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上週跑貓空一樣,其實本來並沒有想到會拿獎盃。因為,前一天都自行在山上自虐,乳酸都來不及排乾淨,而且今天的路面是水泥,不能狂衝,要不然我的寶貝雙腳一定會受不了。



大概是因為幾名好手(ex. 洪國欽、王源鋐)都跑去澎湖,周平記、建中、Babu 昌也都沒報,否則今天根本別想拿獎盃。



天氣比週六更適合跑步,週六從平等里下來時,兇狠的陽光已經露臉,今天則是一路陰霾,還有間歇小雨,再好不過了。不過,一開始真的不敢太拼,水泥地、濕滑的木板,以及為了因應這種路面穿出來的重練習鞋,都不構成可以衝刺的條件。



不過我倒真的耍了海晞一下。本來說跟著他跑就好,結果大概四公里後我就把他「放鳥」了,還好跑完後他沒找我算帳。



折返後開始加速,也開始一路砍人,我砍,我砍,我砍砍砍,一路上雖然被兩個人幹掉,自己卻砍掉更多人,很久沒有這種砍人的快感,哈!



回到終點,約 52 分鐘,差不多。只是本來還燃起 50 分內的希望,最後還是力有未逮。



哭笑不得的事情還在後面。確定意外拿到分組第 10 後,才發現分組第 9 就是我前面一名,兩人差不到五秒,而且更爆笑的是,他就是上週在貓空跟我糾纏不清,一路在我後面頻頻壓迫的老兄。當然結局又是皆大歡喜,兩個人各抱一個分組名次吊車尾的獎盃回家。



冤家路窄?不,這說明我們兩個實力真的很接近,輸贏只能看臨場表現。不過,我倒是忘了問他有沒有跑馬拉松。



分組獎盃是個可愛的玻璃獎座,後來大家研究後才發現,底部有個開關,還有電池組,原來是可以點亮發光的獎盃,還會變色喔!



不過,真的,話說回來,儘管九月到現在,四次領到分組名次,我最在乎的全馬成績卻陰錯陽差的一直沒有起色,這絕對是我下半年最大最大的遺憾。說 Tempo 白練,絕對不是,否則這幾場短程不可能跑得還算不錯,但全馬成績還沒跑出應該有的水準,卻又是不爭的事實。



造化弄人哪。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