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雲門秋季公演重演「九歌」,廣告詞上有這麼一句:「錯過了,你只能永遠等待!」



永遠等待?林懷民老師要把「九歌」封箱了嗎?



林老師到目前都還沒有明講,但像「薪傳」在 2003 年重演後也非正式宣告封箱,是否「九歌」也會走這條路子。



「九歌」1993 年夏季首演,我看了兩次,一次是首演日的戶外轉播,一次是真正買了票進劇院看。當年首演季的節目單、門票我都還留著,就更別說配合首演出版的那本專書「喧蟬鬧荷說九歌」,戶外轉播那一天林懷民在廣場與舞迷見面簽名,就奉上此書請林老師「加持」。後來「九歌」出了 DVD,我也想當然爾的購存收藏。



「九歌」要封箱,其實不難理解。裡面至少有兩個角色根本是無可取代的:女巫與雲中君。



李靜君的女巫是大家對她的第一印象。林懷民當時要的是「腹部肌肉抖動帶動全身震顫」,邊顫還要邊繞圈、腰還能左右擺,困難指數五顆星。當年她跳完時,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已經沒有人能跳這個角色,因為她完美地詮釋了女巫。



有些舞者曾經頂替過李靜君的其他角色,都大喊困難,如周章佞,曾經代跳李靜君在「流浪者之歌」裡的「禱告 II」,體會就很深:「這段舞其實沒有多少動作,難的是你必須精準的把肢體、力道都推出來,充滿整個劇場。」



「禱告 II」已經沒多少困難動作就如此,何況是「女巫」。



吳義芳的雲中君與汪志浩、宋超群的「坐騎」,有時我常想:如果哪一天「九歌」臨時取消演出,最直接的第一可能性就是這三個人有人出狀況了。首演後 14 年至今,這組卡司根本找不到備胎。吳義芳需要在兩個人的肩上、背上起舞,一舞八分多鐘不能落地,另外兩個人也因為默契配合上的要求,不能「青菜蘿蔔換」。這個讓所有觀賞者都驚呼不可思議的橋段,成了吳義芳除了「紅樓夢」裡「園子裡的年青人」外,最鮮明的印記。只是,「園子裡的年青人」還有蔡銘元頂了下來,雲中君呢?



難,太難。



而今,李靜君、吳義芳都已經步入中年,再跳,也沒有多少時間。「九歌」很可能真的必須要就此說再見。



也許,這真的是最後一次現場看到這齣絕美至極的舞劇的最後機會了。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