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三個禮拜觀賞三檔大師級節目,就是 9/29 這場看得最累。



不是因為作品太爛。而是因為作品太精彩、意象太分呈,當你忍不住想要分析時,我們可愛的 Pina Bausch 就會馬上丟出一個讓你訝然失笑的場景去逼你不得不把思緒移開。



Pina 的作品,場景意象很少是一路連貫下來的,第一次看的人,很容易抓不到重點,因為她通常在兩個場景間不會給予任何的連貫,往往在跳到好幾個場景後,才發現某個場景好像跟另外一個看似不相干的場景有所連結。難怪有些學舞蹈的人、自認愛舞蹈的人,完全無法接受 Pina 的作品,對他們來說,這樣的作品宛若怪獸,難以理解(不過,他們通常不會認為是自己不瞭解)。



Masurca Fogo 果然是 Pina 的作品裡,比較陽光、明朗的作品,特別是與 2001 年來台演出、色調極度灰暗的「交際場」相比。



但是,Pina 的特質並沒有改變。儘管兩個小時的演出中有許多溫暖、甚至歡快的場合,讓我印象深刻的,卻反而是一些帶著淡淡哀愁,或者是明顯反諷的場景。



開場,一位女舞者拿著麥克風,以為她要開口唱歌,結果是她拿著麥克風,「非常故意」的製造很大聲的嘆氣聲 -- 歌手回憶自己的過往,竟然是一疊聲的「嘆氣」。隨後,她一邊嘆氣,一邊被男舞者抬著移動。此時,舞台上半部的火山熔岩區出現一位西裝畢挺的男性,憂鬱的這裡無目的的漫步著。



沒多久,另一個場景:火山熔岩上有好幾位女士在做日光浴,下方的平面舞台上則上演著女性與男性之間「自願物化」與「將之物化」的劇碼。



兩個相隔很遠的場景:一位女性對觀眾洋洋自得地講述她年輕時「招蜂引蝶」的軼事,後來,一位滿身掛著氣球的女性則回憶這位女性(老師)在課堂上類似的言行。顯然這並不是愉快的經驗,因為圍繞在她身旁,拿著香菸的男士竟然拿著香菸把她身上的氣球戳破。



下半場,有一句話特別讓我震撼:一位女性身上掛滿毛皮,然後突然說了一句話:「人家都說,我所擁有的動物,它們都死了。」然後以優雅的貴族女性姿態讓一位男士牽著手離開舞台 -- 您看看這意象是不是很驚人?笑完了,我才發現這一個場景是多嚴厲的控訴,同時還對觀眾丟出一個質疑:男性,或是女性,所挽著的手,那個人是死的還是活的?



Pina 的作品很難用邏輯的方式講完,特別是只看一場的情形下。



但是,我真的再次不得不嘆服於這位舞蹈劇場祭酒的驚人功力!



說實在話,我看表演的標準越來越苛,能夠讓我心悅臣服地起立鼓掌的作品,越來越少了。而我們親愛的 Pina,她值得我為她起立大鼓其掌,就在她與團員一起謝幕的時候。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