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北宜高的「另類貢獻」,這場夢幻團練就不會出現:橫貫北宜公路,新店礁溪,全長 61 公里。



自從北宜高全線通車後,北宜公路就變成自行車與重機的新樂園。自行車騎士把北宜當成自我挑戰的路線之一,重型機車則不顧其他人安全的在這裡拚命殺彎。用跑的跑完整條北宜,理論上並非不可行,但實際上,還真的沒有人做過。



這次團練本來列為會上最高機密,後來改為會內為主,會外人士除報名外還必須出示
50 公里超馬五小時內完成的證明,都是因為安全考量:不可能讓補給車無限制的停在補給點等候,也不可能把一個跑者丟在危險的山路上,然後大家撤走。



補給點有五個點,約略把
60 公里的路程分成五段,以坪林為中途點,「前二後三」:台九線 23.5 公里左右的二格公園、37.5 公里左右的坪林街區、46 公里左右的石槽休息站、56.5 公里左右的石牌制高點、接近 67 公里處的水濂洞休閒農莊之前。補給車出動六輛,除了五個定點外,還有一輛補給車在坪林作支援。



這場團練一公開,就有不少人躍躍欲試,會外跑友也不少人報名,其中還不乏赫赫有名的超馬好手:去年百馬賽第二名的許敏男、今年萬統
88K 只差冠軍邱淑容 5 分鐘左右的亞軍戴秀妤、雅典七天七夜超馬賽女子第四名的林夢姬。還好台灣超馬女王邱淑容沒來,否則這陣容一字排開,還真是夠嗆的!



清晨六點,新店細雨靡靡,大家在新店捷運站出發,六輛補給車也出發了,先行至第一與第二個補給點等候。



我開著厚議的車緩慢前往坪林。北宜公路很美,但從來沒有這樣從容地欣賞北宜風景的機會。一大早,沒有什麼車子,我刻意把車速放慢到不到
40,緩緩前進。公路一路升高,雨勢也忽大忽小,到第一補給點二格公園時,看到其他補給車也已經到了。我快速的思考一下,五輛補給車擠在二格公園,當然夠,而且這裡的停車位也比較不足,乾脆不要擠在這裡,我就繼續前行,先行到坪林等候。



坪林前的制高點是烏塗窟北
47-1 的路口,540 公尺左右,自此就一路下滑到 198 公尺的坪林。這段公路的一個部分,看到了一幕難忘的美景:遠方山谷中的翡翠水庫,被雲霧罩上一層薄紗,美得讓人心醉,忍不住就在路邊停下,好好看個夠再走囉!



37 公里的路標,坪林的牌樓出現,坪林到了。把車停在一個停車格密集之處,稍作休息吧!開到這裡,27 公里我花了超過 50 分鐘,開得還真是從容呀!



瞄瞄碼表,出發至今已經超過 1 小時
40 分,趕快一通電話打到負責第一補給點的王師傅,問清楚第一名跑者離開第一補給點的時間。這是要算時間的,你總不能等到人出現了才慌慌張張的把東西拿出來吧?



沒多久,除了王師傅以外的其他補給車也都出現了,大家一字排開,「軍容壯盛」。羅大哥的箱型車成了最好的補給桌,因為後車門一打開就變遮雨棚了。



2
小時約 20 分左右,第一名周平記出現,速度真是快得嚇人!前幾名在 15 分鐘內一一出現:許敏男、陳順達、戴秀妤、錄哥。戴姐只顧著跑,阿娜達手上的飲料和香蕉,她只快速抽走那半條香蕉就揚長而去,也不喝飲料,卓大哥可嚇壞了,沒等多久就趕快開往自己負責的第三補給站準備「攔截」戴姐,卻把只跑半程,也一起負責第三補給站的總教練遺忘了。



厚議也出現了。果然「丟到北勢溪」的威脅奏效,
2 小時 40 分左右完成「任務」,我則不急著出發,反正這個補給站的撤站時間是四個小時,於是繼續在這裡賴到九點才離開坪林,接手厚議剩下的 34 公里。這 34 公里,以一公里 5 分鐘時間配速的話,應該要在 2 個小時 50 分到達礁溪公園。就以此當作標準吧!



離開坪林,公路再度開始爬升,到達制高點石牌的
538 公尺前,有 19 公里左右的上下坡。會挑選跑這一段,其實是我的「陽謀」:台北到坪林這段我大概也經過兩三次,比較沒有新鮮感。倒是坪林以上,我不熟,而且聽說更漂亮。



確實。山谷裡是四堵溪,因水量豐沛造成的氣勢,在離溪谷一兩百公尺高的公路上仍清晰可聞。山巒迭翠,也沒什麼大雨來攪局,安靜得不得了的山間,在幾乎所有的小車都塞在北宜高的時候,更讓人珍惜這樣的清靜幽雅。



接近石槽,公路又開始些微下降,很快就來到台九線
46.5 公里的第三補給點:石槽休息站。北宜高還沒通車前,這裡也是有名的休息點,但北宜高一開通,這裡馬上人去樓空,鐵門深鎖,徒留前面的一大片廣場。



到此,九公里只用掉
42 分鐘,配速明顯太快。



吞下半條香蕉與卓大哥特地準備的氨基酸飲料,不再逗留,馬上繼續往前跑。接下來的
10 公里,對全程 61 公里的人來說,是能不能順利完跑的關鍵,因為在這裡要再次爬升將近三百公尺,到制高點石牌。一過石牌,就會非常輕鬆了。



50
公里前,接近碧湖,這裡是有名的露營地,也是公路最接近四堵溪的地方。溪水翠綠,只是水勢湍急,又有間歇雨勢,今天應該不會有人在這裡露營吧?過碧湖,山谷更窄、公路更彎,繼續爬升,山的那一邊,就是蘭陽平原。



最大的問題出現在
51 公里,此時突然吹起一陣強風,伴隨著一陣超大雨勢,雨完全打在身上與臉上,臉上都是雨水,加上風勢過大,完全無法呼吸,前進也非常困難,好不容易風雨稍微止息,才知道自己掙扎了快一公里。鞋子當然滿是雨水,尤其又多耗太多體力與強風對抗,後面有得瞧了。



經過
55 公里,霧氣越來越重,能見度也越來越低,很怕後方的來車會看不到我。過 55.5 公里,進入四堵,來到一片針葉林,前後都沒車也沒人,就我一個人在這一段路上,一度還胡思亂想:我會不會碰上「鬼打牆」,走都走不出去?



這一段
10 公里左右的路程,跑完後才開始擔心前面被我追過的全程者:雨大、風大、霧重、爬坡,體能又嚴重流失的情況下,對生理與心理都是殘酷至極的考驗。



終於來到北宜公路制高點,石牌金面大觀,本來這裡應該是展望蘭陽平原絕佳的地方,但今天,這裡除了幾乎沒停過的細雨外,霧更是大得可怕,幾乎看不到第四補給點的車子,更別提「展望」了。



這個辛苦至極的補給點由永慢勞苦功高的美女團鎮守:郭珍姐與榴蓮姐。我大概是被強風大雨凍到有點失去思考能力,面對郭珍姐連珠砲似的詢問,我一下子還會意不過來,不知道到底該吃什麼。結果竟然只喝了一杯運動飲料就往下跑,連茶葉蛋都給忘了,賭的是最後一個,
10  公里後的補給點。



過了金面大觀往下,整整
11.5 公里,是北宜公路最驚險刺激的九彎十八拐。一連串下坡本來應該是最好跑的地方,偏偏我在 61 公里左右發生狀況:右小腿的抽筋徵兆一步比一步明顯,很可能是風雨交加、溫度差異過大造成的。縮小步子、減緩速度,慢慢緩解這個危機,到64公里處才慢慢恢復該有的速度。



當下降「三層」後,展望開始清楚,蘭陽平原就在腳下了。



66.5 公里,最後一個補給點出現了,張天師在這裡坐鎮。此去還有約五公里,吞下半根香蕉、一杯水與一杯運動飲料,因為剛剛下坡時已經明顯感到飢餓了。



飢餓感會這麼重,主要還是時間上的問題。平常團練、跑馬都是一大清早出發,頂多
10 點就結束了,問題今天我是 9 點才離開坪林,跑到這已經 11 點多了,難怪會覺得特別餓。



68.5
公里,正式進入平地,公路變成四線大道,突然變得不會跑步。速度感被突然變大的路面吃掉,也因為前面下坡下得太爽,到此步子已經幾乎無法邁開,感覺上是牛步前進的。1.5 公里來到頭城交流道,右轉礁溪續行,也不知道離終點到底還有多遠,拖死狗的又跑了一公里多,才看到老怪樹與厚議在路口拍照,知道,總算跑完了。花了快三個小時才抵達礁溪公園,比預定時間多用了 10 分鐘,啊?您問我滿意嗎?怎麼可能滿意!前九公里配速過快,過石牌後治療抽筋拖了快三公里,到平地又跑得過慢,硬生生多用了十幾分鐘,這可是不行的。



讓大家最訝異的是,儘管設下
9 小時的最後時限,但所有完跑者在 8 小時前就跑完全程了。一致認為:雖然天氣不穩,但卻是超馬最好的天氣,要是一路天氣清朗,恐怕就有人會逾時了。



北宜公路目前雖然車子明顯減少,但大客車、大貨車還是只能走北宜,特別是開車沒有道德、橫衝直撞不長眼的大貨車駕駛,堪稱自行車與路跑者最大的潛在威脅。我就有一兩次被大貨車逼到路邊護欄的不愉快經驗。所以,就像會長說的,這頂多只能大家關起門來自己玩,不可能辦比賽,太危險了。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巴布昌
  • 看完熱血沸騰.全身發燙...
  • Robinchen
  • babu<br />
    <br />
    誰叫你不來一起「起乩」....<br />
    <br />
    看吧,這下只能吃包子喊燒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