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大力也是有限度的」呢?



不知道是不是看多了協奏曲的演出,小提琴家為了對抗後面的樂團,譜面上的 f 往往要詮釋得更大聲,於是就以為原來 f、ff 就是要拉得這麼用力。



結果忘記一件事情:樂譜上標明 f、p,其實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



因為很想也拉得這麼「用力」,結果常常因為手指給予弓的壓力太大,造成運弓不穩,會「跳」,音色就會顫抖,很難聽。(因為弓旋緊後,是很有彈性的,如何將這種彈性掌握住是練琴者剛開始時最頭痛的問題之一)



迷思在對著譜聽完 Amadeus String Quartet 演奏的 Der Tod und das Madchen 弦樂四重奏後才被打破。面對譜面上的 sf、ff、搥弓奏記號等拉哩拉雜一大堆,人家拉的方式完全與我想像以及自己拉出來的不一樣。我才恍然大悟:啊,對唷,力度記號的實際演奏一向都是相對性的,不是絕對性的。我這個常常在音樂會後批評樂團類似問題的人,怎麼自己反而忘記這件事了。



於是趕忙翻出 Accolay 的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再拉一次 -- 確實,重新思索力度記號相對性問題與運弓之間的關係後,運弓的問題竟然解決了大半,整體感覺就不一樣,好聽多了。(剩下的真的是技巧性的問題:把位之間的移動、困難的弓法, etc.)



原來,拉的大聲,跟拉得用力,是不一樣的。一切都是技巧。睡覺時我暗自希望今晚能夢見我的偶像:David Oistrakh,也許他會告訴我更多訣竅。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