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可以瞭解對於肖馬者而言,沒有比賽的日子多難捱。



從四月中的三重市長盃,到十月中的土城金城盃,將近半年(只差一個禮拜),我看很多人已經快悶壞了。



於是當金城盃的報名開放時,大家立刻開始搶報,就有人說:等太久了。



中間的幾場,假日馬有限額,絕大部分永慢人還得當義工;梨山,會願意開六個小時的車上山的,越來越少(而且今年得延期了);中寮超馬,比賽條件太惡劣(太熱、起伏山路),去的人也不多。



所以,土城金城盃,才正式吹響連續三個月的馬拉松瘋狂季。



但是,等候還是有其必要。



半年的時間沒有馬拉松可跑,其實是埋頭苦練的好機會。一直比賽,要進步可能也不容易吧。



慢慢有自覺自己可能又得了個新玩具,但是怎麼在比賽裡玩,還不知道。



土城見真章。
創作者介紹

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

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