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問題:怎麼會直接跳到第四天呢?



各位看官,您以為我們這次到東京是幹嘛?當然是跑馬拉松啊!第三天整個都是馬拉松、馬拉松、馬拉松的,此等重要無比的大事,當然直接跳過,留到最後囉!



第四天,嚴格來說只有半天,因為中午以後,就踏上回台灣的歸途了。



Day IV  Feb. 18th (Mon)



Shinjuku -->(都營大江戶線)--> Tsukiji Uoehiba -->(都營大江戶線至月島站轉營團有樂町線)-->Gokokuji --> Ikebukuro -->(JR 山手線)--> Shinjuku



清晨五點半起床準備退房,因為今天一大早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我哈超久的「築地市場」-- 對!您說對了,我哈的就是那裡名聞天下的 Nigiri!



退房完後,把行李寄放在三樓 Lobby,我們就到都廳前,準備到築地市場「排隊吃壽司」囉!



築地市場 Tsukiji Uoehiba



有人說築地市場是東京的廚房,這話可一點不為過。築地市場是全日本最大的魚貨交易地,而日本人可能是全世界最懂得吃魚藝術的民族,因此,築地市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觀光客如我者,對魚貨的交易買賣過程是不會太感興趣的,重點當然是市場外矮小房子中那一間間新鮮美味無處比的握壽司囉!



我們一個咬牙,對準大和壽司的門口,就這麼給它排了下去。



下一張(熱鍵:c)



其實沒有等很久,排頭的我和子容就先進去了。



一套 Set 有十貫,要價 3500 大洋,並不便宜,但是握壽司魚貨的新鮮與大塊,是一般的迴轉壽司不能比的。特別是那個海膽軍艦捲,海膽多到快要掉出來,又沒有任何腥味。Toro 入口即化、鯛魚甜美爽口、鮪魚鐵火捲也十足夠味,連甜蝦都讓人難忘呀!師傅也沒忘記蝦頭,稍經烤炙處理後就放到盤上,天啊!我覺得我會被這種握壽司慣壞!



幫我們捏製壽司的是老師傅,精神奕奕,笑容滿面,知道我們從台灣來,笑得更開,原來他自己也到台灣三次!



好吃得不得了。吃完後,合掌深深一鞠躬向老師傅致謝,好吃ㄟ!



大家都吃完後,才發現時間尚早,要去血拼,百貨公司什麼的最早也要十點才開門,怎麼辦呢?



尋來找去,終於找到一個地方,離購物商圈不遠,離新宿也不遠的護國寺。



護國寺 Gokokuji



一間與眾不同的寺廟,建於 1697 年,座落池袋東南方不遠處,是重要的文化財。寺廟的周圍,不知道為什麼,被墓園圍繞著。



與明治神宮、淺草寺不同,這裡沒有如織的遊人(或許是因為週一上班的緣故?),氣氛清幽,甚至有一點蕭索。寺廟屋簷下,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還有未融的殘雪,那是上上週的大雪的傑作。



下一張(熱鍵:c)



下一張(熱鍵:c)



下一張(熱鍵:c)







離開護國寺,也不坐地鐵了,大家繼續發揮 Bag Packer 的精神,沿著目白通轉明治通,前往新宿北方的池袋購物區。



池袋 Ikebukuro



我們並沒有碰到位在池袋的太陽城大樓(樓高 60 層!)。沿著目白通走,正好觀察日本一般民眾的住宅生活。經過一家郵局時,俊輝和錫恩聯袂進去,似乎是要寄紀念明信片的吧!



我們是從池袋南方上去,正好錯過了另一頭的摩天大樓與餐館商店,但意外稍稍領略了日本一般居家的環境與生活。這是一般旅行團絕不可能有的經歷。



位在池袋車站東側的,是西武百貨,對,就是以前郭泰源待過的球隊的母企業,這裡是這次旅行的最後一站,最後血拼的機會。蔡總在這裡花了七萬多幫人家買緊身褲,好多條哪!當場退稅三千多日幣。我和子容則到地下一樓的和果子商店,打點回台灣塞公司同事嘴的禮物。



十一點,滿手戰利品,搭上山手線電車回到新宿飯店。精彩刺激又豐富的東京四日自由行,終於還是要告一段落,要回到正常生活了。



Shinjuku -->(Limousine Bus)--> Narita Airport --> (CI101) --> Taoyuan Airport



晚上八點回到台灣,熟悉的濕度又迎面撲上來。是沒有出發前那麼冷,但潮濕依舊。剛從乾燥北方回來的我,有點不習慣。



不習慣的還有。車子又回到右側車道,搭捷運時,不能站在電梯左側,要回到右側。



總歸還是要回到忙不完的工作堆裡。第二天上班,打開電子郵件信箱,差點沒昏過去。



Epilogue



東京四天的點點滴滴,依舊不斷在腦袋裡咀嚼。



有時,工作卡住了,不是因為文字太難,是因為又想起了這次旅行的某個場景。



不過,這四天對我,真的很重要。



因為這四天,洗去我過去一個半月以來,處理父親重病過世,從住院、過世、法事到告別式,一切的疲憊,生理上的,以及心理上的。這讓我可以重新調整自己,重新迎向新的一年,雖然比別人晚了一個半月。



至於東京,我想,我愛上這個城市了。本來說,後年再來,現在再看看,要是明年東京馬拉松真的改到三月,那麼我今年六月一定會毫不考慮的遞出報名表。



到時,希望還能像這次這樣,日本人夠精明,讓外國人都抽中。



到時,我還要再來,到這次沒能去的地方,好好再看看這個多面向的城市。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