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受過一點訓練的歌劇迷都知道這是一部傑作,甚至是歌劇史上可以排名前三的第一級傑作。



問題是,就算是坐擁三套 CD、一套 DVD,我也幾乎沒有一次能夠好好把這部戲聽完。



這是 G. Verdi 改編莎士比亞的大悲劇 Otello。



審視歌劇院中的標準劇碼 50 部,悲劇比比皆是,怎麼 Otello 會聽不下去?



原因很簡單:Verdi 與 Boito 聯手的劇本、音樂,呈現出兩個極大的反差,製造出駭人的悲劇張力,而且完全體現亞里斯多德對悲劇的幾個論點:1. 情節有開始--逆轉--發現--受難--結束;2. 受難的關係人是彼此相愛的親人;3. 它引發觀者的憐憫與恐懼,憐憫劇中人物的遭遇,也擔心這樣的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4. 劇中的主角並非十全十美者,但絕非十惡不赦,只是都有個性上的缺陷,卻由此引發悲劇性的結尾。



歌劇第一幕,聽到 Otello 與 Desdemona 的愛情二重唱時,我就很難去聽第二幕。我完完全全知道第二幕是兩個人關係的重大轉變: Otello 真的被 Jago 蠱惑,認為他鍾愛的妻子紅杏出牆,勾搭自己的副官 Cassio,特別是那一方 Jago 奪來的手帕出現時。當他在此幕結尾唱出「Si per Che」時,Verdi 反諷式的給了英雄氣十足、出征味十足的旋律與伴奏。



Otello 太相信 Jago,太相信單方面的說詞,儘管他與妻子都小心維護著這段婚姻,卻就是因為這樣的小心,讓他暴怒,讓他一心只想制裁背叛他的人。第三幕更叫人聽不下去:Otello 連續對無辜的妻子施暴兩次!怎麼叫人聽得下去(特別如果唱妻子的女高音有 Leonie Rysanek 那樣的高貴音色時)?怎麼可能不掉淚?當 Desdemona 趴在議事廳地上,悲悲慘慘地唱著「A tera...Si...」時?



怎麼聽得下去?Otello 怎麼這麼狠得下心?Jago 怎麼狠得下心把這樣的天使一起拖下水?回頭聽第一幕的二重唱,實在難以想像後面兩幕竟然反差越來越大。



因為 Verdi 給了 Desdemona 最純淨的旋律線,代表她的樂器是最動人的弦樂器,相對於代表 Otello 的銅管,完全襯托出 Desdemona 的無辜,與無力扭轉情勢的悲劇。第四幕,她在臥房裡唱著楊柳之歌,明知死期或許不遠,仍虔誠的禱告。這將近 20 分鐘的唱腔,沒有炫技的花腔,只有淡淡的起伏,Verdi 將過去「發瘋場景」裡的華麗藻飾全部丟掉,回歸音樂的純粹,展現出最高水準的藝術品味,卻也製造出最動人的悲劇效果。如果亞里斯多德認定悲劇有「洗滌」的作用,那麼在這一大段唱詞中,Verdi 就製造出這種「洗滌」的美感。



Desdemona 會不會太愛 Otello 了?行將香消玉殞之際,面對 Emila 的逼問,她竟然說:「不是誰殺的...我是自殺的...」我的天老爺!



但我會將 Otello 打入十八層地獄嗎?不。他也是無辜的,儘管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妻子,但倘若沒有 Jago 的簧舌,這段感情不可能生波。他最後對著妻子懺悔的唱出那一段,哀痛得讓人心碎嘆息--問題是,一切都太遲了,太遲了,太遲了。他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拔劍自刎。



悲劇的演進太過赤裸裸,反差太大,情感太過直接,又太過深邃。每每聽這部歌劇時,都沒有辦法完整聽完。通常都是第一幕聽完,換片聽第三幕終場與第四幕。中間的部分,不忍卒聽。



只是聽完後,還是讓人不禁對 Verdi 大鼓其掌:老大師出手,百年功力,無人可比。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