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禮拜讀英國知名唱片製作人 John Culshaw 寫的 Ring Resound,意外看穿國內許多所謂「知名樂評人」的手腳--為了表現出自己的「本事」,往往寫下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東西。



Ring Resound 是 Culshaw 1967年的作品,他是 Solti 那套驚天動地的「指環」錄音的製作人,在書裡忠實記錄下這套從 1958 年起到 1966 年四部歌劇全部錄製完成為止的種種點滴過程。



讓我開始對國內一些樂評人產生懷疑的是:有一位作者提到 Guilini 不能在 1960 年代接掌英國的 Coven Garden,原因是 Solti 握有一只「戒指」,就是「指環」的錄音。但問題出來了:連篇「指環」的四部錄音,只有 1958 年的 Das Rheingold 是在 Solti 接掌 Coven Garden 之前錄製的,當時還沒有人敢想像另外三部歌劇會成功錄製(包括當時 Birgit Nilsson 並未與 Decca 簽有合約、John Culshaw 擔心 Wolfgang Windgassen 唱太多而可能不會想接下錄製 Siegfried 這個角色,導致找不到最適合的英雄男高音而焦頭爛額等等問題),何以見得 Coven Garden 在 1960 年代初期任命 Solti 為音樂總監,就是因為這套錄音?



Solti 的「指環」至今依舊長踞本劇首選,現在也有很多自認厲害的人物批評「那是天時地利人和,特別是歌手」,那麼我絕對確定這些人並沒有仔細瞭解其中的困難度。比方 John Culshaw 為了說服 Kirsten Flagstad 唱 Fricka 這個角色所付出的努力、搞定與 Birgit Nilsson 之間的合約,乃至於一些危險的歧見、請出 Wolfgang Windgassen 唱 Siegried 峰迴路轉的過程、錄音期間歌手不時傳來身體不適啦、歌劇院臨時緊急要其上場啦....一籮筐問題。



當然還有 Solti 的指揮。如果你還懷疑,請看看當時維也納愛樂對 Solti 指揮的評價:就以法國號的吹奏音色與方式,他們說「只有 Solti 的方式最正確,製造出最恰當的音色、旋律」。這個樂團多難搞,Solti 可以把這個樂團耍得絲絲入扣,進而在全本「指環」錄音結束後的第二年頒了一個獎給 Solti 紀念這七年的合作,就知道 Solti 是「真的有料」,而不是 John Culshaw 有意排擠 Hans Knappertspuch,故意不讓老大師錄音。



當然還有旁枝。Flagstad 後來跟 Decca 與 Culshaw 建立起很深厚的友情,除了 Culshaw 對她的特別禮遇,還有一個遠因:那套她與 Furtwangler 為 EMI 灌錄的 Tristan und Isolde。第一幕有一個 High C,Flagstad 認為她唱不好,製作人 Walter Legg 讓自己的妻子 Elisabeth Schwarzkopf 代唱那個 C,並且向她保證此事不會外洩。哪知錄音一上市,這件事情就傳開了。不管今日 EMI 如何美化這件事情,號稱是「Flagstad 對藝術的堅持」,Flagstad 完全認為自己被「背叛」了,氣得不得了。EMI 當然休想再跟 Flagstad 合作,而 John Culshaw 更是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才贏得這位偉大女高音的信任,進而願意在 Das Rheingold 中出任 Fricka,這個她從來沒有,也從來沒想過會「屈就」的角色。直至她去世為止,對 Culshaw 乃至於 Decca,她都表現出極度的喜愛與友情,她的女兒也才會同意 Culshaw 在這本書裡引用 Flagstad 與他之間的通信。



全書看完,意外引發我對一連串我曾經看過的文章的懷疑,也意外發現許多音樂樂評人有多麼的不用功。



驚詫之餘,自己也冷汗直流。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