年再來嗎?



怎麼等得到後年!



明年聽說要改三月舉辦了。



那麼,來不來?



廢話!當然來!



祈求日本人繼續如此精明,讓外國人都能抽中。



這樣,我明年就還要再來一次,用最好的狀態,再次回應熱情的東京市民,再一次跑完這場高水準的城市馬拉松 -- 還有,不能再被兔女郎「羞辱」啦~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廖俊傑
  • 你寫得太好了,害我明年也想參加,<br />
    但又擔心跑過這麼好的馬拉松,<br />
    對國內的更失望呀!
  • 您沒發現我批鬥的都是路協嗎? XD



    所以我現在除了景色優美的太魯閣外,其他路協的比賽都沒參加呀~ 我去年的國道、ING 都沒跑呢。



    不用對國內的失望啦,畢竟和東京相比,我們還算馬拉松的開發中國家。而且,這是每個人繳了折合台幣 3400 元的報名費,才有如此這般的場面與待遇的。現在國內馬拉松最貴是路協的 800 元,我們也不要求一定要做出 3400 元的水準,可是我感覺起來就是沒有那個價值。特別想到還有官員可以大言不慚講那種話,就很....X*&$....

    Robin 於 2008/02/28 14:06 回覆

  • Momo
  • Good!
  • andy
  • 國內比賽該努力的單位、人太多了。<br />
    但也別忘了,我們參賽選手也有可努力的空間。
  • 跑者很難去約束,27000 人中一定也有奧客,只是我們沒看到。



    基本上,只要主辦單位做好規劃,跑者大部分都能遵守得好好的,這是我觀察永和超馬兩年來採用分段時間出發、以及參與四次永和主辦比賽與跑友互動的感想。永和每次辦完比賽都會檢討,並且落實在下一次的比賽中,路協有檢討嗎?有改善嗎?改善多少?一次到位,還是一次只想進步一點點?很多事情是彼此互相的,主辦單位有心、工作人員用心,跑者一定感受得出來。如果只是主辦單位主觀認定「我明明就弄得很好,弄得很累,憑什麼說我不好?」而不真的聽聽參與者的心聲,與當今政客又有什麼兩樣?



    至於什麼切西瓜、對工作人員趾高氣昂等等讓人傻眼的行為,我知道有,我自己也感受過、聽聞過,但是並非絕大部分跑友的行為。我們替這些人感到羞恥,但我們也要知道,大部分的跑者是可愛的,是看重馬拉松比賽的,是瞭解身為跑者的為與不為的。



    如果您說的是過補給站後紙杯亂丟、果皮亂扔,這無法避免,東京也有一樣的情況,他們變通的辦法是一直有人拿掃把去掃杯子。



    終歸一句,主辦單位好好規劃,大部分跑者絕對樂意配合,我只是很好奇,會不會那一小部分都被您看到了?



    如果說是成績,是,我們都有努力空間,我一點不否認。相信您也不會否認這一點。

    Robin 於 2008/02/28 14:01 回覆

  • 李村棋
  • Robin:<br />
    跑得好,說得妙!只是你跑得越來越好了,下次要和你一起混,恐怕有點困難<br />
    了!
  • 我看了你的文章,深深覺得這次永和會長應由<br />
    你來領導才對,會跑又會說也會寫,<br />
    條理分明,一清二楚,讓人不能不去參加東京<br />
    馬拉松感一下那氣氛,恭喜你了.<br />
                        <br />
               彩蓮
  • 王起川
  • 令人欽佩,文筆流暢,有了您的敘述,四月長野之征,我也要努力向兄臺看齊....
  • 劉小禎
  • 我也去了 <br />
    感想:我们還有改善的空間 <br />
    只是 看到如此 自大 無知 的官員 我也真想 :<br />
    才上台 又要換人了 ㄡ
  • 王乃賢
  • 這次沒小破PR,一點是如您說因為少練,另外<br />
    一點,似乎是因為犧牲小我而成就的一場「考<br />
    察」比賽,參賽者能如此觀察入微,確實相當<br />
    不容易,文章雖長,卻讓人能好奇又輕鬆的看<br />
    完,寫作的功力不下於跑馬,用這種功力加努<br />
    力,明年,一定會擊敗那位兔女郎,請鎖定目<br />
    標啦,315,應該不會輸。<br />
  • rob
  • 重視細節在先進國家看來是融入生活中的想當<br />
    爾觀念,但在停留在只求有不求好的台灣社會<br />
    中,恐怕是主政者最不願聽到的四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