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要假裝忘記八里團練真的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最後只好拿出「絕招」-- 故意睡過頭,睡到五點半快六點才起床。



原因很簡單:要繼續找回丟掉的東西。這時就必須忘記一路平坦的八里,也必須忘記明天的成蘆橋比賽。



老是跑風櫃口也會膩,所以今天換個口味,改跑平等里到菁山路。



平常騎車上去比較沒什麼感覺,這會兒跑上去才發現:天老爺,真是有夠硬的。剛跑完明德樂園旁至善路將近 300 公尺的陡坡,一個左轉進產業道路後,馬上就要「連續陡升」3.6 公里,一路爬,一路喘,乳酸當然就開始提早累積。



好不容易爬到平等里的山間台地,以為這下沒事了,錯!原來在平等里與菁山路(就是有一大堆雷達發射羅盤的那個地方)間,還有一個溪谷,又要呈現陡下陡上的情況。台地也不完全是平的,也是微微上上下下。總之,預期間的「比較輕鬆」並沒有上演。跑到逃玩小鎮附近折返時,也只有做好心理準備:回到連續陡下前,還有一長段上上下下的路面要處理。



與上週到風櫃口相比,里程數差不多,風櫃口海拔還比較高一點,但是疲累程度,兩者可說不相上下,平等里這趟恐怕還要略勝一籌。累~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