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是 11 月底,竟然還有颱風,竟然還會有太陽,真正給他無言加三級。



如果再加上一個配速錯誤,加上一個難度超高的賽道,成績想好,門都沒有!



去年的風城馬,23 公里腳傷嚴重發作,沒有放棄的跑完,但是創下四小時三十五分奇爛無比的成績,這次開賽前也不敢設定太好,340 到 350 之間,也做好發生意外事件的心理準備,還跟別人開玩笑:不管怎麼樣,一定比去年好的啦!



第一程感覺都好,爬坡也順,身體感覺是這兩三場以來最好的一場,好像回到土城開賽時的好狀況。泰雅與太魯閣都不對,泰雅是感冒造成身體感覺沈重,太魯閣是覺得身體都沒有熱開。沒想到為了保持武小議在我的視線範圍內,還是超速了。半程 21 公里左右大概是 1 小時 42 分鐘左右,與之前設定的一公里五分鐘相比還是太快。



結果,種下後半段慘兮兮的惡果。



在大到受不了的太陽炙烤下,第二程到柴橋路的高坡就已經有點爬不下去的感覺,到青草湖更慘,速度近乎步行。乳酸堆積得太快太嚴重。但真正讓我心神不寧的是:兩腿已經滿是鹽粒。果然,一出青草湖,我突然慘叫一聲「千萬別來啊~」左腳小腿馬上不客氣的抽上一把。勉強過完再上柴橋路的補給站,李村祺大哥從後面趕上,原來他的兩腿也有狀況。於是最後七八公里,我們乾脆一路邊跑邊走邊吃邊玩邊聊天,兩腿感覺 OK 就跑一跑,要是又有抽筋感覺就停下來走。



到這個時候,除了左小腿外,兩邊大腿的後背、左大腿近膝蓋處,早已全面淪陷。



最後兩公里,終於兩腿漸漸安分下去,可以把腳步跨出去了,才一路又跑下高架橋。原先「悲觀」預估四小時二十分的成績沒有惡夢成真,四小時五分收尾。



有點不甘心,也只好看開。反正下半年沒一場跑得正常,認了吧!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