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落地已經超過 24 個小時,腦袋還是一直嗡嗡作響,一直把玩著過去這四天的異國生活。



我怎麼也沒想到,第一次出國,竟然還是去了日本。



因為日本原先一直不是我心中最想造訪的國家。我最想去歐洲,但是那要有錢有閒;其次是美國,但是那荷包也得很夠。



當初只是為了替獅子頭試試東京馬拉松「到底該怎麼在網站上報名」,沒想到就一路這樣發展下來:十月初通知中籤、十月底自由行團體開始報名湊人數、十二月底機票與旅館全數搞定、一月中收到報到單,乃至二月中正式成行。



Day I  Feb. 15th (Fri.)  



Taoyuan Airport --> (CI 100) --> Narita Airport --> Shinjuku, Tokyo



都說第一次出國,前一天晚上會興奮得睡不著覺,我倒是沒這症狀。因為一大早七點二十分就要在桃園機場第二航廈集合,我可是很緊張,前一天早早上床,就怕晚了一分鐘,高速公路開始塞車,一開始就落隊,可不是好事一件。



我大概真的是緊張過了頭。趕上第一班公車,到台北東站才五點二十,往機場的國光號正好進站,就這麼銜接得剛剛好,五點三十分車子往機場出發,六點四十分到第二航廈,六點四十五分就到達集合點。



等人等得窮極無聊,突然想到先打個電話回家去。



這次出國,家裡老媽替我緊張得要命,只因為前一週東京下雪,她就一直認為現在東京還是一片銀色世界,想到衣服總是比一般人穿得少的我,她就放心不下,硬是逼著我去買比較暖的長袖功能衣。



其實出發前,我早就一路緊盯著日本氣象廳的資料,到出發前兩天,確定東京天氣是一路穩定時,對衣服的穿法我就已經有底了,同時也瞭解高緯度國家室內一定有暖氣。對東京的天氣,以及如何適應,我算是成竹在胸。



說來也好笑,因為這四天不在台北,老媽也乾脆把過年的年假移到這四天,我往北方跑,她向南方走,要去高雄找一位與我們交情甚篤的遠方親戚,好好也度個四天假。



跟老媽聊了好一會兒,把手中殘存的二十元硬幣消化掉,現在,我的腰包裡,都是紙鈔了,新台幣一千三,外加日幣六萬,就這樣準備到東京去。



人好不容易到齊,東南旅行社的呂小姐也來了,登機證、入境卡、申報表一一發放完畢,就通關準備登機。雖然從沒出過國,一向是看指標作事情的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困難。



CI 100 早上 9:00 登機,9:25 起飛。好笑的是,這班飛機上座率欠佳,兩百多個位置只賣了九十幾張,於是等乘客都上機後,大家開始挑自己喜歡的位置,我也大剌剌的挑個靠窗的好位。



A330 上的個人電視顯然很得我的喜愛,一路上就看了雲門的「水月」與 Pavarotti 掛頭牌的 La Boheme。只是,帕老還沒唱完,我就拋棄他了,開始跟宏榮、惠禎姐、獅子頭與婷婷抬槓,一路就聊到快降落了才各自回位去。



飛機著陸後,最開心的不是我們到日本了,而是我看到太陽了!看倌啊,您可得瞭解,台北不但冷了整整半個月,還將近一個月濕答答的看不到太陽哪!



儘管日本人的英文程度跟台灣在比糟,一直以為國際機場會好一點,結果是,我錯了。驗證照的官員英文還勉強可通,海關的值勤人員可就有問題了,一聽到我英文出口,行李也不看了,緊張的講了句 Is that all? 就揮手示意我通過了。



大家都出關後,來東京次數多到把東京當他家院子的宏榮帶大家去買前往東京新宿的電車票。我們買一套專為外國人設計的 Set,就是買一張單程從成田機場到新宿火車站的 JR 線特快車票,以及一張功能與台北捷運悠遊卡類似、可用 10 年、內含 1500 日圓(保證金 500 圓)的 Suica(這張卡可以在東京蜘蛛網般的地鐵電車線通行無阻)。本來特快車要價 3150 日圓,現在就不用啦,只要 1500 日圓,加上 Suica 的 2000 日圓,total 3500 日圓。這就是我們在日本的第一筆開支。



下一張(熱鍵:c)



東京悠遊卡 -- Suica!!



下一張(熱鍵:c)



這張就是特快電車的車票,沿路只停兩個站:東京車站與新宿車站。



成田機場離東京真的很有距離,高速公路約 65 公里(才進東京都的範圍!),鐵路還要小繞一下,因此,一開始看到的,都是日本的鄉間景色,與台灣的鄉村相去不遠。



下一張(熱鍵:c)



這是趁會車,車子臨時停車時,往外拍的日本鄉村景色,應該是剛收成,所以沒有什麼作物。天氣真的很晴朗!



到東京東北的「兩國」附近時,鐵路轉入地下,來到東京車站,一眼望去不知道幾個月台,果然是東京第一大站。接著火車要沿山手線小繞一圈,才到東京都西邊新興的「迷宮車站」新宿。我們的飯店,包括宏榮他們訂的「京王」,以及「永慢百信八人組」為了省錢改訂的「新宿華盛頓」,都在新宿同一區,只是出站方向稍有差異。



這一點點差異,差點把我們考倒。新宿車站不愧是旅遊書上再三警告的「超級迷宮」,除了本來就有的西口、東口與南口外,我們下車的車廂不遠處還出現一個「新南口」,就這麼一點點小小的差異(南口與「新」南口),加上我還不大會用手上的旅遊書地圖,害我們多走一小段冤枉路,小小迷了個路,還是靠「日文導遊」子容問了路人,才勉強找到新宿車站西邊的「甲州街道」。不過,「同樣的錯誤絕不犯第二次」,瞭解這點差異後,我就再也沒讓這個烏龍發生了。



說勉強,真的很勉強,東京的地址都不是像台灣這樣哪一條路、哪一巷、幾號都弄得好好的。可能只是一個「涉谷區一町目 1-11-2 號」,就會把你搞得天翻地覆,結果搞半天目的地可能離你根本沒有五百公尺。所以,來東京自由行,「地圖真的很重要」,還有,你一定要去對照街道上常出現的「安全區域圖」,兩相對照,才能把找路的時間節省到最少。不過,有一點東京作得不錯:指標很清楚,除了漢字不少外,英文地名的名稱都非常一致。後來幾天,我都是看英文在找出口,速度快上許多。



找到甲州街道,我的地圖這下終於發揮作用,找回方向後就容易了,很快來到我們的下榻處:新宿華盛頓飯店。



這個飯店很有意思,Lobby 不是在一樓,反而是在三樓,一樓除了餐廳外,還有一家「全家」,我和賁姐這幾天在這裡殺了不少日圓,就衝著那些琳瑯滿目的飯糰、蛋糕當點心吃。



下一張(熱鍵:c)



「日文導遊」子容在新宿華盛頓 Shinjuku Washington 的 Lobby 門口。



也許新宿華盛頓投宿的華人很多,Lobby 有一組專門接待外國旅客的櫃臺,接待小姐都會講一口相當不錯的中文(其中還真的有來自中國大陸的小姐),這省去許多溝通上的麻煩,加上子容的日文輔助,我們 Check in 的速度還算滿快的,八個人五間房,很快就搞定了。



新宿華盛頓在日本屬商務旅館,一般房間都屬「小而美」型的。



下一張(熱鍵:c)



不要看它小小的,擠了兩張單人床好像更顯侷促,但五臟俱全,吹風機、燒開水的電磁爐等一應俱全,連馬桶都是「免治式馬桶」。可惜,最可惜的是,本來以為 17 樓會有不錯的 View,哪知我們的房間窗戶就被另一棟大樓擋住另一邊。早知道就問問看能不能給我們面向東京都廳方向的房間。



放下行李,一切安頓好後,精彩刺激的「八人自由行 Bag Pack 團」就要正式上演啦....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