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子這次往生,你有什麼感覺?」媽媽問道。



我想了想,只想到兩個字:虛假。



假的是他的兄弟。往生前一刻,還在病榻前保證會把事情辦得圓圓滿滿,事實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甚至輾轉得知,他在別人面前竟說他盡了多少力、花了多少錢。



笑死人。他根本沒出什麼力,一要他幫什麼忙就躲得遠遠的,也沒出任何錢。那是父親的同居人出的。



更好笑的是,前一刻才說父親可能有哪些債務,下一刻,他竟又希望我們繼承西螺鄉下我父親原先有的一塊地。甚至要我們把勞保的補助費給他去還債。



當我們沒唸書、不知道狀況嗎?你只是想要錢吧?父親還遺留多少債務我們都還沒弄清楚,拋棄繼承是唯一自保之道,怎麼,要我們全部概括承受?你以為我們會這麼聽話把勞保補助呆呆給你?



要那塊地,你自己看著辦,有膽到時不要也跟著我們辦拋棄繼承。要錢?對不起,再怎麼排也輪不到你分一毛錢。



於是我匆匆與老弟到板橋地院辦了拋棄繼承,一刻都不想等。勞保能拿多少,我們也全部閉口不言,反正全部到我帳戶裡,你想查也查不到。想要地?很好,你們三兄弟自己看著辦。想耍我,門都沒有,不要說我們不把你當長輩看,本來就已經形同陌生人,現在看來,決定與你們切割得一乾二淨絕對是明智之舉。



很感慨。一個人演著馬腳百出的戲,還自以為真的騙到我們。



「怎樣  才能看穿面具裡的謊話?」



兄弟做到這樣也不容易。告別式還可以姍姍來遲。你們這些長輩立下的「榜樣」,我們可都看在眼裡。



差別真大。前年外婆往生,將近 90 高齡,兒孫滿堂,告別式當天連同平輩親戚全員到齊,簡單隆重。



現在事情都差不多結束了。很好,自此以後,我們跟你們不會再有任何往來,不必奢望我們會跟你們想要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瓜葛,你們走你們的獨木橋。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