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標題故意下得太聳動?唉喲,你又不是不瞭解我。而且我覺得這個標題可下得一點都不奇怪。



會上有十幾個人去屏東「抓猴子」(抓完回來是幹聲連連),不過今天還是在中正橋排了團練。只是想到肌耐力嚴重退化的事實,我決定暫時忘記中正橋團練的事情,也先不想第二天還有貓空半馬要玩,今天就來溫習溫習風櫃口之旅。



跑上風櫃口並不是什麼很新鮮的路線,純粹只是看上過了故宮之後,不停的上、上、上的道路。粗抓光上坡就是連續十一公里的上坡,而且萬溪產業道路這六公里有五公里都不好跑。



只是,跑到半山腰,就開始自己罵自己了,挖咧~好好的中正橋不去,跑到這裡來,風又大、又冷,還夾帶間歇紛飛細雨,我只穿件背心跟田徑短褲,頭殼真的有問題。



頭殼更有問題是在跑完後。下週也許又要假裝忘記八里團練這件事,而且可能要上到更高的地方:五指山軍人公墓。



最好到那天腦袋還沒恢復正常,就照原訂計畫上山去。只求這種自虐法真有可能把失去的多少補一點回來。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