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 Tempo 前的辦公室,還在打仗,本來想五點半吃掉早上買的蒸糕、蛋黃酥,卻一路趕到快六點才全部搞定。



趕快狼吞虎嚥的把蒸糕與蛋黃酥吞下去,一時之間早就忘記「細嚼慢嚥」這四個字怎麼寫了。吞完了,趕快抓著安全帽往外衝,六點半離開建國北路,六點五十分就衝到師大分部。



九月份的菜單大概是有史以來最遙不可及的一張單子吧:25 圈,每圈 100 秒 + 15 圈,每圈 96 秒。超級麻辣鍋。是有很輕鬆的輕食派:110 秒 40 圈,但都練到這個程度,你想,會很沒有骨氣的去點輕食派來吃嗎?



五圈開胃菜後,超級麻辣鍋正式登場。



怪。不知道是不是蛋黃酥真的不好消化,才跑個兩圈,肚子就開始在脹,氣一直往上跑,邊哽著氣邊跑。第一個十圈還好,到 14 圈就很不舒服,肚子非常不舒服。到了第 17 圈將近結束,不行,肚子不舒服到不能再跑了,只好啟動退場機制,先行告退。



好笑的是,這一告退,樂了硬撐的老怪樹,馬上自動減速跑完最後七圈。



追根究底,問題在於:太晚吃東西,偏偏又吃了最難消化的蛋黃酥,根本是找死。



不過,就算一切順利,跑完 25 圈,還有力氣再加速嗎?



我看很難喔!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