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告訴你,我過 26 K 折返點時,已經做好跑出 4 小時 30 分以上的慘烈成績的心理準備時,你會不會很想倒打我一耙?



當我說「如果我今天跑得回來,我很可能會躲到泰雅劇場的角落去偷笑」時,我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我的體質有點好笑,這幾年每次一到冷熱季節交替時,一定會感冒一次。只是今年的感冒都很不會挑時間,都剛好挑在比賽前才出事。今年四月初的嘉義高鐵大道跑得很慘,就是感冒的傑作,沒想到泰雅開跑前一週,又中獎了!唯一的不同大概只是:嘉義比賽時,正是病勢最慘時,這會兒是已經好了七八成。最討厭的共同點就是:體能都被搞到嚴重下降啦!



不過,答應人家的事情還是要做到。金城盃時答應陪著戴姐一起配速,因為我最初設定泰雅就是要跑到 330 與 335 之間。因此,開跑時,就陪著戴姐用我先前預設的速度一公里一公里的推進。



不快,前五公里下坡用每公里 4 分 40 秒左右的速度,折返後就開始慢慢從 5 分到 5 分 15 秒推進,進入 11 到 20 公里這一段都在 5 分 15 到 20 秒之間。這種配法當然有其道理,22 到 26 公里那段魔鬼坡還虎視眈眈等在那裡,體力多少得保留一點。



只是,感冒的身子體力真的是差太多了。過了 19 公里左右,我只好告訴戴姐「沒辦法撐下去」了,請她單飛前還把我自己原先算計的後半程配速一併告訴她,然後就看著她一步步遠去了。



儘管是身體開始不對勁了,到達半程檢查點時也還有 1 小時 47 分的水準,只比我預估的時間晚個 2 分半左右。



真正的問題出在魔鬼坡。



過 22 公里,開始進入要人命的魔鬼坡。去年跑這四公里的坡,對我並沒有構成多少威脅,後面兩公里還幾乎是用衝的上去的。但今年根本辦不到。第一段大陡坡不到一半,開始步行。肌肉、心肺都不行,只能半跑半走。身體狀況越來越差。 



高鐵大道那場,或許因為是平路,體力不繼的現象在 30 公里後才慢慢出現;泰雅的上上下下,消耗體力更大,或許是因為這樣,才會剛過半程就出事。



過接近 24 公里的補給站後,全場最大的危機出現。剛通過 24 公里後,眼前突然一陣黑,差一點要暈過去。停下來,穩住腳步,慢慢走上去,我知道沒得皮條了。最後兩公里,大概只跑了 200 公尺。對,你沒看錯,只跑了 200 公尺。如果再用跑的,那真的就沒救了,搞不好還得讓「小白」送回泰雅去。



過第三折返點,慢慢跑下坡,一邊調整一下身體,一邊打好另類算盤:回程路上,只要是上坡,就不跑,反正回去路上下坡居多。同時也做好「跑成 430」的最壞打算。



正因為如此,後面的人當然就一一趕過,認識的好心人問明情況,多是投以同情的眼光,賁姐口中的「壞朋友」則免不了送上「哇,終於找到可以趕過你的機會」的「風涼話」--哼!給我記著,這等老鼠冤,看我太魯閣怎麼報回來。



也因為早就不管成績了,每到一個補給站,就算沒有「開懷大嚼」,也真夠「盡情享受」了,一杯、兩杯飲料下肚、抓點香蕉、含點檸檬片加鹽巴,跑馬的「享受」莫過於此了吧~



最後進站,當然就不像去年那樣的臭臉,畢竟後面都變成「超級輕鬆跑」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竟然還可以在 4 小時 10 分之內跑完,只比去年退步不到兩分鐘,還好,還好,還好前面搶的時間夠多。



心態還真的完全不一樣。



看來,要拿泰雅的進步獎,還是得再等一年了,明年我看就順便把分組名次一起討回來好了。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工程師
  • Robin兄 <br />
    <br />
    放心 等你感冒好了 <br />
    這些掩臉偷笑的"好朋友們" <br />
    一定難逃魔爪的啦 不對 是魔腳啦 呵呵 <br />
    恩 我是無辜的 請認清報仇目標 謝謝 <br />
    <br />
    昨天跑步時 一直感覺你看來怪怪的 我還在想是不是我的錯覺說<br />
    果然真的是感冒了 <br />
    要趕緊恢復歐 <br />
    這樣下次才能打一堆人的屁屁啦<br />
    <br />
    明年 就等你拿進步獎<br />
    至於我 有完跑挫冰吃就很棒了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