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歸類半馬比賽的分類。



本來就不期望這場貓空半馬會跑多好。前一天在風櫃口把自己整得死去活來,要說完全恢復根本是騙人的。只想看看自己還剩下多少能耐。



對咱們永慢人來說,這條貓空路線大抵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只是比賽剛好從反方向上山,我們一致認為這個方向上去「比較硬」。



真的硬。前五公里少說四公里都在爬陡坡,唯一能說服自己的是:10 公里折返點「杏花林農莊」一過就好多了。



狀況還不錯,除了上坡一路砍人以外,上到貓空也還有力氣追人。沒想到這讓自己後面跑得「很有壓力」,怎麼回事?



九公里水站附近追過最後一個人(意思是,自此再也追不到前面的),過折返後才發現,媽呀,他還咬我咬得緊緊的,一路到杏花林農莊前,我最多只把距離拉開到 150 公尺,本來想要在下坡放鬆點跑,這個如意算盤這下打不成了,把所有最不傷膝蓋又能保持一定速度的下坡跑法全部用上了,過最後一個水站下坡的急彎,才發現這位老兄竟然追到只剩 50 公尺不到了。挖咧,追得真緊!



最後的希望只好擺在政大後門的上坡了 -- 很諷刺吧,我不知道我到那裡時還能剩下多少力氣,但我也只能 suppose 他到那裡大概也剩不到多少體力。最後這一公里半,完全不敢想像他在我後面多遠,只想盡可能快一點、快一點、快一點,畢竟已經領先了 9 公里多,不能再功虧一簣。



好在,保住最後這一點點領先,就贏他這麼十幾秒,嚇出一身冷汗。



驚喜還在後面:沒想到在總名次可以同時佔分組名次,分組名次取得又不多的情況下,竟然還可以凹到一個分組第五:好家在王源鋐去跑宜蘭,建中今天也沒來,光這兩人一出現,我今天大概就沒戲唱了。



至於追我追得鍥而不捨的這位老兄,搞了半天,原來跟我同一組:總名次兩人分居 19、20,分組名次正好就是第五第六,算是皆大歡喜。還好兩人通通有獎,他其實跑得很讚哪!很久沒有被追得這樣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當然啦,他這樣追我,好像也把我的腎上腺素給激了出來。問題是:一定要搞得這麼累吁吁嗎~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昌
  • 恭喜Robin得獎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