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T Jones 的作品,如此看起來,實在很有舞蹈劇場的味道,但是跟此道祭酒 Pina Bausch 相比,他的作品又直接得可怕,就像拿著一把手術刀在切割一樣。



因為 Bill T Jones 算是比較「入世」的編舞家吧!他的作品都直指社會問題,進行探討,批判力道兇狠強烈,觀眾不得不被抓進去,思考他所探討的問題的意義。



Blind Date 的重心在舞過四分之一後進入,前面四分之一像是個序奏,點出整部作品的基調。不苟言笑的舞者玩著相同的動:直行、倒下、「Me」,多屏字幕上打出「Confession」、「Start Over」等字眼,似乎已經先挑明著講:人類的歷史是踏著錯誤前進,又繼續犯著相同的錯誤的。



Blind Date 要批判的,是被扭曲到極點的「愛國主義」。國家軟硬兼施的要母親鼓勵孩子從軍,但國家交還給母親的是一個沒有雙腿的孩子;一個在廉價速食店打工的男孩,被軍方譴責「沒有責任感」而被迫穿上軍服;土耳其女子對國旗國歌的幻想,在小時候男生之間的低俗遊戲間慘遭蹂躪;台灣來的舞者則感嘆出「有國家卻不被認同」的窘境與無奈。



只是,當檯面上人物汲汲營營此道時,世界又發生了什麼異變?



穿著美國陸戰隊軍服的舞者以冷漠無情的軍人口吻一一細數從 1997 年起,死傷慘重的天災人禍,間或故意喊道「Thank God, Amen Halleluja」。



此時,舞蹈開場時的遊戲再度上演,只是越玩人越少,到最後,Jones 自己在舞台上重複舞蹈最一開始時說的:「我會戒的,我真的有意願要戒,總有一天要戒。」



誰戒?戒什麼?



走出國家戲劇院,週日下午的陽光依舊,卻逼著人不得不更深的去面對這些因為單向教育所帶來的 Paradox。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