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懷民,不愧是林懷民。14 歲的舊舞重新上演,要求完美的他又再次大改,呈現的是綻放新意的 21 世紀版「九歌」。



荷花池依舊,李名覺設計的大景依舊,董陽孜毛筆字的投影依舊,最後的燈河依舊。變的是舞者,變的是舞者的動作、質地,變的是更強的張力與更尖銳的意涵。



「迎神」、「東君」與「司命」,肢體重編高達八成,女巫獨舞張力更強,東皇太乙的原始性完全被強調出來。但最讓人大氣喘不過來的是「司命」。原本這一段就已經十分沈重,但到了這次的「新編版」,操控的動作更冷酷,操控的意涵更多層,有時你甚至會混淆:到底操縱者是在操縱別人,還是被操縱別人的人操縱?觀眾被震懾住,大幕落下時,好一段時間沒人敢拍手。



幾位主跳的舞者是我今日觀舞的焦點之一。



李靜君的女巫,還是這麼的懾人,甚至還要更上一層樓。



年輕的余建宏挑戰曾經由鄧桂複立下標竿的東皇太乙,又必須面對舞台經驗極度豐富的李靜君,極盡全力,表現令人驚豔。



周章佞的湘夫人則可以瞥見雲門近年身體風格的縮影:更柔、更如池水潺潺流動的肢體,加上周章佞本人特有的貴婦氣質,說服力十足,不輸首演季的王薔楣。



雲中君三人組當然更不用提,那已經是經典中的經典。



蔡銘元忠實詮釋了山鬼這個角色,可惜對我來說,李文隆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



林佳良跳起劍客,比當年王維銘「佔便宜」的地方是:雲門這幾年鑽研太極、拳術,因此。林佳良肢體的對比、收放與力度,都更強,更好看。



整體來看,1993 年的演出早已令人印象深刻,今年的重演更棒,真的就像林懷民自己說的:這是最美的「九歌」。



另一件開心的事是終於拿到贈送給前一千名購買一千元以上高價票的紀念品「陶燒雲中君」。果然沒讓我失望,強調手工與精選釉料、顏色的藝術品,讓人愛不釋手。



就算「九歌」日後不再演出,身為觀眾的我,也不再遺憾。首演的「九歌」、最美的「九歌」,我都躬逢其盛了。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